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万圣节之见老友

万圣节之见老友

  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就一直待在北京,數一數也有兩三年了。父母一直很想我,隔三差五的就打個電話來問長問短的。所以去年秋天,我索性簡單收拾了行李準備回家。

  出門前,我還特意打了個電話給我的好姐們兒琳兒,跟他說了一些人生的話題後,我真的走了,我對北京沒有任何情感,因爲北京這個地方太讓人壓抑了,主要是壓力太大。

  回家後,在家呆了幾天又覺得太無聊了,沒什麽事情幹。于是我再一次打電話給遠在美國的好閨蜜兼好姐們兒琳兒,跟她說說話,這時候才得知琳兒鼻癌,雖然動了手術,但是還是很糟糕的處在危險期。癌症這東西,不是說好就好的,知道這個事情後反正心裏挺難過的。

  想想原來我們的感情是那麽深,從高中到大學,甚至是研究生都是同一所學校,對于我們這種農村裏的孩子,在這樣大的地方相遇好朋友,感情在一次次的加深。她學習那麽好,上完研究生就出國了,而我選擇留在北京創業。但是這麽多年,我的計劃是沒辦法實現了,而她的事情卻是一切順利。說實話,她家裏底子也挺厚,好多時候都是她幫的我,我欠她多少個人情我都記不清了。

  後來的幾天,我越想越難過,決定去看看她,雖然遠在美國,但我自從回來後也是沒事可幹,不如去叙叙舊,加深一下我們的感情,當然,還有更多的是,我真的想去看看她,畢竟這麽多年沒見了。

  當一切都準備之好後,我發了個信息給她詢問了一些關于她家庭住址、住院地址之類的問題。我不想等去到美國之後什麽都是摸頭不着腦的。沒多久我就得到那些信息了。

  是的,沒多長時間我也就到美國了,在飛機上睡了一覺,做了一系列恐怖無聊的夢,更多的是夢到關于琳兒的,具體什麽也就記不清了。

  下飛機之後,我沒有耽擱任何時間,直接照着地址上的地方就去了。

  開門的是兩位老人,但是此時的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表情,似乎并沒有因爲我的到來而改變。我說明了一下來意後,就叫我進門了。她的母親像普通的中國人一樣,是那麽的熱情好客,端了些水果遞給我。但是我更在意的是琳兒的病情好了沒,他們似乎也看出了這一點,所以自打我進門後就一直扭扭捏捏的,好像想說什麽又不好說出口,但又感覺他們并不是扭捏,更像一種隐藏。

  我大老遠跑來,就是特地來看一些琳兒的,所以我也就直接問了。

  ”阿姨,琳兒的病因該好多了吧?我昨天上飛機之前給她打電話的時候,聽她的聲音倒是比前一陣子有勁兒多了。”我直白的問。雖然是南方人,但在北京待了那麽長的時間,也就直爽多了。

  倆老人不說話,換來的卻是倆老人奇怪的眼神和忍不住的眼淚。看着他們難過的樣子,我心想,可能是琳兒的病情還沒好吧,或者是加重了,倆老人也是在外國,無依無靠的,哭一哭正常吧。

  “你來一下,叔帶你看一個東西。”

  我很擔心琳兒的病請,可還是跟着她的父親走進了琳兒房間。剛打開門,我赫然看到一張黑白色的很大一張照片。

  “咦!?那不是琳兒的照片嗎,怎麽黑白的,在國内這可是紀念死人才用的。”說實話,說完這一句話,結合倆老人的表情、淚水以及他們扭捏的樣子,我已經大概知道了怎麽回事了。

  “她什麽時候離開的?”

  “半個多月前就走了,多好的一個孩子,還沒怎麽經曆過就離開了,來下我們倆個老人,白發人送黑發人啊,嗚嗚嗚嗚......”

