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读后感

《性别战争》的读后感10篇

  《性别战争》是一本由[美] 奥利维雅·贾德森著作,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6.80元,页数:264,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性别战争》读后感(一):想了解进化心理学的内容可以从这本书开始

  虽然我每天都在讲进化心理学的内容,但是我关于进化心理学的书只看过三本。自私的基因,进化心理学,还有这本性别战争。这本特别特别适合初学者,讲了一些自然中动物中的进化内容,每篇都是一个小故事那种,有特殊的情景设定,内容轻快简单,没有框架数据少。

  想了解进化心理学的人看这三本书就够了,也不用多看,反复看。

  顺序是性别战争

  自私的基因

  进化心理学

  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进化心理学。

  这本书看完有一种人类的优越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感觉。人类对动物总是有一种碾压式的优越感。每次我一对别人说动物性怎么着怎么着他们就说我们不是动物我们更高级,我们有情感,你说的那些是兽性。

  好像人类有了道德有了情感就多高级了,就不是动物不用符合进化规律了一样。

  呵呵。

  在这本书里我居然发现动物会自慰,目的是为了取悦自己。这件事情让我非常震惊,很多人还不如动物呢,那些觉得性是耻辱的人我会一辈子对他们比中指。

  动物也有强奸,有同性恋。我有点理解同性恋这种东西为什么一直存在了,如果同性是基因的话,那么可能动物界也有同妻,因为繁衍是动物的本能,他们在享受性的同时没办法自身繁衍后代的本能,同妻动物的存在使得同性恋这个基因传递下来。其次就是环境,都是同性的情况下,动物为了取悦自己会和同性发生性行为。还有是有一个基因存在的,就是有些人是爱上爱本身,就是动物的感情也有超越性别的。打个比方一只孔雀可能只是爱上了另一只孔雀,而这个孔雀恰好和他性别一样。

  还有最萌身高差的一些比较隐晦的内容,最萌身高差的男人jj小是有科学依据的。

  这个世界不存在真正的一夫一妻,在动物界也是这样的。只有一夫一妻制度下不确定的性关系,这个是一定存在的,不承认也得承认。

  “只有当一夫一妻制给雄性和雌性同时带来最大好处的时候,才可能成为某一群生物所有成员的选择。那就意味着,只有当有着忠诚关系的成员比那些朝三暮四的成员有更多后代的时候,一夫一妻制才是稳定的。忠贞不渝之所以罕见,是因为这种忠诚很少符合某一性别的利益,更别提同时符合两性的利益了。”

  《性别战争》读后感(二):受不了

  我肯定,这样的书会受欢迎,因为这分明是在揭露人家动物们的隐私。

  但是,我想说的是,当时在当当上买这书的时候,分明是在人类学的分类下。在我想来,这应该是用某种方法论来解释性别之间的差异。

  拿到手后,傻了眼。这是在用一种直白的言语描述动物们的家庭私事。这内容能和人类学有什么关系?即使人类学在古典时代是从达尔文开始的,那也只是借用了达尔文的进化论思想。人类学不是研究生物的。或者说人们觉得人类学就是研究婚姻、家庭、八卦之类的,所以觉得这样扯动物们八卦的书就是人类学门下的?

  形式倒是很新颖。臆想出动物们的隐私咨询来信,再自个儿回答。

  《性别战争》读后感(三):动物版《金瓶梅》:企鹅搞GAY,青蛙强奸金鱼,海豚是西门庆

  我担保,只要讲一下这本书超有创意的体例,哪怕是文盲,都会产生为它从头学习认字的冲动。

  它是由动物们提出各种性爱困扰,性学博士给予它们生猛又专业的回答。

  比如,一只对性爱感到厌倦的竹节虫问:真让人尴尬,在给你写信的同时我还在交配。我和我的配偶不停地做爱已经有整整10个星期了……

  性学博士答:你的情人的确疯了,但不是因为爱你,而是因为妒忌。他缠着你交配是为了不让其他雄性有接近你的机会。

  比如,一只被忽视的雄孔雀问:雌孔雀们毫不掩饰对我的冷淡,怎么办?

  性学博士答:我的建议是,加入一个帮派。

  比如,一只被恶心到的海鬣蜥问:今天不断有成群的海鬣蜥对着我自慰。我敢肯定,在达尔文时代,他们可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么不要脸的动作。

  性学博士答:自慰没什么可奇怪的。雌雄红毛猩猩还会把树叶或小树枝当成性玩具刺激自己。曾经有一只家养雌性黑猩猩,对着《花花小姐》杂志上的裸男照片自慰,特别是杂志中间的大幅插页。

  这是牛津大学博士、进化生物学家奥利维雅·贾德森参加一次派对后突发灵感,用问答体把关于性的进化生物学写得生动灵活。有这本书的存在,国内大部分作家还能坚强地写下去,得需要多厚的脸皮。如今这世界上文字牛逼的活人可真不多,有一种特别恐怖——文笔幽默的学者,通常学者是把无趣当做神圣使命的,他们一旦修辞丰富,就成了其他作家的噩梦。比如被梁文道称为全球最渊博的三大学者之一的意大利符号学者艾柯,他的随笔集《带着鲑鱼去旅行》、《误读》埋伏了大量笑点,比如哈佛政治学博士后、剑桥大学讲师刘瑜,出个博客集《送你一颗子弹》都有大坨大坨的漂亮句子。

