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费切尔的怪鸟

费切尔的怪鸟

  費切爾的怪鳥

  從前有個巫師,裝作窮人,挨家挨戶地乞讨,而實際上他是碰到漂亮姑娘就抓。誰也說不上他把姑娘們抓到哪兒去了,因爲他帶走的姑娘沒有一個回來過。

  有一天,他來到一家人門口,這家人有三個漂亮的姑娘。他背着一個籃子,像是準備裝人們施舍的東西,樣子活像個身體虛弱、令人憐憫的乞丐。他求那家人給他點吃的,于是大女兒走了出來。巫師不用碰她,姑娘就會不自覺地跳進他的籃子,然後他就邁着大步朝密林深處自己的住所逃去。

  他住處的一切擺設都是那麽富麗堂皇,還給姑娘準備了她可能想到的每一樣東西,他總是說:親愛的,你跟着我會過得很幸福的,因爲你要什麽有什麽。

  過了幾天,巫師對姑娘說:我得出門辦點事情,你得一個人在家呆兩天。這是所有房門的鑰匙。除了一間屋子外,其餘你都可以看。這是那間禁室的鑰匙,我不許任何人進去,否則就得死。同時他還遞給姑娘一個雞蛋,說:保管好雞蛋,走到哪兒帶到哪兒,要是丢了你就會倒大黴了。

  姑娘接過鑰匙和雞蛋,答應一切都照他的吩咐做。

  巫師走後,姑娘把屋子從樓下到樓上都看了個遍。所有房間都是金光閃閃的,姑娘從沒見過這麽多财富。最後她來到那間禁室,想走過去不看,可好奇心驅使她掏出了鑰匙,想看看和其他的有什麽不同,于是将鑰匙插進了鎖孔。門嘩地彈開了,她走了進去。

  你們想她看到了什麽?房間中央擺着一個血淋淋的大盆,裏面全是砍成了碎片的人體;旁邊是一塊大木砧板,上面放着一把鋒利閃亮的大斧子。她吓得連手裏的雞蛋都掉進盆裏去了,結果上面的血斑怎麽也擦不掉,她又是洗又是刮,還是沒法去掉。

  巫師不久就回來了。他要的第一件東西就是鑰匙和雞蛋。姑娘戰戰兢兢地将鑰匙和雞蛋遞了過去,巫師從她那副表情和雞蛋上的紅點馬上就知道她進過那間血腥的房間。

  既然你違背了我的意願進了那間屋子,現在我就要你違背自己的意願再回到那裏去,你死定了。

  巫師說着就拽着姑娘的頭發,一路拖着進了那間屠宰房,把她的頭摁在砧板上砍了,把她的四肢也砍了,讓血滿地流淌,接着就把屍體扔進盆裏和其他屍體放在一塊兒。

  現在我該去把二姑娘弄來了。巫師自言自語地說。

  他又裝扮成可憐的乞丐,來到那家人家乞讨。這次是二姑娘拿了一塊面包給他,他隻碰了姑娘一下就像抓大姑娘一樣把她給抓住了。

  二姑娘的結局也不比大姑娘好,她也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打開了屠宰室的門,看到了一切;然後在巫師回來時被同樣殺害了。

  巫師又去抓第三個姑娘,她可比姐姐們聰明、狡猾多了。當巫師将鑰匙和雞蛋交給她,然後出門旅行時,她先是小心翼翼地把雞蛋放穩妥,然後才開始檢查各個房間,最後來到那間禁室。

  天哪!她都看到些什麽了?她的兩位好姐姐雙雙躺在盆裏,被殘酷地謿⒘恕⒅饬恕K_始将她們的肢體按順序擺好:頭、身體、胳膊和腿。什麽都不缺時,那些肢體開始移動,合到一起,兩位姑娘睜開了眼睛,又活過來了。她們興高采烈地互相親吻、互相安慰。

  巫師回來第一件事照例是要鑰匙和雞蛋。他左瞧右看找不出上面有血痕,于是說:你經受了考驗,你将是我的新娘。這樣一來,他不僅對姑娘沒有任何魔力,而且不得不按照姑娘的吩咐去行事。

