1. 首页
  2. 读后感

《昆虫记》经典读后感10篇

  《昆虫记》是一本由J.H.法布尔著作,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19.00,页数:352,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昆虫记》读后感(一):昆虫记读后感

  注:下文部分选自:http://www.duanmeiwen.com/duhougan/1210.html
  读法布尔先生的《昆虫记》,我总想到一个词——好玩。是的,这真是一本有趣的书,可以在瞬间把你带进昆虫的世界,与昆虫窃窃私语,相伴而行,完全忘却世间烦忧。难怪法布尔浸淫昆虫世界几十年而乐此不疲,物质生活虽然贫乏,精神生活却丰富多彩。
  这真是一个多彩的昆虫世界。你可以跟着蝉的蛴螬一起呆在地下几年,然后爬上树干欣赏它金蝉脱壳的神奇过程,再聆听它在日光中长久不歇的歌唱,感受它对生命的无比欢欣;你可以随着萤一起在草丛间飞行,提着它那盏不灭的灯,忽上忽下,戏耍飞舞。饿的时候用长长的针给蜗牛打上一针,等它麻醉后再享受那化为流质的“肉粥”;你可以躲在蜣螂的旁边,看它是如何巧妙地制造圆球并不辞辛苦地把它搬运回家的,随着它一次又一次跌倒却一次又一次从头来过,你会发觉小小昆虫的坚强意志让你敬佩不已,甚至会觉得自己随便放弃某个目标是多么地懦弱;你还可以欣赏到舍腰蜂、矿蜂那精湛的建筑技艺,狼蛛那凶猛的捕食方式,园蛛那无与伦比的织网水平……
  读着《昆虫记》,我不得不为法布尔对昆虫的痴迷和牺牲精神所震撼。他可以为了观察捕蝇蜂,站在烈日下半天不动;他可以为了了解蜣螂的做球过程,躺在地上与蜣螂为伍,脏?那算什么;他可以冒着被黄蜂蜇伤的危险(实际上经常被蜇),无遮无挡地站在蜂窝旁看蜜蜂如何喂养它们的孩子;他可以在松树林里和松毛虫相伴到深夜;他可以整天整天地呆在昆虫室,眼睛不敢眨一下地观察那些幼虫的孵化过程……也许任何人的人生都该这样吧,一生只做好一件事,为之付出,为之牺牲,才能最终达到自己的目标,实现自己的理想。当然,我相信他是快乐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吃再多的苦,也是一种乐趣。
  读完这本书,我想说,感谢法布尔,因为这世界有这么个奇人,有他一辈子的观察和研究,我们才可以读到这本奇特的书。

  《昆虫记》读后感(二):18.法布尔《昆虫记》

说实话,我没有读完。而且我读得还不是全本,大概就是给小学生初中生看得那种简易的不能再简易的版本了。
虽然马老师非常推崇,我看了大半本,也觉得法布尔的语言非常美丽,对于自然和未知的那种求知精神也非常值得我去学习,但是真正导致我读不下去的原因还是在于——没有配图。这不是我找的借口,真的,其他的小说散文诗歌有没有配图对我而言,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这是一本介绍昆虫的书籍,而在介绍的时候没有相对应的配图——最好还是彩色的——这对我而言就造成了认知上的困难,除了蚂蚁知了蝴蝶蛐蛐这些之外,我都不知道法布尔在介绍什么昆虫。有些是不同国家对同一事物的命名不同,所以我理解困难,还有一种就是我根本就没有见过那货。当然,这应该也和我阅读的版本和载体有关,说不定拿一本彩色的实体书,我就读得津津有味了。