  要命的是,本书作者,长期为《自然》、《科学》等牛逼杂志撰稿的奥利维雅·贾德森,还是个美女。这本书在英文世界大受追捧,粉丝无数,搞不好其中还有些草履虫、美洲豹或者斑点狗之类。2003年它以《动物性趣》的名字在国内出版,据说被老学究抓了把柄,说用词太劲爆,印好的书都销毁,重新出成删节版。一本科普书,却要像《金瓶梅》一样被阉割,这种事也只有中国人擅长。2010年8月,它换成《性别战争》重出,终于是足本了。(这一段没错吧?请有识之士指正哈)

  作者最厉害的是,把严肃枯燥的生物学专业知识写得如此轻松搞笑。要是中学生物学老师能把课讲成这种风格,搞不好我正在为领诺贝尔生物学奖穿什么衣服而发愁呢。它有趣,却不仅仅是有趣。你会发现,你曾经大大低估了其他动物们的生活方式的多样性,也自以为是地放大了人类和低等生物的差距。很多时候,我们的所作所为之狭隘和自私,甚至还不如一条水蛭,有的水蛭还会像袋鼠一样把宝宝放在育儿袋中悉心照料,而有些人生小孩来卖还理直气壮。而在性爱的样式上,我们认为新潮的,人家动物们早都玩腻了。哪怕我们想跟它们比赛,人家说不定还不屑。

  动物界有大量的性瘾者和床上超人。比如有只男狮子抱怨女友欲求不满,问有没有增强性能力的药,性学博士就调侃他太丢人,“一头像你这样的大狮子,应该能够说上就上,你居然还在这里抱怨。听说有头雄狮子55小时之内和两头雌狮子交配了157次,我没骗你。有的雄水蝽在36小时交配100多次。显然,你不愿意被一只水蝽比下去,对吧?”呃,以后可以使用一个新的调侃伴侣的句式,别自大了,一只水蝽都比你强100倍。有的动物的生殖器官就是按照情趣用品长的,比如丛猴的阴茎上有肉刺和突起,据说这是泰国色情表演者需要做手术才能达到的效果。而阿根廷棕硬尾鸭个头很小,却有20厘米长、带有刺状突起的生殖器——第一个把牛郎称为“鸭”的人,难道早就知道这么生僻的知识?

  如果让动物们拍《非诚勿扰》,会涌现出大量拜金女。许多物种中雌性只跟带有礼物的雄性交配,那些空手而来的求爱者就滚蛋吧。礼物太寒酸就惨了,礼物有多小,交配时间就有多短,谁叫你娃吝啬?建议男人们多跟雄性育儿蛛学学,人家会吐出大量的丝,细心地把礼物一层层包裹起来。而雄性小头虻肯定看琼瑶剧长大的,超级浪漫,会送给雌性一个白色的大丝球供她在交配时玩耍。不过雄性也不是笨蛋,他们准备的礼物越贵重,对送给谁就越挑剔。也对,总不可能随便找个丑八怪女人就带她去马尔代夫happy嘛。

  如果准备不出礼物怎么办?跟人类一样,要么自慰,要么霸王硬上弓。有种蝙蝠够猥琐,专门强暴正在冬眠的雌性,甚至雄性。而青蛙发起情来,连金鱼都不放过。海豚是多么卡哇伊的动物啊,顶顶球,跳跳舞,太萌了——其实呢,它根本是动物界西门庆!男海豚口味重啊,跨物种强奸。不仅与海龟、鲨鱼交配,连鳗鱼它都不嫌弃。它的阴茎勃起后,会有一个钩子,就用这个钩子当作案工具,勾住挣扎扭动的鳗鱼,以便乱搞,悲催的鳗鱼啊!下次吃鳗鱼饭之前先哭一阵,对它生前坎坷的人生表示哀悼。有时候海豚亢奋起来,还把阴茎插入另一只海豚的出气孔,靠,西门庆都比它人性化!而鸟类中强奸犯往往是那些衣冠楚楚的已婚雄鸟——已婚男士看到这里有没有感到局促?雌鸟单独离开鸟巢,可能受到隔壁雄鸟的性骚扰;而她单独出门的主要原因就是丈夫出门强暴其他的雌鸟去了。有些小雪雁每五天就会被强暴一次。如果动物们可以上天涯社区,搞不好要建个强暴投诉专区,充斥着五花八门的受害者血泪史。

  有些动物把情色片演绎成恐怖片。吃掉自己的性伴侣不算什么新闻,有80多种雌性生物都这么干。蠓杀死爱侣之残忍,完全有资格上美剧《犯罪心理》。雌蠓抓住雄蠓后,一口扎入对方的脑部,用口水把雄蠓的内脏调理成汤,大快朵颐,啜饮而尽,然后把变成空壳的雄蠓扔在一边。据说这是一种精神错乱行为。而澳洲赤背蜘蛛更极端,雄性决斗的目的是争抢被雌性吃掉的机会。一只雄蜘蛛会把雌蜘蛛口中正在嚼着的竞争者抓出来,用蜘蛛丝捆好,自己一头伸进心上人的嘴里——看人家这献身精神,感动全球啊!《知音》啊,你不准备讴歌一下么?

