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何思明:大山里走出的科学家

何思明:大山里走出的科学

  我國是一個山地大國,也是山地災害最爲嚴重的國家之一。提起滑坡,人們并不陌生,雲南魯甸地震災害引發的大型滑坡堵塞河道形成牛欄江堰塞湖,威脅到兩岸及下遊數萬村莊安全;開車行進在西部山區盤山道上的司機們,提起滾石更是會聞之色變。近年來,随着我國經濟建設的高速發展,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又加劇了地質災害的發生。随着全球氣候變暖,極端天氣常态化,地震活動漸趨強烈,人類工程活動加劇,我國地質災害的活動性、發生頻率與規模都将大幅上升,未來我國地質災害減災形勢将異常嚴峻。

  如何減少和避免這些地質災害帶來的财産和人員的損失呢?帶着這個疑問,本刊記者采訪了中國科學院山地災害與地表過程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何思明研究員。

  走出大山,研究大山

  勇于創新,碩果累累

  在科研工作中,重視學科交叉,尤其重視理論方法、模型試驗與數值仿真三種研究手段的有機結合,不僅重視基礎理論研究也關注減災關鍵技術的研發和成果的轉化。近年來,在邊坡穩定性的極限分析與極限平衡理論、邊坡預應力錨固技術、開挖邊坡超前詳嗯c超前支護、崩塌滾石災害形成機理與防治、強震帶邊坡位移控制設計與柔性防護、山地災害動力演化的物理模型與計算模拟等研究方面取得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科研成果。

  立足減災,回報大山

  何思明在地質災害方面的研究與創新,豐富了我國地質災害預防的理論與實踐,避免了工程項目巨額的資金損失。這是他對國家的重大貢獻,也是對哺育自己成長的大山的傾情回報。談到自己的工作,何思明說,在我們國家,每年地質災害造成的人員傷亡和财産損失是非常大的。究其原因在于對地質災害自身的形成演化機理還認識不清,不知道地質災害發生的位置、時間與動力過程,導緻地質災害預測預報與減災防災困難。因此,何思明确定了自己的研究三個基礎方向:地質災害的形成機理、動力演化過程與減災理論,在此基礎上發展潛在地質災害的判識與預處置技術、地質災害定量風險評估技術、地質災害工程防治新理論與新技術,大幅提升我國地質災害防治減災能力。

  談到未來學科的發展,何思明說,地質災害研究要走的路還很長,未來要做的工作還很多。他把研究的方向确定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要注重學科交叉,加強學科之間的溝通與互補。随着科學技術水平的發展,科學研究越來越向交叉和邊緣方向發展。在重視基礎理論研究的同時,更加注重實用性,研究的種種局限也被極大地打破了。地質災害研究發展到今天,地理學與地質學的内容已遠遠不能滿足需要,必須與水文氣象、土木工程、數學、力學等學科交叉才能更加全面認識災害的形成機制,也才能提出更加科學的防範措施;二是研究方法的改進:要努力探索更先進的模型試驗方法、高效數值試驗技術以及野外探測技術;三是拓寬研究領域:開展海底滑坡泥石流災害、冰雪崩災害乃至外星地表災害研究。在研究中,何思明有着非常明确的方向,那就是緊緊抓住國家需求,向實用化、技術化方向發展。使自己的科研成果應用到更多的工程項目中去,爲國家做出更大的貢獻。

  何思明,這個大山裏走出來的科學家,正在以自己的辛勤的汗水和創新的智慧,回報着養育了他的大山。

  我国是一个山地大国,也是山地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提起滑坡,人们并不陌生,云南鲁甸地震灾害引发的大型滑坡堵塞河道形成牛栏江堰塞湖,威胁到两岸及下游数万村庄安全;开车行进在西部山区盘山道上的司机们,提起滚石更是会闻之色变。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高速发展,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又加剧了地质灾害的发生。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极端天气常态化,地震活动渐趋强烈,人类工程活动加剧,我国地质灾害的活动性、发生频率与规模都将大幅上升,未来我国地质灾害减灾形势将异常严峻。

  如何减少和避免这些地质灾害带来的财产和人员的损失呢?带着这个疑问,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科学院山地灾害与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何思明研究员。

  走出大山,研究大山

  勇于创新,硕果累累

  在科研工作中,重视学科交叉,尤其重视理论方法、模型试验与数值仿真三种研究手段的有机结合,不仅重视基础理论研究也关注减灾关键技术的研发和成果的转化。近年来,在边坡稳定性的极限分析与极限平衡理论、边坡预应力锚固技术、开挖边坡超前诊断与超前支护、崩塌滚石灾害形成机理与防治、强震带边坡位移控制设计与柔性防护、山地灾害动力演化的物理模型与计算模拟等研究方面取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科研成果。

  立足减灾,回报大山

  何思明在地质灾害方面的研究与创新,丰富了我国地质灾害预防的理论与实践,避免了工程项目巨额的资金损失。这是他对国家的重大贡献,也是对哺育自己成长的大山的倾情回报。谈到自己的工作,何思明说,在我们国家,每年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是非常大的。究其原因在于对地质灾害自身的形成演化机理还认识不清,不知道地质灾害发生的位置、时间与动力过程,导致地质灾害预测预报与减灾防灾困难。因此,何思明确定了自己的研究三个基础方向:地质灾害的形成机理、动力演化过程与减灾理论,在此基础上发展潜在地质灾害的判识与预处置技术、地质灾害定量风险评估技术、地质灾害工程防治新理论与新技术,大幅提升我国地质灾害防治减灾能力。

  谈到未来学科的发展,何思明说,地质灾害研究要走的路还很长,未来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他把研究的方向确定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要注重学科交叉,加强学科之间的沟通与互补。随着科学技术水平的发展,科学研究越来越向交叉和边缘方向发展。在重视基础理论研究的同时,更加注重实用性,研究的种种局限也被极大地打破了。地质灾害研究发展到今天,地理学与地质学的内容已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必须与水文气象、土木工程、数学、力学等学科交叉才能更加全面认识灾害的形成机制,也才能提出更加科学的防范措施;二是研究方法的改进:要努力探索更先进的模型试验方法、高效数值试验技术以及野外探测技术;三是拓宽研究领域:开展海底滑坡泥石流灾害、冰雪崩灾害乃至外星地表灾害研究。在研究中,何思明有着非常明确的方向,那就是紧紧抓住国家需求,向实用化、技术化方向发展。使自己的科研成果应用到更多的工程项目中去,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何思明,这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科学家,正在以自己的辛勤的汗水和创新的智慧,回报着养育了他的大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89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