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摘抄

捉黄鼠狼

  我童年时的故乡,房子不多,院落稀少。我家老屋后面是一个园子,树木、竹林间杂,还长有野草闲。老屋只有两间房子,一间厨房和一个客厅。三代同堂,祖父祖母、父母亲,还有我们四兄弟姊妹。有些拥挤。父辈们就做了新屋,建造在老屋北边不过五十米的地方。

  那时的新房子是在偏僻的北方村头,东南方是一棵参天的大枫树;再北方是一排孤零零的学校和一片麦地;东边是朱家大院,背靠背,他们的屋子大门朝东,我家的屋子大门向西,中间还有一些距离;大门口不足二十米就是一个大竹园,四周都围的是石头墙,里面的竹子很茂盛。竹园里、大枫树上的鸟雀儿叽叽喳喳叫唤不停。特别是在清晨和傍晚时分,它们像吵架一般,叫唤得更欢快。我也许自出生之日就聆听了鸟雀儿的叫声,习以为常。

  我们有时候还攀爬到石头墙上去玩,也翻到竹园里去,掰竹笋子,或砍竹子。特别是夏天,竹园里很凉爽。各类鸟雀在头顶上鸣唱,似乎是欢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但是,竹园里有蛇出没。更有蜘蛛、蝎子、蜈蚣之类的虫子在里面。

  我们进去的时候,撞在蜘蛛网上,也碰撞到网上的蜘蛛。这是正常的事情。有时候,还惊动蝎子、蜈蚣,它们一听到响声,就钻到落下的竹叶底下。我们捡起一根枯竹子拨开竹叶,它们吓得飞动着两排细腿,快速地钻进土洞穴里,或石头墙缝隙里。我们有时候还同蛇相逢,这样的机会很少。蛇看到我们这些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小孩,也快速地回避,从不同我们正面交锋。它“哧溜”一声,不知道钻到什么洞穴里去了。不是大人们说得那么可怕,好像竹园里是禁区,那里关着一园子的蛇、虫,不能进去。当时,我想:大人们是不是吓唬我们,不让我们进竹园里,是不是怕我们弄坏了竹笋呢?刚露头的尖尖竹笋碰到我们的脚,就夭折了。竹园里有很多竹子,也有许多竹笋,断几支竹笋无所谓。

  竹园的北边是耕地,南边、西边是几家邓姓人家居住。各自门前屋后是高大的四季青树、樟树、皂角树,郁郁葱葱的样子。各家还喂养有鸡、鸭、猪、、猫之类的家禽家畜。

  那年秋末的天气,邓家的鸡每天莫名其妙地少一、两只,他们就在竹园里寻找,正看到我和黑伢在竹园里,问道:“看到我们家的鸡没有?”我们如实回答:“鸡在竹园里放哩。”他们说:“是冇见了的鸡。”我们莫名其妙地摇头,失踪了的鸡,我们如何知道呢?他们不相信我们说的话,还悄悄地到我们家的门前察看,是否有鸡毛落在地上,还以为是我们偷了他们的鸡,宰杀吃了。

  有一天,秋高气爽的日子,秋风扫落叶。竹园里的竹子在秋风中发出“沙沙”声,鸟雀儿的叫声急促不安。还有在竹园里的鸡突然间飞到石墙上,或飞到竹园外,发出“哥哥”的叫声。这不同寻常的叫声,预示着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黑伢拉着我说:“竹园里有动静,我们看看。”我们奔跑到竹园外的石墙边上,正要往石墙上翻爬。忽然,一只金黄色的似猫儿的动物从竹林里冲上石墙。一只鸡还未来得及飞跃,就被那只动物叼在嘴里,发出一声“咯咯”叫声,就哑口无声。那动物看到我和黑之后,调头就跳进竹园里去。黑伢喊叫道:“野猫子,野猫子叼走了鸡子。”

  黑伢的喊叫声招来了邓家的人。他们进竹园里去一看,那动物叼着鸡子从竹林里钻过,不见踪影。邓家人说:“不是野猫子,是黄鼠狼。”

  “狼?”我浑身一个激灵。

  邓家人说:“这个狼不是那个吃人的狼,这是吃鸡子的黄鼠狼。”

  “不是野猫子么?”黑伢还说,“原来,是黄鼠狼。”

  邓家人说:“怪不得我们家每天少了鸡子呢,是这个畜牲在作妖孽。”他们几家联合起来,要捉拿黄鼠狼归案。

  当日,就有几个大人拿着砍刀、锄头到竹园里寻找黄鼠狼的踪迹。我们小孩子也跟着去,我和黑伢有时就在竹园里玩耍,居然没有发现黄鼠狼。可见它是如何机警,专门避开人的身影,突袭竹园里的鸡子。

  大人们在竹林间寻来找去,就是没有发现黄鼠狼的一点线索。他们自言自语地说:“怪了呢?黄鼠狼钻到哪里去了呢?是不是在棉花地呢?”秋后的棉花地里棉花也摘下了,只有棉花杆还立在地里。他们从竹园里出去,在棉花地里来回探寻。有路过的人问道:“找么事啊?”

