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散文赏析

生命的自觉意识

  闲来没事,吃过早饭,想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

  看窗外天色阴郁,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园子里去不了,就坐在台阶上,抱一本书,翻上几页,又看一眼园中月季,白里晕染着红边的朵,雨露沾湿,开得正是娇媚。

  又听听雨声,雨声里混杂着鸟叫,下雨了,麻雀也不出去,躲在窝里或能避雨的地方,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难得的闲适。

  忽然想起周国平《只是眷恋这人间烟火》里讲的:“一个人最好的生活应当是最适合天性的活着。”我的天性是什么?是不是现在这样的生活?是,又不全是。好像还差不少。

  为什么觉得岁月匆匆?实在是闲适的时间太少了,做不完的事情一件跟着一件,一件顶着一件,还没有做完,一天的时间就没有了。

  时间其实是不存在的。早在没有人类的生命以前,所谓宇宙,所谓时间和空间就是存在着的,那时的时间就没有意义。时间只对存在的生命,准确的说只是对人类的生命有才意义。时间就是一种生命的感觉,是人类为了度量自己的生命才确定的。

  不同的人和不同的生活对时间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有时很快,转瞬即逝,有时又感觉很慢、很长。年少的时候觉得时间很长,那是因为生命的历程才刚刚开始,本来就有着大把的时光又急于成长和自由的飞翔。老年人觉得时间很快,那是因为生命的历程已经过了大半,来日却是不多,于是就有了紧迫感。日子不经过,过一天少一天,总觉得还没有干成什么事情一辈子就到了黄昏。

  这样说来,时间感不强的人把日子过得平淡闲适缓慢,这就好比把有限生命相对延长了;而那些终日忙忙碌碌的人,时间就不够用,又好比透支了时间和生命,把生命相对的缩短了。“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庄子的观点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讲是消极的,以一个人一代人的有生要穷究天理确乎“殆矣!”,以多数人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努力追求,是不是距离知的彼岸更加接近了呢!知的追求促进了发展。但欲望支配的发展又是永无止境的。从生命个体以及人生的终极意义上讲,人与蝼蚁并无差别,人生百年与蝼蚁一秋都是一生,相对于宇宙之久远辽阔都是微不足道的,无论生时有没有世俗成功的价值,最后都要归于尘埃的。因此,有人选择清静无为的活过一生亦不能武断地站在价值论的道德高地上说人家活得没有意义。也许,这样更加符合自然赋予生命本来的意义!

  人要奋斗又要闲适。既要奋斗带来的成功,又要闲适带来的轻松,这实在是很难统一的。按照世俗的观点是应该选择奋斗的,尤其是年轻的时候。很少有人敢于鼓励孩子自由选择,比如选择不求上进懒散庸常的生活。现实中有这样生活的人,但多半是在失去希望以后的无奈选择,而不是一种关于人生意义和生活方式的自觉的意识,这就是说,在很多时候人是无奈的,根本不可能按照自己的天性活着,在主流价值观念的大环境下,那是一种自甘堕落不可救药的选择,是让人们瞧不起的。人在社会上生活,很多时候当别人瞧不起自己的时候,自己也就瞧不起自己了,说是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说法,那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打镇静剂,自欺欺人或自我安慰罢了。

  奋斗常常意味着所谓世俗的成功,比如博取功名和地位、获得财富,可以过着一种奢华优裕的生活,获得一种自我满足的精神愉悦。而庸庸碌碌通常意味着不成功。其实无论选择奋斗还是选择庸常懒散的活着只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对待生命的认识,本质上无可厚非,凭什么说哪种生活态度是对的错的,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无非是以主流价值观和人生观为标准强加在所有人的生命上的。

  不同的人一定会有不同的生命价值的认识。奋斗有奋斗的苦恼,安贫也有乐道的乐趣,不然为什么许多人在成功之后反而选择终南山里修行、归田园居,过一种简朴的生活?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难道不是很多人追求和向往的理想的生活状态?这岂不是又回到了奋斗者的原点?这是不是对先前所有努力和成功的否定?如果这要是算作成功,那么大山深处的任何一个山民樵夫岂不都是成功者?生命对于物质的基本需求其实只需要一点点,再多一点点就是奢华和享乐,是为了追求感官刺激,而感官刺激所带来的快乐感觉是逐步衰减并需要新的刺激不断增大的。开始是快乐的,渐渐地就不觉得快乐了。所有快乐的感觉都是不会持续留存的,总要归于平淡。即便是生理上的快乐也是这样的,生理上的快乐持续久了或追求过度了反而是一种病态。一个选择平静简朴生活的人,他没有接受过过多的刺激,因此更容易获得快乐满足的感觉,因为对于别人所说的快乐在他身上没有发生过也没有体验过,因此就不存在。

  只要是一种自觉意识,自己感觉是快乐的,这个选择就是对的。对于一生的态度,其实无论选择奋斗还是选择闲适都是有意义的,不能简单的说选择奋斗就是积极的生活态度,选择闲适就是消极的态度,也无所谓高尚与卑下,关键是你是不是清醒,有没有自己关于人生意义的自觉意识。只要是理性的、自觉的,追求闲适轻松自由自在地度过一生也可以算是积极的,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他要的生活;相反,如果不是一种自觉的意识,只是随波逐流、盲目服从生活或别人的意志安排,就算是取得了一些功名和财富,但到底这是不是自己内心就要追求的生活也说不清楚,那么这种所谓的奋斗也不能算是积极的,甚至应该是消极的,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所谓适合天性的活着就是自己要知道为什么活,怎样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sanwen/133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