  《昆虫记》读后感(三):男孩的浪漫

有一回读鲁迅的杂文《春末闲谈》时,发现鲁迅提到法布尔,顿觉十分欣喜。
在大多数读者眼中,鲁迅是严肃的,横眉冷对千夫指,难得一见他的真感情。但其实也不尽然,鲁迅关于童年的回忆,少见地展示了自己的真实情感。尽管主流意见认为,这些童年快乐是鲁迅对旧社会吃人的讽刺,但这种解读太过牵强附会。当对“万恶的旧社会”的抨击变成了一种政治正确,那么一切过去快乐的,现在不快乐的,都能被影射为旧社会的罪恶,这种行为显然带着强行解读的意味。而文学一旦附会上政治色彩,就不可避免地失去了最原始的艺术气息。
在他极少数流露感情的文章里,《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其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篇文章。在少年时代读课本时,这也是唯一让我觉得丝毫不晦涩难懂的鲁迅杂文。百草园里,鲁迅听油蛉低唱、蟋蟀弹琴,找寻吃了可以成仙的何首乌根……他是“迅哥儿”;而不像在其他文章里,尖锐深刻,是国民所认为的鲁迅。
所以在《春末闲谈》里,看到鲁迅提到法布尔,我是十分开心的。尽管他在文里声称法布尔的《昆虫记》“夷人可恶,偏要讲什么科学。科学虽然给我们许多惊奇,但也搅坏了我们许多好梦”。不过细读下来,这其实是一种赞美。
法布尔在《昆虫记》里写自己在荒石园里细心观察昆虫,和鲁迅在百草园里的墙根下找寻快乐是同样的乐趣。这种乐趣都是属于男孩的浪漫情怀。我曾写过,人真正的乐趣大都只能在年少时形成,年龄渐长以后,乐趣里就不可避免的掺入其他因素,显得并不纯粹。
所以在《昆虫记》里,年少家贫的法布尔赤着脚去放小鸭子,并在池塘里观察昆虫,这种没有丝毫外在因素的纯粹乐趣显得格外动人。待他步入老年,花费毕生积蓄买下荒石园,在园里观察甲虫的婚礼、蜘蛛如何捕猎、蚂蚁如何寻路……这依然是纯粹的乐趣、属于孩童的乐趣。
孩童时代的乐趣往往是人们最向往的乐趣。所以在读起《昆虫记》时,不知不觉间就可以穿回到童年时光,心情顿时开阔明亮起来。不光如此,简单的昆虫世界里,也蕴含着许多朴素的道理。例如书里写道:“某些得天独厚的动物没有生存的忧虑,它们拥有丰富的食物来源,不用为了糊口而四处奔波。令人感到荒谬的事,其他一些动物,而且通常是天赋极好的动物,却只能依靠技巧和耐心才能得到一顿晚餐。” 结合法布尔的生平来看,这更像是自身遭遇的隐喻;而更广义地看,则展示了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世界的荒谬规则。
在过去的一年里,《昆虫记》算是我挑灯夜读过的有趣书籍之一,另一本《别闹了,费曼先生》与本书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这本费曼自传里,物理同样也是费曼孩童时代的乐趣。以至于他成年以后,许多行为也带着孩子气。例如他为了保卫食物柜免遭蚂蚁侵袭,研究蚂蚁如何寻路,最终通过把蚂蚁搬来搬去,扰乱蚂蚁路线,达到了保卫食物柜的目的。若以成年人的角度看来,保卫食物的最好方法就是消灭蚂蚁,费曼的方法显然太过幼稚呆傻。
但无论是费曼,还是法布尔,他们都真正的做到了“不忘初心”。尽管这个词已经被用的俗烂,但用在二人身上再贴切不过。2017,新的一年开始,有多少人勉励自己“不忘初心”?而初心是什么?也许久远到连自己都说不上来了罢。

  《昆虫记》读后感(四):这是两个作者的爱情

读得是中文版,惊异于中文翻译之神妙,让人怀疑法布尔的原语版是否也同样的生动迷人?无论如何,译者与原作者一定相爱了,否则不能把原作者的心声揣摩地如此淋漓尽致!
开卷之后便有一直读完的惯性,要不是肚子咕咕叫,还要愁生计,可真要不顾日月的读下去了。法布尔天生对昆虫就有一股子热情,就跟有些人生来就喜欢吃榴莲类似。
昆虫,我喜欢称之为虫子。虽然昆虫只是虫子的一个分支,但是对于不追求科学严谨的俗人来说,用虫子笼统昆虫也不为过。虫子就是榴莲呢,多数人都受不了,少数人却痴迷。此书读完,相信多数人也不会将几只屎壳郎捉回家当宠物,大家是被那些美妙的故事吸引了。就好像,米老鼠很可爱,可是生活中的老鼠却是讨厌。
见到虫子,有两种冲动。一是立即拍死,二是立即逃离。对于蚊子,采用第一种态度。对于蜜蜂,采用第二种态度。读完此书,培养了第三种态度:放生。
可是,即使法布尔对昆虫的热情令人感同身受,也不能使我热爱虫子。真正令人着迷的是这两个作者的爱情产物:那流淌着的美妙文字。而虫子们,那些丑陋的虫子们(除了少数诸如蝴蝶之类),成全了这难得的美妙。