  哦,真是太好了!姑娘說,你先得親自扛一籃子金子去送給我父母,我則在家準備婚事。

  說着就跑到姐姐們藏身的小房間,對她們說:現在我可以救你們了,這壞蛋會親自背你們回家。你們一到家就要找人來幫我。

  她将兩個姐姐放進籃子,上面蓋上厚厚一層金子。然後對巫師說:把籃子扛去吧。不過我會從小窗口看你一路是不是站下來偷懶。

  巫師扛起籃子就走,可籃子重得壓彎了他的腰,汗水順着面頰直往下淌。他剛想坐下來歇一歇,籃子裏就有個姑娘在喊:我從小窗口看到你在歇息了,馬上起身走。

  巫師以爲是新娘子在說話,隻好起身接着走。走了一會兒,他又想停下來歇息,立刻聽到有人說:我從小窗口看着你呢。你又停下來休息了,你就不能一直走回去嗎?

  每當他站在那裏不動時,這個聲音就會又喊起來,他又不得不繼續前進,最後終于扛着兩個姑娘和一大堆金子氣喘噓噓地來到姑娘父母家中。

  再說三姑娘在巫師家裏一邊準備婚宴一邊給巫師的朋友們發請貼。她準備了一個咧嘴露牙的骷髅,給它戴上環,裝飾了一下,然後将它放到閣樓上的小窗口前,讓它從那裏往外看着。

  等這些事情都做完了,姑娘跳進一桶蜂蜜,然後把羽毛床劃開,自己在上面滾,直到渾身都粘滿了毛,人像隻奇異的鳥,誰都認不出她了爲止。她走到外面,一路上都碰到來參加婚禮的客人。

  他們問她:費切爾怪鳥,你怎麽到的這裏?

  從附近的費切爾的家走來的。

  年輕的新娘在幹什麽?

  她把樓下樓上已打掃得整齊幹淨,我想,這會兒正從窗口向外張望。

  最後,她碰到了正慢慢向家走的新郎。他也一樣問道:費切爾怪鳥,你怎麽到的這裏?

  從附近的費切爾家走來的。

  年輕的新娘在幹什麽?

  她把樓下樓上已打掃得整齊幹淨,我想,這會兒正從窗口向外張望。

  新郎擡頭一望,看見了那個打扮起來的骷髅,以爲那就是他的新娘,便向它點頭,很親熱地和它打招呼。可當他和客人們走進屋子時,被派來救新娘的兄弟和親戚也趕到了,他們把屋子的門全部鎖上,不讓一個人逃出來,然後點起火來,把巫師和他的那幫人全部燒死了。

  费切尔的怪鸟

  从前有个巫师,装作穷人,挨家挨户地乞讨,而实际上他是碰到漂亮姑娘就抓。谁也说不上他把姑娘们抓到哪儿去了,因为他带走的姑娘没有一个回来过。

  有一天,他来到一家人门口,这家人有三个漂亮的姑娘。他背着一个篮子,像是准备装人们施舍的东西,样子活像个身体虚弱、令人怜悯的乞丐。他求那家人给他点吃的,于是大女儿走了出来。巫师不用碰她,姑娘就会不自觉地跳进他的篮子,然后他就迈着大步朝密林深处自己的住所逃去。

  他住处的一切摆设都是那么富丽堂皇,还给姑娘准备了她可能想到的每一样东西,他总是说:亲爱的,你跟着我会过得很幸福的,因为你要什么有什么。

  过了几天,巫师对姑娘说:我得出门办点事情,你得一个人在家呆两天。这是所有房门的钥匙。除了一间屋子外,其余你都可以看。这是那间禁室的钥匙,我不许任何人进去,否则就得死。同时他还递给姑娘一个鸡蛋,说:保管好鸡蛋,走到哪儿带到哪儿,要是丢了你就会倒大霉了。

  姑娘接过钥匙和鸡蛋,答应一切都照他的吩咐做。

  巫师走后,姑娘把屋子从楼下到楼上都看了个遍。所有房间都是金光闪闪的,姑娘从没见过这么多财富。最后她来到那间禁室,想走过去不看,可好奇心驱使她掏出了钥匙,想看看和其他的有什么不同,于是将钥匙插进了锁孔。门哗地弹开了,她走了进去。

  你们想她看到了什么?房间中央摆着一个血淋淋的大盆,里面全是砍成了碎片的人体;旁边是一块大木砧板,上面放着一把锋利闪亮的大斧子。她吓得连手里的鸡蛋都掉进盆里去了,结果上面的血斑怎么也擦不掉,她又是洗又是刮,还是没法去掉。

