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摘抄

仓圣公园游记

  仓圣公园游记

  吃完饭,看看手机,才十二点多点。去哪玩呢?要不去仓圣公园看看吧,好多年没到那了,也不知现在什么样了!

  出了拉面馆,驾着我的宝马,一路南行,来到了仓圣公园的北门入口处,把车停好,进了园。

  如今的仓圣公园是开放的。记得九三年第一次来的时候,还卖票。那天,下着蒙蒙细雨,建筑上停工,我和朋友唐保东闲逛,逛到了这里。每人了五毛钱买了个票进来的。后来,公园对外开放了,由于没有机会,很少来到这里。

  从北门进来,往西拐。两边是一些游乐设施,可能是正直中午,生意显得很冷清。

  穿过一个小土山,便来到了湖的北岸。

  孤寂的游艇躺在岸边,像是在午睡,静极了。

  继续往西行。

  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在这湖的北岸,就在那个地方,有一个妙龄少女在画板前聚精会神的画着画,画的正是这个湖和湖里的游艇,以及远处湖心岛上那个赫然矗立的凉亭。如今,湖还在,却不见丽人身影,我不由得想起了一首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刻,心情莫名的有些失落。多么希望,那个女孩再度重现,就像二十多年前,她拿着画笔。

  我悠悠地走着,看到一个大约有十几米高的弥勒佛雕塑,佛的下面,有一个门,门口写着魔鬼城。门口没有人,只看到门口里有许多彩灯在闪烁。

  沿着湖的北岸继续西行,来到一座石拱桥前,旁边有一个牌子写着路滑,注意安全的警示牌。

  桥面是用长方形的青石砌成,走在上面,有些滑。过了桥,就是湖心岛了。

  从右侧沿着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进一个花架搭成的走廊。

  走廊里有人坐在凳子上聊天,有人在睡觉,真是个午睡的好地方。

  花架上爬满了凌霄花。

  从走廊的东南侧出来,往东走,便来到了仓颉纪念堂前。

  大门紧闭,门口西侧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

  营业时间:

  上午:9:0011:00

  下午:14:0016:00

  眼下,十二点多,不营业。

  这个纪念堂,我从没进去过。

  透过缝隙,模糊的看到正北屋里,有一个塑像,我想,那一定是仓颉了。

  院子不是很大,西侧和东侧分别有几间偏房。

  从纪念堂门前往东走,走过高低不平的石头小径,来到了公园的制高点凉亭(凉亭是有名字的,上面写着,但我忘了)。

  凉亭依旧,朋友唐宝东没来。

  一种孤独的悲凉莫名的袭上心头。

  朋友是一个善诗的人,记得那一次,他站在亭子里,热情激昂的口占了一首踌躇满志的诗。诗的内容我忘了。

  如今,他人没来,亭子显得有几分冷清。

  眼下,是农历的四月三十,也算是端午时节了,亭子西南角的石榴花红的像一团火。

  从亭子东侧往外走,回眸两边的柱子。

  在亭子两边的大圆柱子上写着一副对联,就一副对联,总共十几个字,就有俩字我不认识。

  写对联的人好有才啊!

  亦或许,是我没文化吧!

  在亭子上方的中间写着亭子的名字。

  亭子的名字和对联的内容我都忘了。

  出了亭子往南走,跨过一个同样是用青石铺的桥面的小石桥,来到了湖的南边。往南走了大约有几十米,沿着一条水泥路往西走。

  我想去看看那个养动物的地方。看看现在还有没有。

  路的两边,垂柳掩映,绿草如茵。鸟语花香。

  那么多的花花草草,没有几样能叫上名来。

  此刻我想到了一句古话:八十岁的老翁,不知草名,鸟名和鱼名。

  是啊,连八十岁的老翁都有不知道的草名,鸟名和鱼名,何况我还不够老翁啊!

  来到公园的西南角。那个养野兽的大圆池子还在。

  咋没见动静呢?没有东西了?

  顺着池子往西往北转。

  有猴子。

  我一阵的喜悦。总算是还有东西。一颗失望的心稍稍有了点安慰。

  有两只猴子正在假山后面的背阴处睡觉呢!

  再往北转,又看见两只,也在睡觉。

  嗨!

  我吆喝了一声。

  有一只猴子爱答不理地睁了睁眼,紧接着又闭上了。

  咋还不理我呢?!

  嗨!!!

  这次我增加了音量。

  这次有两只猴子睁开眼了,看了看我,起身转了一下,扭过头,又睡了。

  猴子看上去都很瘦弱,很憔悴,我想,它们的伙食一定不好。好可怜!

  算了,不打扰它们了。

  再往北走,我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有孔雀。这次,孔雀没有了,就那几只猴子了。公园的西北角是一座不高的土山,上面种着几棵树,稀稀拉拉的,没啥好看的。往东走吧,看看东边那片竹林和东门的仓颉塑像还在不在

  顺着湖的南岸往东走。

  湖里的荷叶碧绿碧绿的,只是还没到荷花绽放的季节。在浓密的水草空隙里,偶尔能看到鱼的影子。

  是个钓鱼的好地方!

  继续往前走,看到有一个禁止垂钓的警示牌。

  怪不得没有人钓鱼!

  从湖的东南角,走进一条小径。

  哇!

  竹林还在!

  碧绿碧绿的,宛如一副大写意的水彩画。

  记得那年,我们是可以在竹林里穿行的,今天不行了,竹林周边用小竹竿扎上了围墙,不让从里走了。

  向东南方向极目远眺,是建设大厦。正东边,是九三年那个时候,寿光最高的大楼,也算是寿光的地标性建筑电业大厦,如今,虽然它依然矗立在那儿,但是它的高度已经有些过时了。在它的北侧,紧挨着,有一座比它更高的建筑抢了它的风头。

  如今的寿光,已经有好多的高层建筑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昔日宏伟一时的电业大厦,在今天看来,是那么的平淡无奇。

  出了竹林,往北走,来到了文祖仓颉雕塑前。

  凝视,仰视,心灵对话。

  努力感受他的气息。

  态度是真诚的,是敬仰的。

  这是一种精神的对话。渴望能从这种对话里,吸收到一份文气。

  良久,大概是良久吧。我又开始往北走。

  一如生活,做了短暂的休整和沉淀以后,又开始前行。

  走过一座混凝土浇制的桥面,又来到了我进来时的北门。

  远远的就看到了我的宝马车。

  15265812936,李泉清,山东,寿光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zhaichao/111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