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摘抄

有涯之生无趣不易

有涯之生无趣不易

  無趣中尋覓有趣,恰是經年後的美好回憶,是曆經滄桑後突現眼前的一抹斜陽,微醺。

  有趣也許是歐陽修頭上戴的那朵:白發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盞頻傳,人生何處似尊前;是蘇東坡被貶時的風采:左牽黃,右擎蒼,老夫聊發少年狂;是李清照年少時的沉醉不知歸路,争渡争渡,驚起一灘鷗鹭。

  周國平感慨:有趣的是,你們會想象不出,這是一個多麽無趣的時代。我朝四周看,看見人人都在忙碌,臉上挂着疲憊、貪婪或無奈,眼中沒有興趣的光芒。我看見老人們一臉天真,聚集在公園裏做兒童操和跳集體舞,孩子們卻滿臉滄桑,從早到黑被關在校内外的教室裏做無窮的功課是的,我承認,這個世界的确無趣。但人有七情六欲,怎麽可能無趣到底?

  人生在世,哪一刻不是在自找沒趣?工作久了,那個充滿激情的我不在了;事業大了,那個善良純真的我不見了;居家久了,那個溫柔賢惠的我被腳步匆忙、脾氣暴躁的我替代了歲月剝奪的是我的無趣,留下的是一波一波的有趣:或許是平淡日子裏的一縷幽香,或許是信息時代裏的一封手寫家書,或許就是來自遠方的你的一個長途問候

  王小波說:一輩子很長,要找個有趣的人在一起。放眼望去,有趣的人太稀有。要把無趣的每天慢慢耗盡,也不易。沒有無趣打底,有趣如何彰顯?因爲無趣,所以時時會有亮點可尋,處處會覺得生活每一眼都是無盡的可愛,有趣若成瘾,那如何面對偶爾的無趣?

  今日種種,看似無趣;回憶處處,皆成有趣。不爲無趣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无趣中寻觅有趣,恰是经年后的美好回忆,是历经沧桑后突现眼前的一抹斜阳,微醺。

  有趣也许是欧阳修头上戴的那朵花: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尊前;是苏东坡被贬时的风采:左牵黄,右擎苍,老夫聊发少年狂;是李清照年少时的沉醉不知归路,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周国平感慨:有趣的是,你们会想象不出,这是一个多么无趣的时代。我朝四周看,看见人人都在忙碌,脸上挂着疲惫、贪婪或无奈,眼中没有兴趣的光芒。我看见老人们一脸天真,聚集在公园里做儿童操和跳集体舞,孩子们却满脸沧桑,从早到黑被关在校内外的教室里做无穷的功课是的,我承认,这个世界的确无趣。但人有七情六欲,怎么可能无趣到底?

  人生在世,哪一刻不是在自找没趣?工作久了,那个充满激情的我不在了;事业大了,那个善良纯真的我不见了;居家久了,那个温柔贤惠的我被脚步匆忙、脾气暴躁的我替代了岁月剥夺的是我的无趣,留下的是一波一波的有趣:或许是平淡日子里的一缕幽香,或许是信息时代里的一封手写家书,或许就是来自远方的你的一个长途问候

  王小波说:一辈子很长,要找个有趣的人在一起。放眼望去,有趣的人太稀有。要把无趣的每天慢慢耗尽,也不易。没有无趣打底,有趣如何彰显?因为无趣,所以时时会有亮点可寻,处处会觉得生活每一眼都是无尽的可爱,有趣若成瘾,那如何面对偶尔的无趣?

  今日种种,看似无趣;回忆处处,皆成有趣。不为无趣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zhaichao/86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