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摘抄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下雨的午後。漫天的細雨,揚揚灑灑,滴落枝頭的雨水,淅淅瀝瀝,雨打芭蕉葉,哔哔剝剝。天空是潮濕的,地面是潮濕的,放眼望去,似乎整個世界都是潮濕的。

  灰暗的世界裏,似乎一切都是冷色調的,寂靜的天地間,一切聲音都被生生的壓抑。不知道是因爲雨水打濕了鞋子,還是窗戶透過了冷風,使得班上的學生紛紛緊了緊衣服,我也下意識的在手心哈出一口氣。

  這是一個尋常的下雨天

  這又是一個不尋常的下雨天,因爲有了她的出現。

  撐着雨傘迎風而來的她,似乎是披着彩霞,因爲我看到了她周身泛着的淡淡的光芒,那光芒明豔而動人,妖娆而又迷離,我不知道她的身上是否有丁香的味道,我隻知道我眼中的她,猶如丁香一般的芬芳。而她所過之處,花簌簌的飄落下來,一時之間,我不知道,她撐傘是爲了避雨,還是爲了擋花。

  很多年以後,當我回憶起那一天的情景,我已經記不淸那一天是不是下雨了?因爲下雨天怎麽可能有彩霞呢,可是,記憶裏她周圍的淡淡光芒,卻是真實存在過的。

  雨傘遮住了她的大半邊臉,以至于我隻能看到她光潔的下巴,伴随着她的走動,隐隐還能看到她那嬌豔欲滴的嘴唇。

  我不知道,多麽傾囯傾城的女子才能有好此精緻的下巴,才能有如此完美的嘴辱,我不經在腦海中幻想起來,也許這是個掉落凡間的天使,也許這是碧藍深海的美人魚,或許是從畫中走出來的洛神反正不管是哪樣,她也不會是凡間的吧。

  當我從我自己的幻想中淸醒過來時,我卻已經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我不由得連忙四下張望,希望能再看到那個身影,可是那個身影就像來時一般,悄無聲息的消失不見了。

  我不由得後悔,後悔自己竟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我本該記住她進的是哪個班級,本該仔細觀察她穿的是什麽樣的衣服,因爲如果我記住了這些的話,我就可以制造出一個我精心安排,而她卻毫不知情的不期而遇。可是我卻什麽也沒記住。

  也許這是上天的安排,安排她在我的世界停頓那麽幾秒,好讓我知道,這個世界是真正有過天使來過的。對,她就是天使,因爲隻有這樣才解釋得通。不然她怎會如此的飄渺,如此的馨香,如此的令人魂牽夢繞呢?

  可她如果真的是天使的話,那她又還會來這嗎?她應該在時光之門開啓的那一刻就走了吧!而且天使應該是大家的,她不該屬于某一個人,而我卻想把它據爲己有,我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又是錯誤的呢?

  想到這裏,我立馬又否定了她是天使的想法,她應該隻是一個凡人,一個和我們一樣的凡人,隻是在成長的過程中,她變得有了涵養,有了氣質,在流淌的歲月中,她頹盡了青澀,出落的婷婷玉立,嬌顔惹人憐了。

  這個雨季很漫長,漫長得晾灑的衣服永遠是濕的,漫長得櫥櫃的衣服一件件少去,漫長得幾乎所有人都發了黴,漫長得幾乎所有人都開始了抱怨,漫長到幾乎所有人都開始祈短柕牡絹恚?

  而我似乎是一個例外,我竟愛上了這個雨季,竟愛上了在我十七歲那年的那個雨季。

  我總是滿臉微笑的行走在細雨裏,就算雨水打濕我的頭發,褥濕我的衣服,我也隻道是它在和我親熱;我總是在無人行走的泥濘小路上歡呼雀躍;總是在每個細雨綿綿的夜晚醒來,聽雨打枝葉,沙沙作響,至到次日淸晨。

  這個雨季很漫長,所以我不着急,我知道那個從光芒中走出來的女孩,一定會再次出現在我眼前,而我需要做的,隻是等待。

  等待下雨天,等待花?簌簌而落的時刻,等待記憶裏熟悉的場景,等待記憶裏淸晰的身影。

  我懷着無比激動的心情,期待着那熟悉的畫面再次發生。但今朝的花兒似乎少了幾分歡快,今日的風也少了拂弄佳人雙眉的雅興。

  不對,總是不對,現實的場景與記憶裏的畫面總是有細微的出入,我想要的那種感覺始終沒再出現過,那令我魂牽夢萦的女子也不曾再從那經過了。

  是不是我的角度錯了了?在一次次失敗後,我不禁開始懷疑着問自己。爲此,我不斷的調整我的方位,可是總是不對,不對,不對!

