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诗词赏析

80后诗歌大展: 漆宇勤


作者简介:漆宇勤,1981年11月生,江西萍乡市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第34期高研班学员。在《诗刊》《星星》《人民日报》《绿风》《诗歌月刊》《青年文学》《人民文学》《北京文学》《雨花》等全国近600家刊物发表文学作品1300余篇次。出版诗集《另起一行》等6部、散文和其他文学作品集7部。业余主编民刊《赣西文学》80后诗歌大展漆宇勤作品
在这车水马龙的城市纸片般活着
漆宇勤(江西)
《纸片人》
你在这车水马龙的城市
纸片一般地活着:
那么轻,那么薄
那么怕水,怕火
怕一阵流言吹起的微风

这也是很好的事情
单薄的身体在夹缝里游刃有余
错过一切兵荒马乱和酒绿灯红
千万小心
这卑微的肉身经不起小小的磕碰

《旧居》
三百年过后
离开土地的树木依旧强大
以拱柱的名义举起一座屋顶
遮蔽满城风雨和星光

只有九月不会老去
一个人名被改得面目全非又重新描绘
停止开枝散叶的木梁看着这一切
并不参与对错的选择
它只心疼当年门梁下纤弱的垂髫少年
像年老的保姆心疼被严父鞭笞的孩童

《杂草让雨水以洁净之身奔赴死亡》
这是已经确证的,九月的花朵开得比春天更艳
更放肆更决绝
垂柳在水边,栾树在路边
大丽花和百日菊在篱笆边
你穿过宽阔的荒草地
向一切非经人手种植的花朵致敬
暗香深处你肃立良久
仿佛自己也成了一棵开着野花的杂草
在偏离路人视线的坑洼里准备结籽
准备结出善恶冷暖的试金石
在荒地的另一侧
大片雨水经过野草的怀抱和抚摩
在流入泛黑的河道之前
保持更加澄澈的洁净之身

《称王》
在小院落的内部胸怀天下
在手植的篱笆圈内称王
这世间的灵长类
都想人模样地活着

喝过三两白酒
烦恼的一切便都顺理成章
被褫夺的那一部分
只在一念之间的内心便可找回

像梦里娶妻戏中称王的人
像被飞贼偷去的玉器留下空盒
你假装它还在那里
假装这日子过得无比如意
直到有一天你真相信了这一切

《命运》
被拐卖二十年的孩子不再哭
他牢记走失前夜,蛋炒饭滋味特殊
尖锐的记忆最为真实
此后他在饥寒和疼痛里奔跑
跑了三千里,依旧跑不出一段旧时光
命运多像一碗蛋炒饭
在铁锅里反复被碾炒翻动
色泽越来越暗,越来越老
时间越久,越看不出一粒大米的模样

《做孙子》
安顿好外祖母的后事
兵荒马乱的呜咽各归其位
这大半个夜晚耗在奔忙的路上
在回程,凌晨一点的郊区
错身而过的陌生车辆数出15部
它们同样疲惫和慌忙,半夜里各怀心事
这世间如此多的悲凉,深夜的时光里
还有15个人与我同样在做孙子

《找》
春节里,一群母鸡在满村子找一只公鸡
找曾经给自己抵御外敌土里刨食的伙伴
仓惶的她们找不到他
找不到餐桌上遗留的一小块骨头

我将这一群找公鸡的母鸡迅速驱散
生怕被母女相依为命的邻居看到

《准点》
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
不玩水,不玩火,不偷懒不晚起
小学五年没缺课,中学六年没请假
遵守一切规章制度
在大学里依旧按部就班地活着
没有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没有逃课的记忆留下
没有疯狂过、痛苦过、高喊过、快乐过
之后中规中矩地毕业,结婚、生子
像一切书本里介绍的那样生活

现在他依旧毫不逾矩
准点起床,出门第一个路口
每天都赶上同一个绿灯
不早三秒,也不迟三秒
这一丝不苟的男人活得有滋有味

其实同样准时的还有后山的鸟雀
掐着阳光的精确数量开始鸣叫和求偶
这生物钟的准点关联天地的玄妙
与一个准点出门上班的男人同工异曲

《忘记》
九十三岁的老人忘了一切
忘了孙子和外孙女的名字
邻居路过时打招呼
失聪的老人只记得双手乱摆
电影画面般奇怪,我记不起脸上堆笑的人们
只看见他们对着我说话却不发出声音
更多人的模样更多的事情都被忘记
年老像一阵风,将生活吹得干干净净
只有秋收后晒谷的农具倒在坪地
健忘的老人迅速拾起,熟练地翻谷子
他还记得要帮儿子做点事情

《口味》
我已经在这里生活许久的时光
爱吃肉,偏辣,口味始终不变
最喜欢的丝瓜必须切成丝
餐馆里通行的丝瓜片我不吃
在小城里生活十五年
还保有着某个村庄的味道
只有如此,只有牢记着母亲厨房里的油盐味
才可以在一场逃亡中
随时将自己的来路说得清楚

《蔬菜流着血》
桃树的血液凝固成胶状
橡树的血液保持乳白色
松木的血液是油脂流淌

隔着一个夜晚
进城的生菜流着铁锈般褐红的血
刀砍茎梗的伤口上凝覆着薄薄一层
让一个惯于农耕的年轻人暗自心惊

你深信草木菜蔬都是坚强的
被掐梢的白菜与蒜条再次冒尖
你今天才知道生菜的血液与自己相近
从此,伸出筷子往餐桌上夹菜的手
力气都似乎小了一些

临睡之前,你又想起了后山的刀子
尖锐地伸向马尾松、白菜和芥蓝
它们流着汁液,并不发出尖叫

《我装作在认真生活》
装出认真思考的样子
装出努力生活的样子
装出,用力讨好你的样子
其实我对这整个世界都心不在焉

大片大片的往事还在开着花
像文玩店的伙计在努力做旧
一个年轻的人在装作奋发上进
装作对不屑一顾的事物孜孜以求
都不容易,一个人满足很多不相干者的想法

诗评:
邱华栋关心漆宇勤的诗歌已经有十年了。他就扎根在江西大地上,写出了很多作品。他的诗歌光看题目就给人以深深的震撼。他的诗歌标题无比决绝,但是诗歌内容内部却恰恰对此进行了反向的、温柔地解读。
李少君漆宇勤的诗歌最近发生了一个很可喜的变化。我们经常说文学的现实主义,漆宇勤最近的一批诗歌和写作角度就是一种真正的现实主义精神,这可能与他的工作有关系。他寻找到了一种新的角度对现实进行观察和描述,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树才漆宇勤可以说是一个比较成熟的诗人。他是个形而上的人,是思考质的,怀着一颗忧心。作为一个质朴或者说朴素的诗人,他对事物有自己的形而上的认知,他的诗比较偏于精神性。
雁西漆宇勤是个写诗很勤奋的人,他近期的诗,像掘开了一口井,通向事物的内部,灵感喷泉而出,读来能够给人一种回味,有了一种内在的厚度。
莫卧儿正所谓万物有灵,漆宇勤能将生活环境中的动物植物、景色等等与人的命运有机结合在一起;语言熟练,往往寥寥数语就能抵达本质,可喜可贺。
方石英漆宇勤从不张扬,他的很多诗写得和他性格一样低调,但无比扎实,目光始终注视着故乡的土地。这样的写作是可靠的,因为拥有无比真实的切身体验,在日常生活中深入生活,在日常生活中认真扎根,这才是正道所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shici/86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