  “找黄鼠狼。”邓家人答道,“它偷了我们的鸡。”

  路过的人说:“棉花地里哪能有黄鼠狼呢?在竹园里。”

  邓家人说:“在竹园里找遍了,不见黄鼠狼的影子。”他们坚信黄鼠狼就在棉花地里,但是,连黄鼠狼的毛也没有发现。更奇怪的是偷了这么多鸡子,鸡毛也没有看到一根。难道黄鼠狼生呑活鸡子么?他们没有任何收获,只好草草收场。但是,鸡子还是放出笼子,不能关着养。鸡子也不长记性,它的同伴在竹园里被黄鼠狼叼走了,它们依然还要到竹园里去。因为竹园里有很多丰富的虫子、蚂蚁、嫩草之类的食物。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鸡子也如同鸟雀一样,为食而亡。

  邓家人就拦截鸡子,不让那些不长记性的畜牲到竹园里去,那是它们死亡之地。只要不抓到黄鼠狼,每天就要少一、两只鸡子。这在那个年代,是一个家庭的经济损失。

  他们为什么找不到黄鼠狼的踪迹呢?难道黄鼠狼不在竹园里么?黑伢带着我又翻爬进竹园里。在竹林间,鸟雀儿永远在竹梢头快乐地唱着歌。竹叶子无论有风无风,始终为鸟雀儿伴奏。黑伢是我的叔伯侄子,但是,他大我一岁,喊我为九爷。我故乡的约定俗成是叔字辈称爷;爷字辈称爹。

  我们叔侄俩翻进竹园里,没有弄出大的动作。悄悄地绕着竹林转圈子。因为鸡子在不断地觅食,它们一边寻食一边还发出愉快的咯叫声。这样,它们就要招来黄鼠狼。

  忽然,黑伢在几棵竹丛后面小声对我说:“九爷,看那里。”他指着前方一堵石墙。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那石墙下一个金黄色的脑袋伸了出来,它左右看看,就钻了出来。它后面又钻出来了一只灰色的黄鼠狼。它们正要扑向就近的一只鸡子。我激动地大喊:“黄鼠狼。”它们一听到响声,转头就钻到石墙下去了。

  “九爷,你喊么事嘛?”黑伢埋怨说,“看它们么样抓鸡子。”

  我说:“过去看看,它们钻到石墙缝里去了。”我们飞奔过去。原来,那石墙下生长几棵灌木,是四季常青的那种灌木。就在灌木林后有一个洞口,仅有小盆子大小的洞口。如果不拨开灌木树枝,难以发现这里

  有一个洞穴。难怪人们找不到黄鼠狼的洞口呢!

  黑伢拨开灌木树枝,洞穴曝露出来,那洞口上还散落有不少的鸡毛。更能证明黄鼠狼的洞穴所在之地就是这里。我们在竹林里高兴地大喊大叫:“找到了黄鼠狼。”我们的叫声吸引来了邓家的大人们,他们本来提防着黄鼠狼偷鸡,一听到我们的喊声,就拿棍握棒赶到竹园里。把竹林里的鸟雀儿惊得乱飞。他们有三个大人来到石墙下,问道:“黄鼠狼在哪里?”当他们看到石墙下的洞穴之时,两三下,把灌木树枝掰断,其中一人拿着竹棍伸到洞穴里搅动。竹棍只进去半截,就不能再深入。他说:“洞穴拐弯了,可能向下去。”

  于是,有人提出用夹子夹。他们中的一人赶忙回家拿来夹子。这是他们自己动手制作的一种夹子,是用来夹大老鼠的夹子。就是用竹子弯成一个弓的形体,中间按上机关,只要动物头伸向前,触动了机关,就能把它的脑袋夹住。夹住了脑袋,动物就不能跑了。他们就把这个夹子安置在洞穴口,并且把夹子固定在石墙上。只要黄鼠狼从洞穴里伸出头,就能夹住它的头。

  大家都撤离洞口处,站在远处的竹林里,偷窥这洞穴口,看黄鼠狼如何从洞里伸出头来,被设下机关夹住。我们等了很久,没有看到洞口处有动静。大人们说:“洞里的黄鼠狼太狡猾了。它好像知道洞口布下机关,就是不出洞。我们就把夹子安置在洞穴口,只要它出洞口,就能夹住它。明日来收夹子,也收黄鼠狼。”大家就撤出竹园。

