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散文赏析

沉痛悼念梅塘二哥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亲人的离去。梅塘二哥的离世,我们将再不能与他面对面的交谈和互道珍重了。时光是琥珀,泪一滴滴被反锁,但是,从前生活的点点滴滴仍时时走进我的脑海。命运好幽沉,世事难预料。想到与梅塘二哥有关的事情,我总情不自禁想给他写点离世的文字。我们虽不能用整整一个宇宙,换一颗红豆,却也能用些许文字表达对他的思念。

  从来没有像今夜这样,如此怀念我的梅塘二哥。岁月匆匆,恍若一梦,蓦然惊醒,不复从前。从来不像今夜这样如此无措。生命已然走过大半,以为自己也能懂得人生的点点,亦能淡然的面对生活。可回首往路,我还尚能安慰自己,但愿他的儿女孙辈们在没有梅塘二哥的日子里不要有跌撞着成长,不要因为他的缺位,不知如何完成一个个人生的转变。而二嫂要能继续坚持着、儿女孙辈们积极向上一直成长着,以慰先灵。

  这些天,春雨晰沥沥。夜,啃噬着我,也让我如此鲜活……

  梅塘二哥的一生,缘于生活艰难的路,不幸也在这生活艰难的路上。身体特棒的他,头发乌黑,几十年来,从未进过医院。因为家计,这回利用周六回乡下料理好了春播谷子浸种的农事。顺便在菜园里采摘了一些蔬菜装好两袋子准备带回城里。不料于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这个傍晚,在骑自行车返城吃晚饭途中的吉州区的曲濑段,因遭遇对面酒驾摩托车的撞击,导致头部栽地流血,19:35分送到医院破颅抢救观察后,被医生告之难以回天。次日早晨送回乡下老家于9时46分寿终正寝,终年63岁。

  次日傍晚,我们接到电话,开车送放学后的平常由梅塘二哥二嫂在城里照料着的这两双孙男孙女他们回老家见他们的爷爷最后一面。在完成入殓和家祭后,定于3月15日下午出殡。

  鲁班造屋,凡人停丧。梅塘二哥过去在乡下时主业农事,副业是他能发挥的木匠好手艺。我的结婚家具就是他和我三哥创造的。梅塘二哥二嫂子一生耕读,寒来暑往、风霜雨露,用他们勤劳的双手养育着他们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培养他们成就学业。欣慰的是他们的大儿子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小女儿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医生。这些年,儿女们业已成家。而近两年,为帮他们照料孩子,二哥二嫂搬进了城里居住,为他们接送孩子上学。周末却还要回乡下操持农活,打点菜地。

  从前,二哥二嫂牵挂着在外念高中的三个儿女。每逢周末,二哥二嫂总要为孩子们张罗饭菜。为了改善他们的营养,二哥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来回几头骑自行车给他们送菜布衣。从乡下到城里、到永阳,四、五十里悠长的山路,寒来暑往从没停顿。这两年,二哥二嫂住进城里,仍是两心准备着,一心系在儿孙们的出行安全和工作上学;一心还牵挂着乡下家里的田产、菜地和耕牛、鸡鸭。心思哪能一般专用啊,命运就这般侵蚀着二哥二嫂!

  最近的3月4日、5日,也就是梅塘二哥遭遇不幸的上周六和周日,我们前后在城里的我家和他家居住处相约到了24位亲人在一起聚会,热热闹闹吃过年饭。那次,二哥周五回了乡下,周六中午赶了过来。恰巧逢上在清华上学的大儿子回来省亲,却不料这次回来竟然是他与父亲的永诀。

  如今,生存庆华屋,冷落归山丘。隔断红尘十地里,心地千载空悠悠。故后来叫饭,只见杯筷碗。山也空来水也空。青山绿水依然在。人亡千代永无踪。孝子捧灵座,伤心痛如何?寻亲亲不见,先游魂魄所。

  梅塘二哥遭遇车祸的当天夜里,他的大儿子从北京坐飞机凌晨1:30时分到南昌下机,同在机场等候的妹夫开车赶回去看望还在吉安东方医院抢救中的父亲。当天夜里8:10时分,梅塘二哥在城里的女儿、儿媳们、妹妹妹夫、外甥、弟弟弟媳等亲人们纷纷开车前往医院看护诊断,祈祷他平安归来。可惜,还是没有回天之术。次日,梅塘二哥魂归故里。再次日,安享尚飨。我送梅塘二哥挽联:“嘉风已归前辈录,留得勤俭后世传。二哥千古”。礼金封上写着“沉痛哀悼大舅哥叶怀军千古,天地长存!偕家人敬挽!”这期间,乡里乡亲纷纷志哀慰问。梅塘二哥的女儿和在福州工作生活的侄亲翻出二哥从前的相片,上传到亲友群表达思念。远在成都生活的年迈叔叔也通过各种形式表达了慰问,在福州工作生活的侄儿、在湖南生活的侄女、家亲、南昌生活的家亲等各方亲友前来叩拜。之前,叔叔看到我的报告,回复:“震惊!太不幸了!望代我转达沉痛的慰问!祝他早日恢复健康!我现立即发微信给大侄孙”。

  看着这些照片,往事涌上心头,泪儿不停地流,多么幸福的家庭,现在已是物在人非了。真是世事难料啊,我侄女在亲友群知之,前些天她还看见梅塘二哥在扫楼梯,就问一句说,“这楼梯不用扫”,他顺口回了一句:“反正没事扫扫干净”。亲友群里的亲人们都以各种方式向我问及情况,并表达了真挚的慰问,归结起来,大致都是:震惊,悲痛!亲们,节哀!