  书中类似这样的猛料多到让你信息爆炸,狗血的、重口味的、金枝欲孽的,要哪款有哪款,简直是八卦爱好者的福音。当然,如果你想看正经的学问,也有大把,比如用一堆基因组来解释为什么黏菌有500多种性别。

  最重要的是,它能让你重新审视这世界。当我读完这本书,再也不能“正常”地看待各种动物了。我眨眼睛时,会想,哇哦,说不定寄居在我睫毛囊里的螨虫们正在开性爱派对,上演一部3D《肉蒲团》呢。当我吃鱼时,会猜测,盘子里这家伙不会刚刚处理完大奶和二奶的矛盾就不幸被网住了吧?我也不再那么讨厌老鼠,毕竟有几种老鼠是生物界罕见的感情专一的,比如加州鼠,雄性不管发妻多老多丑,都绝对不会嫌弃她,100%从一而终。如果动物界一定要拍韩剧,搞不好只有加州鼠有资格演男主角。本来觉得鹰类长得挺邪恶的,可是黑兀鹰超级正经,坚持性行为具有私密性,应该在鸟巢中进行,如果有同类敢在公众场合淫秽放荡,绝对会遭到暴打。这么有道德感,怎么还没上《艺术人生》啊。一向觉得天真烂漫的企鹅,其实业余爱好是搞gay。有种阿德利企鹅,简直是韩国人,小攻和小受乱搞之前还要互相鞠躬。要不要写一本以企鹅为主角的耽美小说呢?我很纠结。

  对了,我的一个男闺蜜买了这本书,准备给两岁儿子当每晚的童话书读。呃,新一代蜡笔小新就要出道了。还有比泡妞的时候开场白是“你知道某种蘑菇有2000种性别”更酷的吗?如果这小子以后拿诺贝尔生物学奖,我要不要在50高龄,作为获奖者的远程家属,穿低胸装出席呢?

  以上压根就不配被称为评论,就是把书中的爆点复述了一遍~~~不要骂我无耻,呵呵。

  《性别战争》读后感(四):女权主义的呐喊

  原以为是写男女之间的争斗,发现我错了,写的是自然界雌雄求偶发生的斗争,有很多的动物实例讲解。

  书信式的开头,像一个老师给学生讲解的画面。作者颠覆大众的传统伦理道德观,认为雌性乱交是有利基因交流的,作者是女性,也带着偏袒女性的有色眼镜,而这是男人不能忍受的,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强势男人更是如此。

  话说回来,雌性乱交会带来致命的疾病,给生物社会带来灾难,但是在美国这种观点可以提出来,大家以宽容的心态看待。作者没有估计雌性放弃抚育后代给生物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是鼓吹雌性的自由,放纵的好处。因此,有些观点,值得商榷。

  《性别战争》读后感(五):性行为研究报告——荡妇理论、巨型睾丸与自慰等

  领略两性之间,机关算尽,勾心斗角的自然之美,探寻生命的大和谐。。。

  参考书籍《性别战争》。。。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TM0MjUyMQ==mid=400759775idx=1sn=f3268e301d6bf016cef928ad0a5b6ae7#rd]

  雄性花心,那雌性是荡妇吗?

  雄性产生大量,廉价的精子,而雌性只产生稀少珍贵的卵子,所以雄性会寻欢作乐,雌性则忠诚。 是这样吗?

  雄性确实爱乱交。雌性呢?

  20世纪80年代,生物学家能够通过基因技术判断孩子的父亲,结果大大出乎意料:从竹节虫到黑猩猩,雌性动物很难保持忠贞。

  原因是雌性能在乱交中受益。

  更高的受孕几率。

  更优质的后代。

  不做家务。雌性铜翅水雉很爽,因为她不用做家务,带孩子。雄性负责照顾孩子,雌性则跑去和其它男人搞。类似的还有大种美洲鸵鸟,红翼黑鸟和一些鱼类。

  简直就是女性霸权主义,只负责脱裤子留种。真希望他们种族内有男权组织

  用性来换取食物。雌性蝗虫最多可以和25只雄性蝗虫做性交易来换取食物。绿纹白蝶,处男射出的精包相当于自身体重的15%,其中有大量营养物质。雌性为了获取营养,会和其它雄性交配。

  人类有一天也会这样吗?(☆▽☆期待)

  混淆父亲。一个黑猩猩,15分钟内和8个黑猩猩“嘿咻嘿咻”。这样,谁都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这样他就会爱护孩子而不是杀害。

  乱交的雌性有更多、更健康的后代。似乎物竞天择总是对荡妇展示它的微笑。抱歉,小伙子们。

  ---------

  男性的策略:贞操带与巨型睾丸

  雌性竹节虫痛苦的要死,因为他老公一次要做10星期。估计她内心在呼唤“给我点别的男人!!!”

