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摘抄

总有一种理由,让你不停的奔波

总有一种理由,让你不停的奔波

  我們經常聽到父母說一句話,等我老了,每天曬曬太陽,軋軋馬路,就這樣,一輩子過完了

  我之前是贊同的,認爲人老了,就是享福的時候,每天過好自己的就行了,可是今天在校園裏的一幕讓我改變了這個觀念。石河子的冬天算不上寒冷,當然,我指的是室内。外邊的溫度零下20多度,别說長時間呆在外邊了,去外邊取個快遞跑回來,渾身感覺就凍透了。依如往常,午休完從宿舍匆匆趕到實驗室,整個人感覺都不好了,隻想拼命跑到目的地。在一個垃圾箱旁邊,我放慢了腳步,再也走不動了。

  老奶奶看樣子快七十了,沒有戴手套也沒有任何的防寒措施,很仔細地在垃圾桶裏拾荒。她的面容平和,手腳熟練,顯然是經常來撿那些紙盒什麽的,再看看她身後,是一摞碼的很整齊的紙箱。刹那間,我很想上前去,替她暖暖手,問一聲,奶奶,你冷麽,可是,我終究沒有。校園裏這樣的老人其實太多了,隻是大部分的時候,我都忽視了他們的存在。還記得餐廳門口那個賣鞋墊的慈祥的老奶奶麽,每到飯點,我都着急早點去餐廳,買自己喜歡吃的飯菜,而那個老奶奶則是風雨無阻的守在餐廳門口的小攤旁,沒有棚子遮風擋雨,也沒有熱水零食排困解乏,更多的時候,他們會請其它同學幫他們購買餐廳最廉價的饅頭,三毛五一個,兩個足以作爲他們的午飯。可是我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認真的去考慮他們的生活,他們難道沒有兒女麽,沒有一個關心他們的人。年輕的時候,他們爲了兒女很勞累,也許曾想過,等年紀大了,就帶着他們疼愛的孫子,去熱鬧的集市上,買孩子喜歡吃的玩的,傍晚時,陪着老伴在公園裏散步,閑暇時看看小品,聽聽戲。

  生活若能如我們想象中那樣發展該多好啊!也許他們是孤苦伶仃,老伴早逝,膝下無子,現在有沒有積蓄,才不得已爲了生計還頂着一頭白發奔波。他們也許有孩子,但孩子并不孝順,還整天想從家裏撈些油水,才被迫出來掙些錢補貼給孩子。他們也許有很孝順的孩子,可是他們希望孩子們能過得更好,才出來爲他們減輕負擔。然而,不管理由如何,他們都在70多歲這個年紀,這個該享受天倫之樂的年紀出來爲生活而努力。

  希望寫出來的這些,能讓作爲子女的你好好孝順父母,不要想着以後,因爲,總有一種理由,讓你不停的奔波。

  我们经常听到父母说一句话,等我老了,每天晒晒太阳,轧轧马路,就这样,一辈子过完了

  我之前是赞同的,认为人老了,就是享福的时候,每天过好自己的就行了,可是今天在校园里的一幕让我改变了这个观念。石河子的冬天算不上寒冷,当然,我指的是室内。外边的温度零下20多度,别说长时间呆在外边了,去外边取个快递跑回来,浑身感觉就冻透了。依如往常,午休完从宿舍匆匆赶到实验室,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只想拼命跑到目的地。在一个垃圾箱旁边,我放慢了脚步,再也走不动了。

  老奶奶看样子快七十了,没有戴手套也没有任何的防寒措施,很仔细地在垃圾桶里拾荒。她的面容平和,手脚熟练,显然是经常来捡那些纸盒什么的,再看看她身后,是一摞码的很整齐的纸箱。刹那间,我很想上前去,替她暖暖手,问一声,奶奶,你冷么,可是,我终究没有。校园里这样的老人其实太多了,只是大部分的时候,我都忽视了他们的存在。还记得餐厅门口那个卖鞋垫的慈祥的老奶奶么,每到饭点,我都着急早点去餐厅,买自己喜欢吃的饭菜,而那个老奶奶则是风雨无阻的守在餐厅门口的小摊旁,没有棚子遮风挡雨,也没有热水零食排困解乏,更多的时候,他们会请其它同学帮他们购买餐厅最廉价的馒头,三毛五一个,两个足以作为他们的午饭。可是我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认真的去考虑他们的生活,他们难道没有儿女么,没有一个关心他们的人。年轻的时候,他们为了儿女很劳累,也许曾想过,等年纪大了,就带着他们疼爱的孙子,去热闹的集市上,买孩子喜欢吃的玩的,傍晚时,陪着老伴在公园里散步,闲暇时看看小品,听听戏。

  生活若能如我们想象中那样发展该多好啊!也许他们是孤苦伶仃,老伴早逝,膝下无子,现在有没有积蓄,才不得已为了生计还顶着一头白发奔波。他们也许有孩子,但孩子并不孝顺,还整天想从家里捞些油水,才被迫出来挣些钱补贴给孩子。他们也许有很孝顺的孩子,可是他们希望孩子们能过得更好,才出来为他们减轻负担。然而,不管理由如何,他们都在70多岁这个年纪,这个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出来为生活而努力。

  希望写出来的这些,能让作为子女的你好好孝顺父母,不要想着以后,因为,总有一种理由,让你不停的奔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zhaichao/86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