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散文赏析

买桔记

  买桔记

  文 \ 淡水泉

  独自个,走累了,在柳杉王公园的前面笑着憩息下来。

  古树森立在我的周围,腊月寒风杂着山野的气息,一阵阵吹拂前来,我坐着,欣赏这晚冬的情调。

  福桔、鼓岭的福桔一阵清脆的叫声,从树丛的那方传了过来。

  福桔,这伴我成长的榕城之果,已是分别了太久太久未曾相见。其间虽也曾尝过许多香甜的橘子,但终究少了那一抹醉人的福州红。现在,这动听的两个字,从这么娇脆的声音里呼唤出来,不由得令我心生怜爱。

  千年的柳杉是苍翠的,野的芳香也依然泌人。卖桔子的姑娘从柳杉王的那旁,轻盈地走近来了。那粉红的毛衣,短短的那么称合于她的身子,而湖蓝色长及脚踝的裤子,更显出她的娉婷,轻俏的马尾辫微微颤动着。就像晨曦中刚刚绽放的梅花那么明艳。

  老板,买福桔吧,刚刚摘下的福桔,买一篓带回家过年吧。她将俩个还带着枝叶的绿皮桔子,往我眼前炫耀着。说着像大人一样圆滑的话,带着像湖水的涟漪般的笑容。我一面接过她的桔子,一面瞧着她脸上波动着羞涩的微笑。

  我可不是什么老板啊, 你这桔子皮又厚又硬,颜色也不红润,该不是真的福桔吧。我有意的给她提醒着。

  自然是真正的福桔,你看我们的果园就在前面不远的牛头寨,这福州鼓岭上种出来的桔子,能不是福桔吗。

  我不由得有些无语道:因你的桔子是在鼓岭采摘的,你便以为是福桔吗?其实他们的品种是不一样的,福桔的皮可是艳红艳红的泛着油光,吃起来也是多汁清甜的。再比如,这来来往往的众多游客,你总不能说因为他们上了鼓岭,便都成了福州人吧。

  这样说着,我掏出手机将福桔百度给她。小姑娘像得到启示般凝视了我一下,似乎会意似的,浅浅地浮出羞答答的笑。但却又撒娇地剥开一个桔子,任性地掰了两瓣塞进我嘴里,向我证明道

  甜吧,大叔。我们家种的桔子肯定是福桔,你买回去等到过年的炮竹响了,那时它就变得红彤彤的了。

  我于是笑了,这样么,那么也只有我会买过年时能变得红彤彤的福桔了。

  我于是相信着,她的福桔是会慢慢变红的,而且我也是不会被骗的。问了问价钱,便爽直地买下一篓缀着绿叶的桔子。小姑娘说了声谢谢,便依旧娇脆地喊着,欢快地穿入柳杉林里去了。

  买下的桔子在脚边放着,聪明伶俐的卖桔子姑娘却不见了。但我相信她说的,这鼓岭结出的桔子也会如我记忆中的福桔一般,终有一天会红起来的。

  就这样,我竟坐在石阶上发呆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sanwen/99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