  自然选择是个有意思的游戏。参与的生物,需要设置有效的策略生养子女,子女最多的赢。

  那做爱10星期,就是竹节虫的策略。

  雌性淫荡,雄性要想遗传基因,就得采取以下策略:

  1、霸占阴道

  2、精子竞争

  1、霸占阴道

  竹节虫霸占10星期算是温柔的了,雄蜂会直接把生殖器折断在阴道里,即使这意味着死亡。贞操带是雄性为了组织雌性乱交进化的手段。蝙蝠、老鼠、线虫、蛇、蜘蛛、蝴蝶、松鼠中,贞操带都很流行。当然,大多数是用“塞子”“粘接剂”或者“胶水”。

  人类当然也采取了很多策略,例如用线缝住阴唇。中国皇帝把后宫太监全阉割。

  2、精子竞争

  女性乱交,男性就需要竞争获得后代。而越多的精子,意味着越高的中奖几率。所以睾丸就会变得越来越大。当一个男人说要给你个20亿的项目时,你也就不会那么吃惊。

  大睾丸现象,也是小个子的竞争优势。在霸占阴道策略中,有些动物体型巨大,获得了雌性。小个子只能通过强大的睾丸和精子来竞争。加州唱歌鱼,不是有大脑袋,就是有大睾丸。小个头的鱼,睾丸是大个头的9倍,所以当大个子打架斗殴,霸占领土时,小个子有可能偷偷的传递精液了。

  如果有个小个子追你,不用担心,他可能有个惊人的私处。

  ---------

  雄性内斗

  雄蜂一般并不想将对手置于死地,除非这么做对他来讲利大于弊 。

  雄性内斗有3个原因:

  1、生命周期短,只有一次繁殖机会

  2、成熟待孕的雌蜂无论是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上,都会集中在一起,所以雄蜂要想交配的唯一机会也就在此时、此地;

  3、打架一定可以增加与之交配的雌蜂的数量,如果打架让其错过交配,则实在无法理解雄蜂为什么要浪费时间。

  比如,如果雌蜂只交配一次,但是她们的数量充足的话,雄蜂会忙着交配而不是忙着去打架——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授粉蜂会打架斗殴。

  这是一种生活在热带的褐色青蛙,雄性进化出一种类似于弹簧刀的武器:在前肢的拇指上,长着可以伸缩的、形状如镰刀的刺,非常锋利。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刺被包在肉褶中。但当两只雄性青蛙打架的时候,他们会用这些刺抓对方的脸,目标直指对手的眼睛和鼓膜。尽管我们不知道在野生状态下,这种打斗导致死亡的比例,但我们知道这种打斗有可能致命。正如你猜测的,雄性之间的求偶竞争非常激烈。对格斗蛙打斗的原因推测是,他们的生命非常短暂。即使没有战斗,也很少有雄蛙可以活到下一个繁殖期。

  你看,由于决斗的结果将关系到究竟谁能得到交配机会,所以雄性的进化趋向是体格越来越大。

  当然,雄性也有自己的策略。有些雄性会骗取其他雄性的精液,甚至分泌粘合剂黏住对方的生殖器。

  小伙子们,如果你总想挑起事端,你可能正在经历睾丸激素的活跃期。你一定要保持冷静,如果对于下面两个问题你的答案都是yes,你就应该准备决一死战了:

  1 目前,这是你唯一的交配机会吗?

  2 通过战斗,你是否可以和更多的姑娘交配?

  ---------

  自慰

  雌性海鬣蜥在哭诉,“求你别自慰了,来上我啊~” 但雄性总是在射精之前,才进入雌性的身体。

  自慰缩短了他们在性爱过程中射精所需的时间。从而减少了高潮之前被别人打断的风险。为了后代,只能牺牲快感了。

  猴子、黑猩猩等哺乳动物,无论雌性,都经常自慰。而且纯粹是为了性愉悦。一只家养雌猩猩,竟然对着《花花小姐》上的裸男自慰。

  看来,性愉悦,已经在动物中产生了。

  ---------

  射完就死

  自然选择似乎只关心后代,而不管你的做爱质量,甚至是生命。

  螳螂吃老公大家都听过,澳洲赤背蜘蛛更让人惊讶。他们竟然主动送死,如果雌性蜘蛛在吃其他人,他甚至会把他拽出来,把自己塞进去。因为在被吃的过程中,做爱可以更久一点。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

  动物也搞同性恋嘛

  倭黑猩猩极其好色,雌性倭黑猩猩之间喜欢互相做爱取乐。如果一只雌性倭黑猩猩躺着,另一只雌性倭黑猩猩很可能会爬上去,与之互相摩擦生殖器。

  我们再来看看生活在南极洲的一种体态娇小的阿德利企鹅,雄企鹅跟绝大多数的鸟类一样,没有阴茎,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私密的同性性行为。据记载,两只雄性阿德利企鹅互相鞠躬,就跟他们对待雌性企鹅一样,然后一只趴在地上,抬起嘴巴和尾巴,就跟一个卖弄风情的雌企鹅一样,另外一只雄性企鹅会与他交配,并且会将精液射在他的生殖腔内。之后,他们会互换角色。

  他们为什么会搞同性恋呢?