  第二天,太阳刚从东方升起,鸟雀儿还在叽叽喳喳叫唤声中,我和黑伢不约而同地来到竹园边,看到邓家人从竹园里走出来。但是,没有看到他们捉拿到黄鼠狼。我问:“黄鼠狼呢,夹住么?”那大人只是摇头,说:“黄鼠狼太狡诈了。它把夹子顶翻在一边,还是照常进出洞口。我要换一个机关,拿一个笼子来。”

  他所说的笼子就是用木板做成的一种长方体的小箱子,在箱体里面按上机关,有动物进去了,触动了机关,箱口的门从上落下,闸住了箱门。动物就关在里面,跑不掉。他们把所谓的笼子安装在黄鼠狼的洞口上。

  上半天,没有什么动静。大家都耐心地等待着能捉到黄鼠狼。我和黑伢有时候还爬到石墙上,看一看,听一听,那笼子是否有响动。一个上午没有半点声响,只见鸟雀儿在竹枝头吵闹,伴随着秋风的飒飒声。黑伢有些疲惫了,不再到竹园边。我有时偷偷摸摸地来到竹园的石墙下,听一听竹园里的笼子是否有响动。就在下午的时候,我听到竹园边有鸡子的惨叫声,是那种在宰杀之前的嘎叫声。我知道是鸡子被黄鼠狼叼上了。邓家人也听到了竹园里的鸡叫声,便飞奔进竹园。我也从一处入口处跟进竹园,只见一只金黄色的黄鼠狼叼着鸡子往洞口跑。当黄鼠狼跑到洞穴口时被安置在洞口的笼子挡住,不能把叼着的鸡一同带进洞穴里去。大人们已经手捏棍棒,吆喝着穿过竹林。黄鼠狼看到有人撵过来,在笼子上跳了几跳,要翻越石墙。大人们将手中的棍棒丢过去,砸在黄鼠狼身上,它一个翻滚,落在地上。黄鼠狼又一个翻身,丢掉鸡子,从笼子的一角钻进洞穴里。

  我随着大人们来到洞口处,原来,狡黠的黄鼠狼把洞口的笼子顶开,露出洞口一角,正好容它从洞穴进出。但是,它仅有狡狯而没有智商,没有计算到叼着鸡子不能从洞穴一角进入。大人们挪开笼子,很有些失望地说:“没有招了。”他们捡起被咬穿脖子的鸡子,又说:“能炖一肉罐子鸡汤。可惜了,还是一个下蛋的母鸡。”

  “么样冇得招了?”这时,有大人从竹园边路过,听到竹园里的人喊鸟叫声,进入竹园中,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就出招,“用烟火熏。”

  “哎呦呦!”邓家人恍然大悟,“我们怎么没有想到呢?”于是,他们就把竹园里的干竹枝、竹叶等柴草收集来,塞进洞穴里。有抽烟的人拿出火柴点燃柴草。顿时,洞中的火焰起来了。他们又把湿树叶、鲜草丢进燃烧的洞穴里。一股浓烟直冒,石墙缝隙里也在冒烟。

  村庄里的人看到北边的竹园里狼烟滚滚,以为是我们小孩玩火,点燃了竹林。大家赶过来救火,当得知是熏黄鼠狼时,大家都把竹园围上,四面有人看守。等待黄鼠狼从洞里熏出来,好抓捕。

  不一会儿,守在洞口的大人们看到冒烟的洞口冲出一只金黄色的黄鼠狼,它身上的毛被烟火燎得糊焦。它看到人们在洞口外,发出一声“吱”叫声,跳着绕开人们,在竹林里乱窜,把大家引在它身后追逐。

  就在这时候,又从洞穴里跑出来三只黄鼠狼,一溜烟穿过竹林,窜上石墙,跳到竹园外。竹园外、竹园内的人们看到黄鼠狼窜了出来,大家呐喊:“捉黄鼠狼,捉拿黄鼠狼!”大家手忙脚乱地捕捉,追击那三只黄鼠狼。竹园内的一只黄鼠狼趁机也窜逃出竹园,追随那三只黄鼠狼,一眨眼之间,它们钻进棉花地里。人们又在棉花地里寻找一气,不见黄鼠狼的踪迹。

  自这以后,有许多年没有看到黄鼠狼在竹园里偷鸡。再后来,这一个园子里的竹子砍掉了,建了房子,更看不见黄鼠狼的影子。

  草于2015年11月29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zhaichao/99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