  《昆虫记》读后感(五):读后感

在十九世纪末段,第一本完完全全讲得是昆虫的书在法国出版了,这本书大多部分讲膜翅目昆虫、开头和他的研究过程,刚一问世就让法国引起巨大的轰动!它就是一位法国著名的生物学家 费劲一生的心血著成的《昆虫记》,这位生物学家就是法布尔。
昆虫主要靠尖锐的眼睛、灵敏的鼻子和超强的记忆力。大孔蝴蝶是靠尖锐的眼睛来求婚的,雌蝴蝶会发出人类看不见,雄蝴蝶在几千米以外都能看到的光源,雄蝴蝶就是靠这种光源找到雌蝴蝶的。小条纹蝶是靠灵敏的鼻子求婚的,雌蝴蝶会在呆过的地方分泌一种液体,这种液体的气味可以散发到几千米以外的地方。红蚂蚁是靠超强的记忆力找到回家的路的,红蚂蚁每次出征都会记下路上所有的东西。昆虫世界的奥妙无穷,昆虫世界永远是一个非常大的谜团。

  《昆虫记》读后感(六):我们的水塘

还记得小学时第一次接触到《昆虫记》这个名字,同《巨人传》《红与黑》《战争与和平》等书一起,它被我默默地归为“有名但不好玩”的那一类。我念的小学坐落在一所大学内,这所高校以惊人的绿化面积率闻名全国,我们在上学的路上也少不了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小动物,这其中当然包括《昆虫记》中记述到的形形色色。却不曾想到静下心来把这本书好好读一读——即便那时的自己也读了不少名著。
再次看到《昆虫记》是在初中时,听到同学议论这本书,我才想起来自己也是有这样一本的。于是我又重新翻阅起这本不太起眼的旧书,静下心后,就被吸引了。我深深地为法布尔异乎常人的专注力和观察力所惊叹,一个缺乏经济支持和研究条件的人,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他数十年如一日地,狂热地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这些并不起眼的小生命之中?我甚至不惮以恶意揣测:那些精彩到令人叫好的描写,是否掺杂了法布尔的想象?否则,他又怎么能连续几个钟头对着一小块草丛而不觉疲乏?但我这种揣测终究是揣测,法布尔的伟大毋庸置喙。尽管这本书里的许多内容,在今天的昆虫学家看来尚存疏漏,甚至不乏幼稚的臆断,但这并不能遮掩《昆虫记》卓越的文学成就和科学价值。从来没有哪一位昆虫学家能有这样的文学造诣,而当时那些显赫的文学家,又有多少人能写到这些鲜活的小生命的爱恨情仇?
法布尔的一生并无传奇色彩可言。鲜花和掌声与这位出身农民家庭的法国人没有多少交集,始终伴随他的,是贫穷和偏见。作为研究者,昆虫学界的权威们对他的自学学历嗤之以鼻,更对他的研究方向不屑一顾,认为这并不会有什么成就。这些持久的偏见从未消散,却也从不曾打倒这位倔强的法国人。他如同着了魔一般,几乎把一切都忘了,忘了吃饭,忘了睡觉,忘了时间,忘了疲倦……他甚至分不出自己的“荒石园”是人宅还是虫居,仿佛昆虫就是一个个个性鲜明的“虫人”,而自己就是同它们并无区别的“人虫”。这位自幼年起就习惯于皱起眉头、手持放大镜观察昆虫,裤腿沁满草汁、粘满灰土的老人,在自己人生的后五十年,心中似乎只惦记着一件事,那就是写完这本《昆虫记》。
在回忆自己的童年生活时,法布尔不无感触地提到了那个水塘,这个水塘在小学语文课本里都占有一席之地。他这样说道:“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一个水塘比得上我的第一个水塘。这个水塘在欢乐和失望时,都受到岁月最美妙的前景的颂扬。”
愿世间的每个孩子,都不错过属于自己的这一方水塘。