  在家里,在宗祠灵堂,大嫂二嫂和梅塘二哥妹妹等痛哭得撕心厉裂,大哥、弟弟和我是暗藏泪。梅塘二哥的灵堂周围摆满了亲友们送来的花圈,大家纷纷前去叩拜。最后,在一路的鞭炮声和问天礼炮声中,我们护送梅塘二哥到达仙游故地。

  山中哪有千年树,人间哪有百岁郎。劝亡者休想家乡,劝儿女不必悲伤。人生在世犹如水上浮萍,光景千年恰似空中闪电。春花秋月不久,人缘已尽物在。自古有生必有死,人生无常已到世事尽抛。

  这些天,我的每一个夜晚都在幽沉的梦境里度过,每一个白天又跟着每一个夜晚走了来。在清凉的夜里,当我从飘忽的梦境里转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梅塘二哥的影子又在合着树影在晃动着。我无数次地幻想,倘若梅塘二哥安在,我们在一起喝酒该有多么的开心;我也无数次从暗处看着人家的灯火,羡慕人家的天伦,可我不再悲伤。人生无常,月有盈亏,这许是上天给我们哥俩的情缘吧。我知道,无论我在何时何地,无论我在做着什么,梅塘二哥都会站在那里,默默注视,含笑不语……

  黯然一季浅唱的花开,明媚几许来不及画写的安暖,我带着梅塘二哥的回忆,走失在人山人海的尘世间。笙歌婉转,看不穿的依旧是灯火阑珊,停停走走,兜兜转转,到不了的还是梅塘二哥他心海的彼岸。我总是想着给梅塘二哥他最好的温暖,却怎堪茶靡落尽满是寒心的孤单。一场亲情,一场温暖。明明知道梅塘二哥他不会再来,可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不去期待。我知道,我们

  要好好的,微笑着生活,纵使梅塘二哥他与我不再见面。可是,对你梅塘二哥,我要说,你知道吗,只要偶尔看到一个同你相似的背影,我的痛楚就止不住的溢出来。挚爱,我只是难过,我再也不能许你长乐未央的温暖。

  对你梅塘二哥,演绎多少岁月的歌,不想还是看得到了蹉跎。我忽然间记起梦里一望无际的向日葵,温暖的阳光,还有眉眼带笑的你。可是现在,我终于相信,此生都不会再有这样的光景。如同风吹落花起的无奈,那些一幕幕流淌在心头的光阴,终究还是定格在了暗色的年月里。只是,每每夜深人静时,还是会挣扎着涌出心脏,也许,放不下的永远都不会放下。

  对你梅塘二哥,朦胧整段岁月的烟雨,一笔一画勾勒出眉眼带笑的你。你再不需固守着梦里的几亩方田和遥遥无期牵挂着的子孙。那些未曾上演过的繁华,那些安眠在红尘里的落花,在我们的想念里变幻成沧海桑田的孤寂,而你给过的所有光景,是我们此生再也缠绵不到的天堂。想起我梅塘二哥你一生克勤克俭,张罗新鲜菜肴,倾注点点心血,满载期望,也走过了六十三个春秋。一来听从父母,积极守业。从来安分守己,乐于助人。在双亲年迈八十多岁之时,能够恪尽职守,尽爱尽孝。二来养育子孙,尽心尽责。子女争气,成就了学业。梅塘二哥你一生大道酬勤,牵挂家小,厚福孙辈!如今子孙满堂,天有不公,福以无报。惜哉痛哉!无以厚载!

  对你梅塘二哥,我想说,人生是一场华丽的盛会,曾经带着满目的憧憬与欢喜遇见温润的你,我以为这就可以告别流离,可是命运总是爱捉弄人。心事经不起蹉跎,太久反而更容易暴露,年华不语匆匆,人们都在裹着满身的孤寂走在轮回的路。如今,悄悄听着时光的秘密,慢慢寻找那些你已遗忘的碎语,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注定了的结局。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悲伤,如同清澈的溪流,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想梅塘二哥你在另一个世界里快乐,不要哀伤。

  对你梅塘二哥,我还想说,沿着岁月的足迹,寻觅经年花开的声响。跌在记忆里的风,还在四处奔跑,不知道你的眼角眉梢,是不是还依旧微笑。愿荒芜整座城市的光亮,点燃为你而暖的胸膛。我终于知道,怀念一个人不是非要和他一起等到地老天荒。这世上最好的思念,就是能够在一起共欢喜与忧伤。那些海色暗淡的过往,是不是都在流年深处的碎影里得以安详?转动经年轮回不断的想念,藏匿埋在岁月眼底的杳然,寻觅不到的安暖,在那些物是人非的光景里越来越远,我依旧徘徊在你的城门之外,等一场花开。

  梅塘二哥,就在时光流走的缝隙里,我们一直在回忆,沉在一纸有你的文字里,将记忆吹的褶皱,辗转眼角凝结的泪光,在纸质的流年里,我只能用这些最简单的文字写着你、写着我自己。

  梅塘二哥,安息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sanwen/112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