  倆老人一直泣不成聲,我不是不相信老人的眼淚,但事實是飛往美國的前一天我還給琳兒通過電話,感覺她整個人都已經好很多了啊,怎麽這會兒又說已經去世半個多月了?真不像開玩笑,于是我也跟着哭了起來,難過啊。

  接着,倆老人又帶我參觀了一下屋子裏琳兒的物品。但是令我奇怪的是,沙發後面我看到了另一張陌生的女孩的照片,也是黑白的,我不記得琳兒還有個姐姐或妹妹啊!還有,我在沙發後面還看到了一些符文和黃白紙之類的東西。我心想美國不這麽迷信,但是自己搞搞當做是習俗吧,沒啥奇怪的,至于那女孩的照片,我也不好問,也就沒問了。

  倆老人給我看了琳兒的死亡證明,又帶我去墓地祭拜了琳兒。一切該做的做完後,我就匆匆告别了琳兒的父母。

  既然好友已經去世,我就在美國呆了幾天,當做是給琳兒魂靈做個伴,也順便調節一下自己心情。剛好,那幾天是十月下旬,心想還沒在外國過過節呢,趁有這次機會,萬聖節就在美國度過吧。但是随後的幾天,不管幹什麽,我總感覺有人跟着我,簡直就是臉貼臉的感覺,簡直讓人快窒息。

  我爲了好好的過個萬聖節,就在手機上特意查詢了一下萬聖節的信息。其中最吸引我的一個是關于萬聖節的來源,說是在古時候,故人死了後,有的靈魂會想要再生,于是就在10月31日晚上回來生人身上找靈氣,若是成功,就可以再生,但是原來的生人的靈魂會被取代。所以,到了那個晚上,人們就熄掉爐子,關掉燈,吹滅蠟燭,爲了不讓惡靈來找到自己。然後穿一身的恐怖怪異服飾,再吓走那些惡靈。而雕刻恐怖的南瓜燈就是爲了放在門外吓走惡靈的。所以,一些宗教就認爲10月31日晚上是與鬼魂最接近的一晚上,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鬼門大開。

  原先我很是好奇,但最後看到了一些關于現代萬聖節的信息後,我也就随便看看,都是一些人們爲了無聊尋找樂子的事情,沒什麽可看的。

  很快,萬聖節到了,那晚上我随便買了個女巫的面具戴着就出去了,就單純的爲了尊重一下本國的習俗。

  沒多久,我聽見一個說着普通話的女孩,于是感覺很親切地就走過去跟她打了個招呼。由于人家戴着面具隔着,人又太多,什麽都聽不清,後來那姑娘就拉着我跑往對面的咖啡廳。當然,我們也都脫下面具。

  “你是阿文吧?這麽多年沒見你了,我好想你,沒想到今晚上在這裏。”

  “啊?!你認識我,我好像沒見過你吧?”

  “我是琳兒,怎麽可能不認識你?别看玩笑,阿文,不就是幾年沒見嘛,有這麽生氣嗎?”那女的辯解道。

  “别胡說,我的朋友我會不知道?再說了,我已經見過琳兒的父母,他們說琳兒已經去世了。你到底是誰?有什麽目的?”這時候的我很害怕,但也很冷靜地問道。

  “什麽?我父母?他們早去世了,你還在北京那會兒他們就去世了。你說你看見他們到底怎麽回事?”她還是一直解釋着。還把她跟我打的電話的記錄給我看了,把我離開北京之前跟她說的都重複跟我說了一遍。

  聽完了她說的,我不知道當時心情的複雜程度,總之,又是害怕,又是奇怪。

  ”但你的臉怎麽回事?你不是鼻癌嘛?“但是我沒有理會她的答複,而且還有一堆奇怪的問題準備問她。

  總之,後來她說了一堆,大概意思就是說她原來的鼻子切除了,所以不得不人造了一個,那可是在臉上動刀,原來的容貌當然是改變了好多,所以我沒認出她來。她的父母确實是去世好久了,是在美國去世的。那個房子是她之前住的,爲了不去碰觸那些痛苦的回憶,自己早就搬家了。然而,我把自己來美國的原因和得到她原來的家庭住址的原因說出來後,她确實很是奇怪,她說她是沒有給我發過這些消息的。

  我是一個直爽的女孩,也不怎麽相信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我就當是被人給開了個玩笑吧,也沒怎麽介意,但是好姐們兒在這我就很開心,當晚我就跟着她去到她家,确實,一進門就有兩張老人的遺像,但是,那兩張遺像就是那天我在琳兒原來住處看到的兩位老人的!

  那晚上,琳兒總是在說着想我,早希望見我一面什麽的,好幾遍,到了半夜,我們倆好姐們兒也就睡在一起了,說了些話後都睡着了。安靜的到了半夜,琳兒卻是不知道什麽時候把剛剛戴的面具戴上了,還說了句要我陪她之類的話。我翻個身,繼續睡,不過我明顯出現有人跟蹤我,就像那幾天的那種感覺,直逼人窒息。雖然琳兒睡身旁,但我還是開了燈。

  就在我開燈後,我便沒有了那種窒息的感覺,我轉眼看了一下琳兒,這時候,我看到的是琳兒原來的臉,并不是剛才我看見的那一張臉,變了,她的臉居然變了!!!

