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散文赏析

初冬清晨的雪花

初冬清晨的雪

時間已經進入臘月。清晨出門,一朵朵晶瑩的雪花晃晃悠悠不經意飄過眼前。天空灰蒙蒙的,沒有一絲風,四下裏枝枯葉落,褪色的草坪裏已經落了一層單薄剔透的雪花,顆粒細密,透出冰寒徹骨的冬日寒氣。

昨日黃昏時分,寒氣席卷小城大地。一輪昏黃的圓月不合時宜的升起在東方的低空。圓月淡黃泛灰,與天空的灰暗底色相融,恬淡、孤俏冷月靜谧、安詳大地寒氣四溢、幽靜清遠。

烏孫山下的鄉村小巷、裏弄人影奚落。我時常坐車路過這些偏僻的小村莊。柏油路邊的很多農牧民的院門設計美觀、大方,也有不設院門的,附近堆碼起方形的枯黃草垛。輕輕的牛哞羊咩聲斷斷續續響起在附近的農戶院落深處,偶爾有人出門張望,但依舊安靜無語。炊煙搖擺着伸向天空,街道整潔的小村内顯得格外幽靜、清閑。有時走至小巷拐角深處,初冬的薄雪被暖陽融化淹濕,道路泥濘不堪。背陰處的冰雪變得瓷實,踩上去有輕微的咯吱聲。土路的低凹處有湝昏黃的積水區域。如果遇到路邊有人行走,小車會自覺減速慢行通過,不會濺起泥水驚擾行人。

初冬的無邊寒意一寸一寸侵入單薄、疲乏的肌骨。年輕人追求時尚,紅色、棕色的鮮亮羽絨服也早早裹起,步履匆匆,手機片刻不離目光遊走旺盛的刷屏動作。老年人步履蹒跚、緩慢,眼中的時光漫長、悠閑、惬意,與年輕人刻不容緩的追逐神态形成鮮明對照。青春是本錢,悠閑也是幸福,患得患失,潮起潮落,生活理念的差距造成心态、心境的錯綜複雜與執迷難悟。

清寒、冷漠的雪花零星飄蕩在蒼茫浩瀚的箭鄉天宇,萬物甯靜、曠達滿目蕭瑟、孤寒。小區内的幾棵垂柳依然堅守晚秋的執念,不少黃綠相間的多情柳葉緊緊擁抱柳枝不放,抱着最後的搖曳殘夢和芳香餘念,生也燦爛,落也留戀,悄然觸動思鄉遊子心底的脈脈溫情與柔情。初冬清晨的雪花妝容素雅、棉冷,讓清冷更加無聲,使急促轉爲踏實雪花的清香魂魄在寒冬殷殷時光錘煉中慢慢發酵、升騰,隻待雪舞暗香、喜迎美好新年的芳華一刻召喚。

时间已经进入腊月。清晨出门,一朵朵晶莹的雪花晃晃悠悠不经意飘过眼前。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一丝风,四下里枝枯叶落,褪色的草坪里已经落了一层单薄剔透的雪花,颗粒细密,透出冰寒彻骨的冬日寒气。

昨日黄昏时分,寒气席卷小城大地。一轮昏黄的圆月不合时宜的升起在东方的低空。圆月淡黄泛灰,与天空的灰暗底色相融,恬淡、孤俏冷月静谧、安详大地寒气四溢、幽静清远。

乌孙山下的乡村小巷、里弄人影奚落。我时常坐车路过这些偏僻的小村庄。柏油路边的很多农牧民的院门设计美观、大方,也有不设院门的,附近堆码起方形的枯黄草垛。轻轻的牛哞羊咩声断断续续响起在附近的农户院落深处,偶尔有人出门张望,但依旧安静无语。炊烟摇摆着伸向天空,街道整洁的小村内显得格外幽静、清闲。有时走至小巷拐角深处,初冬的薄雪被暖阳融化淹湿,道路泥泞不堪。背阴处的冰雪变得瓷实,踩上去有轻微的咯吱声。土路的低凹处有浅浅昏黄的积水区域。如果遇到路边有人行走,小车会自觉减速慢行通过,不会溅起泥水惊扰行人。

初冬的无边寒意一寸一寸侵入单薄、疲乏的肌骨。年轻人追求时尚,红色、棕色的鲜亮羽绒服也早早裹起,步履匆匆,手机片刻不离目光游走旺盛的刷屏动作。老年人步履蹒跚、缓慢,眼中的时光漫长、悠闲、惬意,与年轻人刻不容缓的追逐神态形成鲜明对照。青春是本钱,悠闲也是幸福,患得患失,潮起潮落,生活理念的差距造成心态、心境的错综复杂与执迷难悟。

清寒、冷漠的雪花零星飘荡在苍茫浩瀚的箭乡天宇,万物宁静、旷达满目萧瑟、孤寒。小区内的几棵垂柳依然坚守晚秋的执念,不少黄绿相间的多情柳叶紧紧拥抱柳枝不放,抱着最后的摇曳残梦和芳香余念,生也灿烂,落也留恋,悄然触动思乡游子心底的脉脉温情与柔情。初冬清晨的雪花妆容素雅、棉冷,让清冷更加无声,使急促转为踏实雪花的清香魂魄在寒冬殷殷时光锤炼中慢慢发酵、升腾,只待雪舞暗香、喜迎美好新年的芳华一刻召唤。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sanwen/124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