  怎麽會這樣,我無力的問着自己。但我又怎麽會知道答案呢!也許那一天的美麗倩影,都隻是一種光學反應罷了。

  我的激動漸漸的流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落寞,以及伴着落寞的不甘,隻是随着日子的流逝,不甘也漸去漸遠,剩下的惟有落寞了。

  這個雨季,我見過太多撐傘而過的姑娘,見過太多雨打花兒落的情景,但卻再也沒看到那個周身泛着淡淡光芒的女孩。

  唉!是我錯過了她的經過,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在這個雨季的某一天,她的出現曾帶給某個人最美的幻想。

  我依然在窗戶邊守望她的出現,而她似乎忘了她曾經來過這個地方。

  這個雨季,我變得異常的安靜,安靜得似乎感覺不到這個世界的存在,安靜得總是滿眼落寞與憂傷。

  同學們都說我變了,變得沉默、不再如往日了那般愛叫愛鬧了。每當這個時候,我隻是笑笑,然後反問他們,這樣不是很好嗎?

  他們說好是好,但不習慣了。

  一個不習慣了,讓我思慮了好久,我不知道,我的改變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也許是從見到那個女孩開始吧,也許早在見她之前,我的改變已經開始,而她的出現,仿若驚濤怒卷,對我的改變推波助瀾。

  這個雨季終究是要結束的,有些東西終究也是要随着時光流走的,正如我十七歲之前的愛叫愛鬧,沒心沒肺。而有些東西卻又會被推到你面前,比如說默默的獨處,感受孤獨的滋味。

  金色的陽光灑下,周圍的人似乎都徽衷诠饷⒀Y,我不由得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些人微笑,隻是,隻有我知道,我的這個微笑是加了糖的咖啡,甜是外在的,苦才是裏子。

  這個雨季已完,我依然沒有見到那個女孩。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記憶出了錯,其實根本沒有那樣的女孩,還是那個女孩隻是偶然一次走過那裏,之後再沒來過,而我希望是後者,因爲那樣,我就可以和别人說。

  十七歲的那個雨季,我邂逅了一個天使般的女孩,我不知道她身上是否有丁香花的味道,我隻知道她有丁香一樣的芬芳,她在我的世界蕩起了層層漣渏,然後就那麽任性的消失了,留我一個人獨自彷徨與憂傷。

  十七歲的那個雨季,我邂逅了一個神秘的女孩,她的出現像花一樣嬌豔,卻又像流星一樣短暫,她劃過我生命的某個時刻,留我一個人獨[!--empirenews.page--]

  自駐足與回想。

  十七歲的那個雨季,我邂逅了一個夢中的女孩,她如煙般虛無,如霧般飄渺,令人難于捉摸,卻又不忍忘記。

  那一年,我喜歡上了下雨天;那一年,我喜歡上了憑欄聽雨;那一年,我喜歡上了陪明月聊天。

  而那一年,好像是我的十七歲?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下雨的午后。漫天的细雨,扬扬洒洒,滴落枝头的雨水,淅淅沥沥,雨打芭蕉叶,哔哔剥剥。天空是潮湿的,地面是潮湿的,放眼望去,似乎整个世界都是潮湿的。

  灰暗的世界里,似乎一切都是冷色调的,寂静的天地间,一切声音都被生生的压抑。不知道是因为雨水打湿了鞋子,还是窗户透过了冷风,使得班上的学生纷纷紧了紧衣服,我也下意识的在手心哈出一口气。

  这是一个寻常的下雨天

  这又是一个不寻常的下雨天,因为有了她的出现。

  撑着雨伞迎风而来的她,似乎是披着彩霞,因为我看到了她周身泛着的淡淡的光芒,那光芒明艳而动人,妖娆而又迷离,我不知道她的身上是否有丁香花的味道,我只知道我眼中的她,犹如丁香一般的芬芳。而她所过之处,花簌簌的飘落下来,一时之间,我不知道,她撑伞是为了避雨,还是为了挡花。

  很多年以后,当我回忆起那一天的情景,我已经记不淸那一天是不是下雨了?因为下雨天怎么可能有彩霞呢,可是,记忆里她周围的淡淡光芒,却是真实存在过的。

  雨伞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以至于我只能看到她光洁的下巴,伴随着她的走动,隐隐还能看到她那娇艳欲滴的嘴唇。

  我不知道,多么倾囯倾城的女子才能有好此精致的下巴,才能有如此完美的嘴辱,我不经在脑海中幻想起来,也许这是个掉落凡间的天使,也许这是碧蓝深海的美人鱼,或许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洛神反正不管是哪样,她也不会是凡间的吧。

  当我从我自己的幻想中淸醒过来时,我却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我不由得连忙四下张望,希望能再看到那个身影,可是那个身影就像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了。

  我不由得后悔,后悔自己竟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我本该记住她进的是哪个班级,本该仔细观察她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因为如果我记住了这些的话,我就可以制造出一个我精心安排,而她却毫不知情的不期而遇。可是我却什么也没记住。

  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安排她在我的世界停顿那么几秒,好让我知道,这个世界是真正有过天使来过的。对,她就是天使,因为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不然她怎会如此的飘渺,如此的馨香,如此的令人魂牵梦绕呢?