  正在我很是害怕的時候,她醒了,就是面前的這個琳兒,她直勾勾的看着我,還是原來的臉,沒變。然後詭異的笑着說:“阿文,我死了這麽久你才來看我。”

  正當我準備尖叫的時候,我又看見了她的父母,倆個老人,不是,是倆個老人一樣的軀體在直愣愣地向我走來,也是滿臉的詭異。這麽一下吓,我便昏了,不知道其間發生了些什麽事。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聽見邪惡的女人的聲音說着:“你們三個,去年的這個時候,你們全部炸死在家裏,我說過,隻要你們索取三條新鮮的身體,你們就能複生,現在還差一具,你們自己選吧。反正天亮之前要是沒有得到新鮮屍體,你們之前的身體會在天亮失效腐爛,你們其中就隻能等待下一年的萬聖節了,那時候求我也沒用。”

  我雖然很是害怕,但還是睜眼看了看,是一個女巫,還有琳兒一家三口,還有一個那天我在沙發後面看見的那張照片的那個女孩,旁邊躺着兩具貼着奇怪符文的屍體,一具是我的,另一具是那照片上姑娘的。然而,他們就是爲了複生,直接搶了我們的屍體,剩着琳兒沒有搶到。琳兒和她母親得到屍體後,直接就進去了身體裏,接着身體就又成了大活人走了。琳兒進的那個正是我的。

  到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是存在鬼魂的,而且萬聖節确實是離惡靈世界最近的時候。而琳兒一家也早就因爲一年前炸死了,所以想趁這個時候複活才害人的。一切的一切,就因爲我回家之前打得那個電話。我憤怒,我恨,但是沒用。

  再一次的,我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睡過頭了,琳兒已經上班去了,諾大的房間裏隻剩下我一個人,哦,原來隻是噩夢一個。

  因爲感覺很奇怪,我當天也就跟琳兒告辭了。買了當天回國的機票,就上飛機了,在飛機上又是做了一系列關于琳兒的恐怖的夢。

  不知道過了多久,醒來後準備用鏡補補妝,結果發現我的臉正在變化,一半是琳兒的,一半是我的,而我正在慢慢地被擠出我的身體。原來,琳兒真的是想我了,所以希望擁有我的身體。這一次,我再也沒有醒來過!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我變得非常想念我的老朋友。特别的是,後天就是萬聖節了,我正打算一個個給她們打電話,打算去拜訪一下她們......

  “喂,是......”

  ......

  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就一直待在北京,数一数也有两三年了。父母一直很想我,隔三差五的就打个电话来问长问短的。所以去年秋天,我索性简单收拾了行李准备回家。

  出门前,我还特意打了个电话给我的好姐们儿琳儿,跟他说了一些人生的话题后,我真的走了,我对北京没有任何情感,因为北京这个地方太让人压抑了,主要是压力太大。

  回家后,在家呆了几天又觉得太无聊了,没什么事情干。于是我再一次打电话给远在美国的好闺蜜兼好姐们儿琳儿,跟她说说话,这时候才得知琳儿鼻癌,虽然动了手术,但是还是很糟糕的处在危险期。癌症这东西,不是说好就好的,知道这个事情后反正心里挺难过的。

  想想原来我们的感情是那么深,从高中到大学,甚至是研究生都是同一所学校,对于我们这种农村里的孩子,在这样大的地方相遇好朋友,感情在一次次的加深。她学习那么好,上完研究生就出国了,而我选择留在北京创业。但是这么多年,我的计划是没办法实现了,而她的事情却是一切顺利。说实话,她家里底子也挺厚,好多时候都是她帮的我,我欠她多少个人情我都记不清了。

  后来的几天,我越想越难过,决定去看看她,虽然远在美国,但我自从回来后也是没事可干,不如去叙叙旧,加深一下我们的感情,当然,还有更多的是,我真的想去看看她,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