  1、也许是因为他们喜欢。短尾猕猴(短尾猕猴,英文名字为stump-tailed macaque,拉丁文学名为Macaca arctoides。)是一种尾巴粗短,生活在亚洲的群居猴类,雌猴之间通过模仿异性性行为的动作也可以达到高潮。

  2、他们搞同性恋也许是因为同性恋行为具有社交功能。在狒狒(狒狒,英文名字为Baboon,拉丁文学名为Papio anubis,一种猕猴科的大型、陆生的非洲和亚洲的猴子,尤指狒狒属或Chaeropithecus及相关的种属,其特征为有长得像狗一样的口鼻和短尾,臀部有一裸露的胼胝。)中,雄性之间的同性性行为似乎有利于团队合作。那些互相爬上对方身体、抚弄彼此生殖器的雄性,更能合作对抗其他群体。

  ---------

  一夫一妻

  一夫一妻可是非常罕见的现象。只有寒鸦、加州鼠等少数动物。什么时候,一夫一妻带来的利益会更大呢?

  “一夫一妻的危险理论”:如果找到雌性非常困难,那么就没理由抛弃娇气红杏出墙。

  “除外理论”:雌性生殖期很短,那么得按时交作业,没理由离开。

  “反社交”理论”:加州鼠就是这样,破处之后,就会对同性极大排斥。

  “相互毁灭理论”:犀鸟没办法离开雌鸟,繁殖期开始,雌鸟爬进鸟洞把洞封死,只留一个口进食。雄鸟得负责喂食。如果雄鸟不顾“道义”,那真是要死全家了。

  ---------

  最后,在介绍下有性生殖的好处。

  对比无性生殖,有性生殖不仅给我们人类带来了无尽的欢乐,还给我们带来了竞争优势~

  1、小斧头理论

  有性生殖,雌雄各提供一条染色体,能不断的剔除有害的基因。而无性生殖只能不断的积累有害基因,积累到一定程度,种族就无法延续。

  2、红色皇后理论

  当有传染病或者环境发生变异时,无性生殖难以及时的应对,而有性生殖则能通过突变产生优势基因。

  -------

  图文并茂的相关阅读: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922512

  -------

  内容来自《性别战争》,作者是牛津大学博士、进化生物学家。文笔风趣幽默,内容高潮迭起。5星推荐。

  《性别战争》读后感(六):物种进化的核心

  作者认为性是物种进化的核心,生命中没有什么比性更重要、更有趣,或者说更麻烦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为了性,大自然中绝大多数艳丽、漂亮的东西将不复存在:植物不会绽放花朵,鸟儿不再啾哪歌唱,鹿儿不再萌发鹿角,心儿也不会怦怦乱跳。但如果你问究竟什么是性,不同的生物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人类和许多动物会说性就是性交;青蛙和绝大多数的鱼类会说性行为就是双方在战栗中排出卵子和精子;蝎子、千足虫和蝾螈会告诉你,性行为就是雄性将一包包的精子排在地上,等待雌性坐上去后,精子包就会破裂,然后精子就会进人她的生殖道;海胆会说性行为就是在海水中排出卵子和精子,希望他们能在茫茫的海浪中找到对方;对开花植物来说,性行为就是拜托风儿或者昆虫将花粉捎给一朵等待中的雌花......

  寻找并征服配偶的需要是动物进化最强有力的动力之一。或许在生命当中,还没有什么能比求偶更让大家想出花样如此繁多的战术、谋略,其方式和行为也令人眼花缭乱。一朵雄花若希望他的花粉能撒播给尽可能多的配偶,就像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就必须全力勾引蜜蜂,而不是雌花。为了吸引异性,有些动物穿上华丽的外衣,如靓丽的羽毛或者夸张的鳍;或者又唱又跳地折腾上几个小时;或者使出浑身解数,把巢穴建了再建......这些动物如此这般地折腾,不过是殊途同归——所有这些滑稽的动作、古怪的姿态,都是为了完成最终的性行为,为了基因的组合,为了造就一个有着全新基因组合的个体。相比较而言,动物在肉食动物面前保命都没有这么多的招数,归纳起来·不外乎以下几种:成群活动、快速逃窜、伪装在四周的环境中、故作恐怖吓人状、拥有防身盔甲或者锋利武器,或者很难吃。

  从进化论的观点来说,生活的目的非常明了——生存和生殖。任何一个方面的失败,都只会使你的基因成为你死亡的陪葬品。但是,如果你在两个方面都获得成功的话,你就把你的基因传递给了你的子女。然而,总是有一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善于生存和生殖——这就是生活。不同个体拥有不同的基因。只要某个基因在生存和生殖方面占有优势,该基因就会得以扩散开来。

  遗传变异在进化的过程中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没有遗传变异,就没有进化演变。遗传变异来自两个方面:基因突变和性行为。基因突变就是基因中所携带的信息发生了随机性的变化,这是两个遗传变异来源中更为基本的一个源头。突变是由于细胞的基因复制机制出现了错误的结果。既然最优秀的抄写员也会出错,那么细胞的基因复制机制出点错误也是不可避免的。通过性行为,动物由已经存在的基因形成新的基因组合;而突变则导致了全新基因的出现,从而产生出进化的原材料。如果没有基因突变,进化就会中断。但仅仅有基因突变是不够的。在某些时候,有些动物在进化过程中放弃了性行为,取而代之的是无性生殖。在这种情况下,亲本和孩子之间基因的差异就完全是基因突变的结果。一开始,通过无性生殖的物种会出现繁荣昌盛的局面,但他们好景不长。虽然其中的原因还不得而知,但性行为的缺失总是导致物种的突然灭绝。显然,没有性行为,生物就注定要灭亡。

  性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会开始基因交换呢?