  可她如果真的是天使的话,那她又还会来这吗?她应该在时光之门开启的那一刻就走了吧!而且天使应该是大家的,她不该属于某一个人,而我却想把它据为己有,我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又是错误的呢?

  想到这里,我立马又否定了她是天使的想法,她应该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和我们一样的凡人,只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她变得有了涵养,有了气质,在流淌的岁月中,她颓尽了青涩,出落的婷婷玉立,娇颜惹人怜了。

  这个雨季很漫长,漫长得晾洒的衣服永远是湿的,漫长得橱柜的衣服一件件少去,漫长得几乎所有人都发了霉,漫长得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了抱怨,漫长到几乎所有人都开始祈祷太阳的到来,

  而我似乎是一个例外,我竟爱上了这个雨季,竟爱上了在我十七岁那年的那个雨季。

  我总是满脸微笑的行走在细雨里,就算雨水打湿我的头发,褥湿我的衣服,我也只道是它在和我亲热;我总是在无人行走的泥泞小路上欢呼雀跃;总是在每个细雨绵绵的夜晚醒来,听雨打枝叶,沙沙作响,至到次日淸晨。

  这个雨季很漫长,所以我不着急,我知道那个从光芒中走出来的女孩,一定会再次出现在我眼前,而我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等待下雨天,等待花?簌簌而落的时刻,等待记忆里熟悉的场景,等待记忆里淸晰的身影。

  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期待着那熟悉的画面再次发生。但今朝的花儿似乎少了几分欢快,今日的风也少了拂弄佳人双眉的雅兴。

  不对,总是不对,现实的场景与记忆里的画面总是有细微的出入,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始终没再出现过,那令我魂牵梦萦的女子也不曾再从那经过了。

  是不是我的角度错了了?在一次次失败后,我不禁开始怀疑着问自己。为此,我不断的调整我的方位,可是总是不对,不对,不对!

  怎么会这样,我无力的问着自己。但我又怎么会知道答案呢!也许那一天的美丽倩影,都只是一种光学反应罢了。

  我的激动渐渐的流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落寞,以及伴着落寞的不甘,只是随着日子的流逝,不甘也渐去渐远,剩下的惟有落寞了。

  这个雨季,我见过太多撑伞而过的姑娘,见过太多雨打花儿落的情景,但却再也没看到那个周身泛着淡淡光芒的女孩。

  唉!是我错过了她的经过,还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个雨季的某一天,她的出现曾带给某个人最美的幻想。

  我依然在窗户边守望她的出现,而她似乎忘了她曾经来过这个地方。

  这个雨季,我变得异常的安静,安静得似乎感觉不到这个世界的存在,安静得总是满眼落寞与忧伤。

  同学们都说我变了,变得沉默、不再如往日了那般爱叫爱闹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只是笑笑,然后反问他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他们说好是好,但不习惯了。

  一个不习惯了,让我思虑了好久,我不知道,我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见到那个女孩开始吧,也许早在见她之前,我的改变已经开始,而她的出现,仿若惊涛怒卷,对我的改变推波助澜。

  这个雨季终究是要结束的,有些东西终究也是要随着时光流走的,正如我十七岁之前的爱叫爱闹,没心没肺。而有些东西却又会被推到你面前,比如说默默的独处,感受孤独的滋味。

  金色的阳光洒下,周围的人似乎都笼罩在光芒里,我不由得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些人微笑,只是,只有我知道,我的这个微笑是加了糖的咖啡,甜是外在的,苦才是里子。

  这个雨季已完,我依然没有见到那个女孩。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记忆出了错,其实根本没有那样的女孩,还是那个女孩只是偶然一次走过那里,之后再没来过,而我希望是后者,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和别人说。

  十七岁的那个雨季,我邂逅了一个天使般的女孩,我不知道她身上是否有丁香花的味道,我只知道她有丁香一样的芬芳,她在我的世界荡起了层层涟渏,然后就那么任性的消失了,留我一个人独自彷徨与忧伤。

  十七岁的那个雨季,我邂逅了一个神秘的女孩,她的出现像花一样娇艳,却又像流星一样短暂,她划过我生命的某个时刻,留我一个人独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zhaichao/112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