  当一切都准备之好后,我发了个信息给她询问了一些关于她家庭住址、住院地址之类的问题。我不想等去到美国之后什么都是摸头不着脑的。没多久我就得到那些信息了。

  是的,没多长时间我也就到美国了,在飞机上睡了一觉,做了一系列恐怖无聊的梦,更多的是梦到关于琳儿的,具体什么也就记不清了。

  下飞机之后,我没有耽搁任何时间,直接照着地址上的地方就去了。

  开门的是两位老人,但是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似乎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改变。我说明了一下来意后,就叫我进门了。她的母亲像普通的中国人一样,是那么的热情好客,端了些水果递给我。但是我更在意的是琳儿的病情好了没,他们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自打我进门后就一直扭扭捏捏的,好像想说什么又不好说出口,但又感觉他们并不是扭捏,更像一种隐藏。

  我大老远跑来,就是特地来看一些琳儿的,所以我也就直接问了。

  ”阿姨,琳儿的病因该好多了吧?我昨天上飞机之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听她的声音倒是比前一阵子有劲儿多了。”我直白的问。虽然是南方人,但在北京待了那么长的时间,也就直爽多了。

  俩老人不说话,换来的却是俩老人奇怪的眼神和忍不住的眼泪。看着他们难过的样子,我心想,可能是琳儿的病情还没好吧,或者是加重了,俩老人也是在外国,无依无靠的,哭一哭正常吧。

  “你来一下,叔带你看一个东西。”

  我很担心琳儿的病请,可还是跟着她的父亲走进了琳儿房间。刚打开门,我赫然看到一张黑白色的很大一张照片。

  “咦!?那不是琳儿的照片吗,怎么黑白的,在国内这可是纪念死人才用的。”说实话,说完这一句话,结合俩老人的表情、泪水以及他们扭捏的样子,我已经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了。

  “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半个多月前就走了,多好的一个孩子,还没怎么经历过就离开了,来下我们俩个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呜呜呜呜......”

  俩老人一直泣不成声,我不是不相信老人的眼泪,但事实是飞往美国的前一天我还给琳儿通过电话,感觉她整个人都已经好很多了啊,怎么这会儿又说已经去世半个多月了?真不像开玩笑,于是我也跟着哭了起来,难过啊。

  接着,俩老人又带我参观了一下屋子里琳儿的物品。但是令我奇怪的是,沙发后面我看到了另一张陌生的女孩的照片,也是黑白的,我不记得琳儿还有个姐姐或妹妹啊!还有,我在沙发后面还看到了一些符文和黄白纸之类的东西。我心想美国不这么迷信,但是自己搞搞当做是习俗吧,没啥奇怪的,至于那女孩的照片,我也不好问,也就没问了。

  俩老人给我看了琳儿的死亡证明,又带我去墓地祭拜了琳儿。一切该做的做完后,我就匆匆告别了琳儿的父母。

  既然好友已经去世,我就在美国呆了几天,当做是给琳儿魂灵做个伴,也顺便调节一下自己心情。刚好,那几天是十月下旬,心想还没在外国过过节呢,趁有这次机会,万圣节就在美国度过吧。但是随后的几天,不管干什么,我总感觉有人跟着我,简直就是脸贴脸的感觉,简直让人快窒息。

  我为了好好的过个万圣节,就在手机上特意查询了一下万圣节的信息。其中最吸引我的一个是关于万圣节的来源,说是在古时候,故人死了后,有的灵魂会想要再生,于是就在10月31日晚上回来生人身上找灵气,若是成功,就可以再生,但是原来的生人的灵魂会被取代。所以,到了那个晚上,人们就熄掉炉子,关掉灯,吹灭蜡烛,为了不让恶灵来找到自己。然后穿一身的恐怖怪异服饰,再吓走那些恶灵。而雕刻恐怖的南瓜灯就是为了放在门外吓走恶灵的。所以,一些宗教就认为10月31日晚上是与鬼魂最接近的一晚上,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鬼门大开。

  原先我很是好奇,但最后看到了一些关于现代万圣节的信息后,我也就随便看看,都是一些人们为了无聊寻找乐子的事情,没什么可看的。

  很快,万圣节到了,那晚上我随便买了个女巫的面具戴着就出去了,就单纯的为了尊重一下本国的习俗。

  没多久,我听见一个说着普通话的女孩,于是感觉很亲切地就走过去跟她打了个招呼。由于人家戴着面具隔着,人又太多,什么都听不清,后来那姑娘就拉着我跑往对面的咖啡厅。当然,我们也都脱下面具。

  “你是阿文吧?这么多年没见你了,我好想你,没想到今晚上在这里。”

  “啊?!你认识我,我好像没见过你吧?”