  有理论认为是为了便于修复损坏的DNA,或者认为之所以有性,是因为某个DNA片段为了在整个种群中得到传播,而促进基因的交换。至于真核生物(其基因存在于细胞核中)的性行为是怎样进化以及进化的原因还是一个谜。

  性在进化过程中作用的相关理论:

  马勒剌轮理论(Muller's ratchet)P255

  科姆特拉秀夫小斧头理论(Kondrashov's hatchet)P253

  红色皇后理论(Red Queen)P257

  根据棘轮理论和小斧头理论,无性生殖的生物的灭亡,是因为在他们体内集聚了太多的有害突变,换句话说,无性生殖的生物逐渐死于遗传疾病。红色皇后理论则认为无性生殖生物的灭亡更多情况下是因为传染性疾病造成的。而有性生物则避免了这种命运,因为在每一代,基因都相互混合,产生的个体也就带有较少的突变,且基因的组合可以在与疾病的持久战中缔造某种优势,使你具有特殊性而不容易染病。

  《性别战争》读后感(七):形成受精卵以前的事,你们就不好奇么

  达尔文一生中有两个无可匹敌的重大贡献,其中之一,是在和他同时提出自然选择理论的青年科学家华莱士之前,把《物种起源》给发表了(后生啊后生,图样图森破,乃依无!)。然而在当时,即便是这位伟大的进化论开创者,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孔雀宁愿被老虎狮子吃掉也不愿放弃一屁股美丽的毛。他想啊想,想啊想,终于在《物种起源》发表12年后,提出了性选择理论。该理论定义如下:同一性别的生物个体(主要是雄性)之间,为争取同异性交配而发生的竞争,也就是说,雄孔雀那一屁股的毛,就是为了把妹而长的。

  也就是说,漂亮姑娘和有房有车小伙儿之所以特别受欢迎,是因为性选择。

  也就是说,雄鸟会在雌鸟面前拼了老命跳诡异的求欢舞,是因为性选择。

  也就是说,有些昆虫会在交配前献上一个装满了食物的大礼包,还费尽心机的层层包裹起来,是因为性选择。

  一切都是为了下一代,是的。

  如此生机勃勃的马赛克世界,你们难道一点都不好奇吗。

  该书的作者,奥利维亚·贾德森,亲缘利他论创始者弟子,牛津大学博士,伦敦帝国学院研究员,进化论生物学家,美女学者,专栏作家,就在前言中直言不讳的表达“在我认识到生命中没有什么比性更重要、更有趣,或者说更麻烦之后,我就决定献身性的研究事业”。这位美女作家带着一副浓浓的八卦腔,深度解析地球上所有生物之间藏着掩着的下半身秘密。什么不忠啦,同性恋啦,偷情啦,兽交啦(准确的说是在发情期因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时进行的跨物种性行为,e.g.青蛙与金鱼),一夜N次郎啦,性瘾啦,乱伦啦,做完以后就要把对象吃掉啦……人类啊你们不自卑吗!这么多世纪以来争论人与其他生物的区别,到头来发觉自己还不如人家有创意的感觉,怎样?

  虽然本书看着挺轻松,但毕竟也是用作学术研究的,专业知识不可避免。每次读到“所以,一个带有matAl、matA2和mat Cl这三种基因变异的生殖细胞,应该和一个带有matA12、matB13和matC3这3种基因变异的生殖细胞结合,而不是和一个带有matA12 matB2和matC1这3种基因变异的生殖细胞结合”这种绕口令一样不明觉厉的句子时,我就在唏嘘感慨“浪费纸张浪费印刷费”之中刷刷刷地翻过去了。

  话说,我小时候一直是被这样教育的。公螳螂在交配完之后,为了给母螳螂补充营养养育下一代,会自觉自动地献身于她让她吃掉,没想到丫其实逃得比谁都快。果然义务教育这种免费的勾当不能轻信。

  话说,你知道吗,许许多多的螨虫,此时此刻,正在你的睫毛囊里疯狂乱伦哦。

  《性别战争》读后感(八):淫媒第一

  亲爱的塔蒂阿娜博士:

  我是一只欧洲螳螂,我发现,在交配的时候,如果首先就把伴侣的脑袋给一口咬下来,我会觉得更爽。这是因为我在弄掉对方脑袋的时候,对方的身体会兴奋得抖动不已,,而且少了一份羞涩,多了一份急不可耐——那种感觉妙极了。你也注意到这一点了吗?