  巫师不久就回来了。他要的第一件东西就是钥匙和鸡蛋。姑娘战战兢兢地将钥匙和鸡蛋递了过去,巫师从她那副表情和鸡蛋上的红点马上就知道她进过那间血腥的房间。

  既然你违背了我的意愿进了那间屋子,现在我就要你违背自己的意愿再回到那里去,你死定了。

  巫师说着就拽着姑娘的头发,一路拖着进了那间屠宰房,把她的头摁在砧板上砍了,把她的四肢也砍了,让血满地流淌,接着就把尸体扔进盆里和其他尸体放在一块儿。

  现在我该去把二姑娘弄来了。巫师自言自语地说。

  他又装扮成可怜的乞丐,来到那家人家乞讨。这次是二姑娘拿了一块面包给他,他只碰了姑娘一下就像抓大姑娘一样把她给抓住了。

  二姑娘的结局也不比大姑娘好,她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打开了屠宰室的门,看到了一切;然后在巫师回来时被同样杀害了。

  巫师又去抓第三个姑娘,她可比姐姐们聪明、狡猾多了。当巫师将钥匙和鸡蛋交给她,然后出门旅行时,她先是小心翼翼地把鸡蛋放稳妥,然后才开始检查各个房间,最后来到那间禁室。

  天哪!她都看到些什么了?她的两位好姐姐双双躺在盆里,被残酷地谋杀了、肢解了。她开始将她们的肢体按顺序摆好:头、身体、胳膊和腿。什么都不缺时,那些肢体开始移动,合到一起,两位姑娘睁开了眼睛,又活过来了。她们兴高采烈地互相亲吻、互相安慰。

  巫师回来第一件事照例是要钥匙和鸡蛋。他左瞧右看找不出上面有血痕,于是说:你经受了考验,你将是我的新娘。这样一来,他不仅对姑娘没有任何魔力,而且不得不按照姑娘的吩咐去行事。

  哦,真是太好了!姑娘说,你先得亲自扛一篮子金子去送给我父母,我则在家准备婚事。

  说着就跑到姐姐们藏身的小房间,对她们说:现在我可以救你们了,这坏蛋会亲自背你们回家。你们一到家就要找人来帮我。

  她将两个姐姐放进篮子,上面盖上厚厚一层金子。然后对巫师说:把篮子扛去吧。不过我会从小窗口看你一路是不是站下来偷懒。

  巫师扛起篮子就走,可篮子重得压弯了他的腰,汗水顺着面颊直往下淌。他刚想坐下来歇一歇,篮子里就有个姑娘在喊:我从小窗口看到你在歇息了,马上起身走。

  巫师以为是新娘子在说话,只好起身接着走。走了一会儿,他又想停下来歇息,立刻听到有人说:我从小窗口看着你呢。你又停下来休息了,你就不能一直走回去吗?

  每当他站在那里不动时,这个声音就会又喊起来,他又不得不继续前进,最后终于扛着两个姑娘和一大堆金子气喘嘘嘘地来到姑娘父母家中。

  再说三姑娘在巫师家里一边准备婚宴一边给巫师的朋友们发请贴。她准备了一个咧嘴露牙的骷髅,给它戴上花环,装饰了一下,然后将它放到阁楼上的小窗口前,让它从那里往外看着。

  等这些事情都做完了,姑娘跳进一桶蜂蜜,然后把羽毛床划开,自己在上面滚,直到浑身都粘满了毛,人像只奇异的鸟,谁都认不出她了为止。她走到外面,一路上都碰到来参加婚礼的客人。

  他们问她:费切尔怪鸟,你怎么到的这里?

  从附近的费切尔的家走来的。

  年轻的新娘在干什么?

  她把楼下楼上已打扫得整齐干净,我想,这会儿正从窗口向外张望。

  最后,她碰到了正慢慢向家走的新郎。他也一样问道:费切尔怪鸟,你怎么到的这里?

  从附近的费切尔家走来的。

  年轻的新娘在干什么?

  她把楼下楼上已打扫得整齐干净,我想,这会儿正从窗口向外张望。

  新郎抬头一望,看见了那个打扮起来的骷髅,以为那就是他的新娘,便向它点头,很亲热地和它打招呼。可当他和客人们走进屋子时,被派来救新娘的兄弟和亲戚也赶到了,他们把屋子的门全部锁上,不让一个人逃出来,然后点起火来,把巫师和他的那帮人全部烧死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99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