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诗词赏析

林平:走在三晋大地上(组诗)

 

 盐碱地上的光伏电站

海一样的盐碱地

成了晶硅片的王国

猎猎阳光下,我仿佛听见

它们炙热的躯体吸收阳光的声音

似海绵吸水,如饥似渴

我仿佛看见千军万马

在晶硅汇成的河床上一路狂奔

直达我看不见的远方

这里不见树木,不见野草

似乎鸟儿都不肯光顾

唯有一块块巨大的太阳板面向阳光

排成整齐的方阵,等待检阅

不,无论是否被关注

都一直坚守在晋北大地上

与火热的晋北特高压站咫尺相望

晨迎朝阳,暮送晚霞

它们是荒原上呼吸相闻的生命

脚踩砾石,头顶蓝天

把全身积攒的力气泼送出去

唯将风沙留下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



 暮色中的晋北站

我风尘仆仆赶来

赶到雁北的桑干河东岸

只为一睹你的恢弘与旷远

一睹你的模样

你的眉眼和脸庞,胸怀和目光

暮色从四面八方漫过来

那么多人在挑灯夜战

那么多年轻的生命在为你装扮

他们的心脏怦然跳动

为让你的心脏也怦然跳动

平易,健壮,安详,大气磅礴

春天正越过雁门赶来

远去的大雁正日夜回迁

千里迢迢,可是如我一样的心情

看着你的主变如期就位

高高的龙门架耸立夜空

一弯银月挂在天幕

率领众星守护你的梦境

即便独处雁北,你也不孤单

当我离去

仍有一基基铁塔与你相伴

千里银线把你与祖国的心脏相连

它们与你多么亲密

手挽着手,目光挽着目光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



 晋北站工地上的年轻人

面庞稚嫩,目光清纯

我分明从中看到了风雪的痕迹

他们的发梢上

挂着明净的月光和碱

他们是肉体凡胎

却一直与冰冷的钢铁水泥相伴

与雁北的苍凉和粗粝相伴

不,它们是有体温的

他们与它们相偎相依,生命相连

在无边的风雪和黑夜里

你温暖我,我温暖你

把孤寂枕在脑后

把思念写进朋友圈

把技术创新和同德同心写在心上

一抬首,一低头

都在与星月一同梦想

与梦想一同呼吸

春天来了,小老杨绿了

心爱的人还在远方

只待晋北特高压站输出强大电流

有人迢迢而来,他们悄悄离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



 晋中站工地盈满清香

晋中的玉米快要熟了

满野清香浸漫着晋中站

从陕北榆横出发

跟随一千千伏特高压线路

跋山涉水,于秋日正午

赶到晋中平原

赶到丰腴的青纱帐中间

与古城遥遥相望,洗却一路风尘

这里是天下粮仓啊

用千年堆积的苍翠款待我

用平遥残存的历史烟尘浸润我

我像一个饥饿的孩子

在晋中站工地上贪婪地吸吮

这个一座崛起的驿站

一群热血青年在烈日下挥洒汗水

他们从三晋大地赶来

从千里之外的中原赶来

用沾满泥浆的双手书写诗行

为让我和途径驿站的线路

蓄精养锐,继续前行

驿站沐浴了两度风雨

晋中的玉米熟了一季又一季

伫立站外的青纱帐里

用力呼吸飘逸的清香

我能想像到身后摇曳的金黄

天高地阔,秋色渐浓

兄弟啊,我不能盘桓太久

一个秋日已经足够

银色的铁塔已经立起

在太阳隐入青纱帐之前

在晋中的玉米归仓之前

揽一缕夕阳,裹一身清香

我要跟线路一起,风餐露宿

跨太行,越冀南

直抵太行以东的潍坊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



 仰望长治站

终于赶到长治站

初秋的下午,阳光如洗

穿过晋中平原,翻越太行山脉

我在太阳下山前抵达长子

裹一身风尘,携漫天晚霞

架构高耸,铁塔静立

主变开关联合母线丝丝低吟

小鸟从远方飞来

年轻的值班员细心巡视

建站迄今,他坚守了十个春秋

微微讲述站内设备,如数家珍

听闻了太多长治站的故事

从孕育到诞生

从婴儿到少年

如今它已兄弟成群,家族壮大

每添新丁,依然让人热血沸腾

这是我念叨了多少年的

华夏大地上第一座特高压变电站

从晋东南出发

顶风冒雪,跋山涉水

经南阳,抵荆门

它撑高多少电网人的梦想天空

也牵引着我漫天的遐思和神往

穿越长长的时光隧道

穿过茂密的山林青纱帐

终于赶到长治站

我在夕阳下仰头,架构下注目

我想把强大的电流都吸入体内

我想跟飞鸟和青纱帐问好

当我离去,西边染金

架构母线把天空勾勒出温馨的剪影

我想畅叙心中的激动和祝愿

畅叙绵长的情思和梦想

却只默默地转身

一个字都没说出

走了好远,走出了架构渐暗的视线

我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自言自语,又似对归巢的小鸟

在风雪来临之前

昼夜兼程,按耐着心跳

我终于赶到长治站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shici/99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