  喜欢跟无头伴侣交配的欧洲螳螂

  来自里斯本

  很无奈,但是这是事实,每回忆起一次起当年《黑猫警长》中关于这一段剧情的启蒙教育,无疑是给我们那一代人的幼小的心灵又增添一道心理的阴影。

  “三俗”其实是一种比较客气的说法,“淫媒”则算是有点言重了,但未尝没有一点点诙谐的感觉。近期看过的淫媒作品不多,尤其是书面的,大概就三本:林行止的《说来话儿长》,小白的《好色的哈姆雷特》,奥利维雅·贾德森的《性别战争》。其中第一本讲述的是某些器官和厕所的逸事,第二本简述了各国情色文化历史,第三本干脆直奔主题,深入探讨世间万物(竟然还是非人类的)繁衍之微妙。

  必须承认,要看懂淫媒作品你是需要做铺垫的,这种铺垫肯定不是来自于人体生理课上生物老师表情麻木的对着一幅幅发黄的图片指指点点,你必须要懂音乐(听看这段)、懂美术、爱看影视作品、必要的时候还应该会点日文。《苹果》就是一部挺好的作品,不幸的是在我介绍给一女性朋友之后,她看到了传说中的二十分钟,竟然生气的告诉我她决定把这部片子从电脑中删除掉——还好我没有推荐《色戒》——这说明,我们需要的,还有一点点勇气。

  缺乏娱乐精神的人感觉总是占大多数,这也难怪,众多的娱乐精神,在淫媒的光环之下,只能逐渐走向自我的二次元层面,一台电脑,一点水果,一包纸巾,构成了某些小众的全部——低俗的娱乐一旦成为了一种私密的行为,其娱乐性即便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公认”,却也成为了很多自以为有罪的人无法自圆其说的罪证。

  万物皆有灵且美,幼稚的我一度以为《感官世界》中的结局是令人惊奇的,但是结合了《黑猫警长》和文章开头关于解释欧洲螳螂杀夫的《性别大战》,又感到一丝坦然——当然,我以后绝对不会让爱人用绳子勒我的脖子。

  有本书叫《怎样鉴别黄色歌曲》就很有针对性,在当年首当其冲的就是传播“靡靡之音”的邓丽君,但要是对比如今的《那一夜》和《爱情买卖》等神曲,那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淫媒的时代,我们是无法抗拒了,甚至是没有必要打擦边球,我们也都能堂而皇之的接收。当年演《泰坦尼克号》的时候我才初二,最让我感动的镜头既不是两个主人公船头的浪漫,也不是结尾“你跳我也跳”的伟大,我只知道,杰克要帮露丝画画,露丝袒胸的那一刻,全场寂静。看到后面一部又一部的不断进化的大片,一直到前段时间的《色戒》,实在不知道到底是电影影响了痴汉,还是痴汉影响了电影,或者是互相影响?

  在如今淫媒的淫威下,我们依旧选择秘而不宣,但大家也许早已习以为常,为了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纯爱”,或许你真的就只能看《山楂树之恋》了。H版的《阿凡达》中,女主人正要把自己的辫子和对方的辫子搅在一起,结果被男主人公一把回绝了——就算是听不懂英文的家伙猜也能猜到他的意思——别搞这么花哨虚无的东西,还是来点实实在在的吧……

  最后啰嗦一下,文中提到的那段音乐,未必你能想起来吧,顺带告诉你,那是“东京热”的片头曲,听罢以后感到有些许不适吗?好吧,你认真了。

  《性别战争》读后感(九):值得一读的“黄书”

  作者跟我一样,是位女性。我们属于雌性生物,一生终围绕着性行为在进行博弈,总是试图通过性行为去控制雄性的对方,最终使自己获利。雄性生物,包括男人,大多是为了自己的基因能得以延续而这样做,因为他(它)们无法保证和雌性生物所抚养的后代一定有自己的基因。我们雌性虽然没有这个问题,但却需要雄性来帮助我们抚养后代,甚至保护自己及后代的安全。这种差异,最终导致雌雄双方围绕着性行为产生了博弈和对抗,从器官和功能的进化到行为模式的进化,无所不用其极,其对抗的激烈程度大大出乎我们意料,而且因此产生出了无数让我们大吃一惊的器官功能和性行为模式,并因此而产生了各种不同种群间的不同社会模式。

  男女之间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性别之间的对抗,这也是人类生存的基础。这部著作的最成功之处,在于她不但通过杰出的文字功力,用通俗易懂的笔法把当前世界上各大生物进化理论讲述了一遍,同时还让作品有着极强的可读性和娱乐性,却又丝毫不影响其严肃性和学术本质。

  同时她讲叙的相当部分内容,极具颠覆性,常常在不经意间颠覆掉很多我们自以为是“常识”的认识。譬如我们常常说,只有人类才会为了愉悦而不是繁殖进行性行为。但在这本书里,作者告诉我们,很多动物会为了愉悦而进行自慰,甚至会一边看着人类的情色画报一边自慰,并因此从栖身的树上掉下来。这一点,男女都一样。又譬如我们常常认为一些对婚姻忠贞不渝的动物,实际却是花花公子;还有如关于雄性和雌性动物谁更容易出轨,以及自古以来就没有性行为依靠单性繁殖的生物等等各种匪夷所思的知识和现象。

  最后,这本书介绍了许多性交方面的方法,很诱人。

  《性别战争》读后感(十):不要把这个世界,拱手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东莞时报对话《性别战争》译者杜然

  (杜然,本书译者,偏爱有趣有爱有智慧的书,被业内人士称为翻译鬼才。)

  性与幽默的组合,往往很危险

  《东莞时报》:这本书的翻译,您花了多长时间?书中那么多动物名,是否让您的翻译变得繁重?

