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散文赏析

早春时节

我格外留意春天的脚步,想捕捉到春之全貌。我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春天会在什么时候潜入人间?显然不是立春。这时冬天的余威不减,风仍是冷飕飕的,迎面刮过来,让人感到生生的疼,和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完全不搭边。虽说立春被冬天同化,但人们依然把这一日当成四季更迭的开始。村里老人说,这天把萝卜挂在椿树上,被太阳照过以后,萝卜就变成了治疗咳嗽的良药。今年的春节在立春之后,和年轻人比起来,老人们对春节显得更加期待。过年一直被他们视为一个门槛,有太多的人被冬天拽住了腿脚,没能迈过去,而唯有迈过去才会有枯木逢春的希望。这样想来,在人们的意识里,春节倒是比立春更接近春暖开的日子。果然年后一连几日晴好天气,有了几分大地回暖的趋势。

趁着早春,和孩子们去麦地放风筝。大人握风筝,孩子牵着线奔跑,麦地里有稀薄的尘土升起,尘土里冲撞着数不清的清脆笑声。这时候我看见春天的马脚,它的隐秘行踪即将暴露。一个恍惚,天便阴了下来。这时并未到雨水节气,雨却迫不及待地落下了。细细密密的雨点给大地蒙了薄薄的一层纱幔,万物朦胧,都像是入了一场梦。雨水落在脖颈里并没有太过冰冷,于是我感觉到了春天不动声色的力量。我无法知道,它是如何从冬天的手里抢夺江山的,也无法知道这对决的艰难程度,所以只有叹服春的蓬勃朝气。当然冬天是不甘心的,它善于杀回马枪。本来春日晴好,没想到冷空气会携着阴天卷土重来。厚衣服只得重新穿上,去龙源湖看风筝的计划也泡汤了,还是窝在宿舍里看书吧。

看,迎春花突然就冒出几朵黄嫩的花,它们浮在暗绿的枝条上,笑对倒春寒的压迫。不止是迎春花,其他的植物也开始冒芽了。遥看树枝泛青色,近看却恢复了干枯。这是春天的障眼法,我们可以用嗅觉来识破空气里都是泥土复苏的淡腥味和植物嫩芽的苦涩。还可以用听觉,鸟儿的叫声已经不是先前的干涩了,它变得婉转悦耳,带着潮润的颤音。用不了多久春天就能坐稳江山了,到那时会有看不尽的繁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sanwen/163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