  《昆虫记》读后感(七):书中几个问题的现代解答

正在读,随时更新。
第二卷第一章
红蚂蚁是如何导航的?
现代研究表明,红蚂蚁的确是如法布尔所说的以视觉导航的。但是,导航的主要器官不是复眼,而是头中央的一个或数个单眼,以及复眼周围的偏振光感受器。单眼的焦点远远超过视网膜,蚂蚁能够看到的只是一幅模糊图像,但是成像速度远快于复眼。蚂蚁可以利用星光、月光、阳光与天空、以及蚁巢上空的树叶的颜色与形状进行导航。
不过,蚂蚁也不是单一以视觉导航的,也会通过化学与物理的方式导航,比如分泌导航用费洛蒙。但是视觉似乎是主要的,可以overwrite其他的导航方式。
而且,比视觉更重要的是,蚂蚁是一种社会动物,具有发达的社会协作形态。蚂蚁出去觅食与返回的路径是不一样的,法布尔所做的观察并不完全。返回的路径是整个蚂蚁群利用逐步修正算法计算出的比原有路径优化相当多的路线。当出现法布尔实验中损毁破坏回归路线的状况时,蚁群也会群策群力寻找原有路径,并不断优化达到最优解。蚂蚁的记忆力相当惊人,可以记住几十米路径上的所有路标,某些独自觅食的先锋蚂蚁甚至会对其他蚂蚁进行培训,培训的方式是以触角传递路径信息。一大半受训人会在半路迷路,但是随后都能返回蚁巢照到先锋蚂蚁要求给予更多信息,如此循环一直到达目的地。
石蜂是如何导航的?
各种蜂的导航与蚂蚁是相同的,也是主要以视觉。
近来的研究表明,蜂在离巢的时候,飞行的路线是不断扩大的椭圆。研究者对此的解释是需要从不同角度观察巢周围的环境。但我的理解是寻址算法的一种。蚂蚁在回巢的时候也有类似的爬行轨迹。这也可以用来解释蜂怎样在陌生的环境里怎样返回蜂巢。有待试验证实。

  《昆虫记》读后感(八):那些萌萌哒的小虫子们

暑假期间,与瑞东小弟同买了一学生读本,名为《昆虫记》,青绿色的封面一只艳丽的蝴蝶翩翩起舞。但因为书名是那样的不起眼,那样的没有吸引力,一直搁置。秋去冬来,转眼寒假已至,在家闲来无事,重拾此书,便深深的被法布尔所吸引住了。
并没有按部就班的从第一页开始阅读,而是选择性的从法布尔发表的《昆虫记》第一卷的《圣甲虫》开始阅读。因为往往按时间顺序来阅读一个作者的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的成长过程以及心路历程,更能潜移默化的感知作者的人生经历和写作技巧。
翻到《圣甲虫》,作者居然没有只字不提圣甲虫,而是从动物的本能特性——母爱开始谈起,洋洋洒洒几千字,旁征博引,轻松的叙述中渗透着各样广泛的生物学知识,终于提及食粪虫的母性了。原来圣甲虫是西方古代田园诗人对屎壳郎的美称。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法布尔极其细腻的描述了圣甲虫搬弄粪球的过程,细致到每一个关节的特点和搬动时的变化,这不禁让我回忆起儿时观察蚂蚁的童趣时光,当想到本文是出自一个中学教师之手不禁莞尔。正在我对此赞叹不已之时,他居然用起非常戏剧性的手法描述两只圣甲虫抢粪球的过程,洋洋洒洒上万字。
合书之后,感触颇多。我对这位奇葩的同行起了很大的兴趣。经过一番了解才知,法布尔出生贫寒,教书期间勤奋自学,先后获得高中毕业资格,大学毕业的双学士学位以及自然科学博士学位。虽然很多权威看不起他的自学学位,但是他几乎利用了所有业余时间,自行进行了植物观察记录,废寝忘食的致力于发现和揭示昆虫的生存真相。忍受屈辱,终成惊世大作。这让我想起做出史家之绝唱的司马先生,想起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想起那些真正有理想抱负有追求的流芳千古之人。试想我的生存状态,比之好上何止十倍百倍。但却没有殊死一搏,奋不顾身的追求真理,追求梦想的勇气与毅力。
谨以此文自勉,今后当常怀理想与梦,用力成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zuowen/duhougan/86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