  杜然:应该没有超过四五个月。动物名的翻译的确令人困扰,一些动物的拉丁文学名没有对应的中文。

  但这种麻烦是翻译过程中总会碰到的,这本书是这个方面,另一本书可能就是其他方面,除非是作者故意用变态的、进行智力恐吓的句子,一般我不抱怨。

  现在回头看,在我翻译的各种图书中,这本书的翻译过程带给我的乐趣最大,大笑从未间断过。

  《东莞时报》:很难想象,这本充满智慧,并温柔有趣的书,曾遭遇这样的命运——印好的书,全部销毁,经过删节后再重新出版。

  那是什么时候?一本书的命运,往往跟时代的气候相连,作为译者,您是怎么理解当时的时代气候的?

  杜然:那是2003年下半年的事情。非常的闹剧。这本书当时的遭遇与一些人之间的个人恩怨有关,不过那会儿没有各种有意无意的艳照门,也不知道车震,只有一个男女通吃精力旺盛的木子美,所以与现在相比,大家的神经比较脆弱,“民风保守”得多吧?!

  反正大伙儿都没见过世面,写科普,尤其是写性,这么调侃,怎么行?分明与下流不远嘛,咔嚓,拿下!

  《东莞时报》: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是,在这本书的书评里,我发现很多人,在谈论这本书的严肃性的时候,都用了一个证据——这本书的作者是个严肃的学者。

  “严肃的作者意味着,这本书不可能不正经”,看来还是有人担心这本书会让某些读者误解?您觉得,是否存在一些不适合阅读这本书的读者?

  杜然:多年来我们一直错误地以为,知识一定是要以面无表情的方式传递,以其他方式传递的知识(如果还能叫知识的话)一定是可疑的。

  现在,我们知道,越是正经的面孔,往往越不靠谱。比如晚上七点的新闻。所以我特别欣赏袁腾飞,就算是他有些错误,也不可能比那些面目正经的人说的写的历史错得更离谱。

  这本书不适合那些“天天哭着闹着要立牌坊,在心底却每个客人都不放过”类型的人。

  读书小众化的时代,标题党值得敬佩

  《东莞时报》:这本书的英文原名是(Dr. Tatiana's Sex Advice to All Creation),直译是,“塔蒂阿娜博士给所有生物的性爱意见”,是出于什么原因,把它译为《性别战争》?

  书中也没有讲到两性之间的斗争,主要还是讲,为了同一个目标——让生命延续,并让生命在延续的过程中更优秀,雌性动物和雄性动物各种奇特的合作关系。

  杜然:《性别战争》这个名字是出版商给改的,我想他们一定有他们的考量。上次那个版本的名字叫《动物性趣》。

  除非是文学作品,我并不认为非虚构类的作品译成中文之后一定要延续原名。尤其是现在读书越来越成为小众的事情,出版商总不可避免地面临市场压力,希望一本书尽可能地卖。

  在这方面,我觉得我们做的远不如台版翻译书——他们经常能给繁体中文版想出一个抓人的标题。这种标题党,我挺敬佩的。

  《东莞时报》:《性别战争》在今年的出版过程,应该是比较顺利的吧?我看到各大媒体对这本书的评价都很高,大家普通认为,这是一本充满美好的生命哲学的书。这一次重版,您是否做了一些修订工作?

  杜然:这一版的出版人当年在新星出版社工作的时候,就看好这本书,所以一直在等它的版权到期。之后的过程挺有意思,他们一直找译者杜然的联系方式,绕了一大圈,但没想到他们的一个副老总夫妇跟我这个杜然都做过同事。

  这次重版,把原来删除的全部补足。另外还有个消息,这本书的作者一直在纽约时报的网站上有专栏,两三个月前告假,说要休息一年云云,我觉得她可能在筹划新作。我很期待。

  有新意的语言,像鸡爪一样有嚼劲儿

  《东莞时报》:“虽然身为译者不敢掠作者之美,但我心里的那个美是跑不掉的。”能否请您说说您心里的那个美,是怎样的?

  杜然:能让更多的人看到一本经历了一番曲折的好书,高兴。尤其,当你是这本书的一部分时。爱读书的人有一点跟身材好的人特别像,就是爱分享——跟朋友分享最近读了什么好书,什么书值得一看。

  前段时间我四处跟人推荐安·兰德(Ayn Rand)的书,觅到两个同好;我特别欣赏她在小说《源泉》中的一句话:不要把这个世界拱手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东莞时报》:有人把您称为翻译鬼才,因为您翻译的书,总让人觉得很不一般,古灵精怪。一位译者,首先是一位读者,这应该和您自己的阅读喜好有关吧?您偏爱怎样的书籍?

  杜然:平日看书,英文与中文书的比例大概是七比三。尤其偏爱幽默类别的书,比如David Sedaris, Bill Bryson。

  中文世界也有许多这样的人,但基本都在网上。黄集伟老师的博客每周都有搜集。我喜欢那些能在语言的运用上有新意的人,这样的句子跟鸡爪子一样,有嚼劲儿。

  http://dgtime.timedg.com/html/2010-11/22/content_541891.htm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zuowen/duhougan/124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