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摘抄

像个孩子

八点,起床。忘记周末可以赖床,忘记昨夜晚睡可能精神不振,只知道上午有一场想看的球赛。伸出头看看隔壁,牛哥还在酣睡,看来他又要直接看结果了。韩国电影的品位怎么样我并不计较,只是喜欢车太贤,挂着下载,打开电视吃饼干。十二点,科比赢了姚明。我喜欢的球员今天发挥都很一般,就如同今天的日子,很一般,没有值得高兴的事情和令人难过的事情。玩了会游戏开始看电影,这部戏叫做《傻瓜》,单纯得让观众只需要费10%的脑细胞就可以读懂、只需要使用10%的人情事故常识就可以理解。两点,打算出门,又决定去打球。突然明白打球原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我换上球鞋拿着球就出门了。三点,我喝着可乐,坐在巷子的栏杆上,汗珠一滴一滴往下淌,仿佛是百事可乐的气泡喝进去转眼就变成的,巷风怡人,这里晒不到太阳,我却感觉赤裸的上身,有大量的液体正在气化、上升,这仿佛是高中和大四的感觉,仿佛我又回到了我的"黄金时代"。看着前面那条街来往的人,很多小孩跑来跑去,我想可能是因为关外的孩子都属于放养的,所以会感觉孩子特别多,跟关内的小区很不一样。刚才打球把一个路人甲完爆,3盘斗牛6:0,他是气走的,我是累了走的,阿诚:你还记得我们决斗的那个下午吗?十分钟后,起身回家。经过301,我很想进去看看这个曾经的住处被人拾掇得怎么样,记得上次路过,看到里面布置得很温暖,我想,家之所以称为家,可能是因为有了一个女人的缘故吧。

照例把瓶子放在三楼与四楼转角处的窗台上,抬头发现上次的瓶子已经被拾走了。突然想起那个搞清洁的阿姨,搬家那天我跟一楼看门面的男人冲突了起来,她拉着我说:孩子,今天是搬家的大喜日子,应该开心才对,不要吵架,不吉利。很久很久,我没有感受过长辈的教化,可能是因为父母姐姐都认为我不容易教化,所以很少絮叨我,也可能是我身上那些所谓80后的自我、个性,阻挡了那些来自长辈的温暖的提醒或警示。那天我确实感受到自己的轻狂和无知——搬家过程中一件很小的事情,完全不应该成为生活的重心,而我却那么在意,真是羞愧。我把空瓶子轻轻放在窗台上,阿姨她明天应该会拾走吧。不知不觉十六点了,据说十七点饭局开始。生活很平淡,日子很平静,我一直像个小孩一样享受着,虽然在这我最美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却不在我身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zhaichao/164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