  “我是琳儿,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别看玩笑,阿文,不就是几年没见嘛,有这么生气吗?”那女的辩解道。

  “别胡说,我的朋友我会不知道?再说了,我已经见过琳儿的父母,他们说琳儿已经去世了。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这时候的我很害怕,但也很冷静地问道。

  “什么?我父母?他们早去世了,你还在北京那会儿他们就去世了。你说你看见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她还是一直解释着。还把她跟我打的电话的记录给我看了,把我离开北京之前跟她说的都重复跟我说了一遍。

  听完了她说的,我不知道当时心情的复杂程度,总之,又是害怕,又是奇怪。

  ”但你的脸怎么回事?你不是鼻癌嘛?“但是我没有理会她的答复,而且还有一堆奇怪的问题准备问她。

  总之,后来她说了一堆,大概意思就是说她原来的鼻子切除了,所以不得不人造了一个,那可是在脸上动刀,原来的容貌当然是改变了好多,所以我没认出她来。她的父母确实是去世好久了,是在美国去世的。那个房子是她之前住的,为了不去碰触那些痛苦的回忆,自己早就搬家了。然而,我把自己来美国的原因和得到她原来的家庭住址的原因说出来后,她确实很是奇怪,她说她是没有给我发过这些消息的。

  我是一个直爽的女孩,也不怎么相信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就当是被人给开了个玩笑吧,也没怎么介意,但是好姐们儿在这我就很开心,当晚我就跟着她去到她家,确实,一进门就有两张老人的遗像,但是,那两张遗像就是那天我在琳儿原来住处看到的两位老人的!

  那晚上,琳儿总是在说着想我,早希望见我一面什么的,好几遍,到了半夜,我们俩好姐们儿也就睡在一起了,说了些话后都睡着了。安静的到了半夜,琳儿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刚刚戴的面具戴上了,还说了句要我陪她之类的话。我翻个身,继续睡,不过我明显出现有人跟踪我,就像那几天的那种感觉,直逼人窒息。虽然琳儿睡身旁,但我还是开了灯。

  就在我开灯后,我便没有了那种窒息的感觉,我转眼看了一下琳儿,这时候,我看到的是琳儿原来的脸,并不是刚才我看见的那一张脸,变了,她的脸居然变了!!!

  正在我很是害怕的时候,她醒了,就是面前的这个琳儿,她直勾勾的看着我,还是原来的脸,没变。然后诡异的笑着说:“阿文,我死了这么久你才来看我。”

  正当我准备尖叫的时候,我又看见了她的父母,俩个老人,不是,是俩个老人一样的躯体在直愣愣地向我走来,也是满脸的诡异。这么一下吓,我便昏了,不知道其间发生了些什么事。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听见邪恶的女人的声音说着:“你们三个,去年的这个时候,你们全部炸死在家里,我说过,只要你们索取三条新鲜的身体,你们就能复生,现在还差一具,你们自己选吧。反正天亮之前要是没有得到新鲜尸体,你们之前的身体会在天亮失效腐烂,你们其中就只能等待下一年的万圣节了,那时候求我也没用。”

  我虽然很是害怕,但还是睁眼看了看,是一个女巫,还有琳儿一家三口,还有一个那天我在沙发后面看见的那张照片的那个女孩,旁边躺着两具贴着奇怪符文的尸体,一具是我的,另一具是那照片上姑娘的。然而,他们就是为了复生,直接抢了我们的尸体,剩着琳儿没有抢到。琳儿和她母亲得到尸体后,直接就进去了身体里,接着身体就又成了大活人走了。琳儿进的那个正是我的。

  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存在鬼魂的,而且万圣节确实是离恶灵世界最近的时候。而琳儿一家也早就因为一年前炸死了,所以想趁这个时候复活才害人的。一切的一切,就因为我回家之前打得那个电话。我愤怒,我恨,但是没用。

  再一次的,我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睡过头了,琳儿已经上班去了,诺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哦,原来只是噩梦一个。

  因为感觉很奇怪,我当天也就跟琳儿告辞了。买了当天回国的机票,就上飞机了,在飞机上又是做了一系列关于琳儿的恐怖的梦。

  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后准备用镜补补妆,结果发现我的脸正在变化,一半是琳儿的,一半是我的,而我正在慢慢地被挤出我的身体。原来,琳儿真的是想我了,所以希望拥有我的身体。这一次,我再也没有醒来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非常想念我的老朋友。特别的是,后天就是万圣节了,我正打算一个个给她们打电话,打算去拜访一下她们......

  “喂,是......”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99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