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难寻红颜知己

难寻红颜知己

  互爲知己或許是朋友關系中的最高境界,而男女之間要成爲知己真的就那麽難嗎?有人說,千金易得,知己難求,我曾爲人世間這珍貴的友情而感動和自豪,我爲她對我的牽挂而激動和感激。但這一切都将永遠遠去,就像一本印刷匆忙有着許多錯誤的詩集。

  在今年北京的一個春天的夜晚,我在風沙彌漫中,結束了一個故事。我沒有想到,剛剛開始的故事竟驟然出現了結局。

  相識不久,卻宛如故友

  去年冬天北京最冷的一天,我要出差,洋洋給我送飛機票時,我忽然有了想認識她的沖動。其實,30年的開花落,我認識過許多女人,但我第一次有這種沖動。

  出差回來,我打電話約她去一家音樂酒吧,她稍微猶豫了一下,同意了。那天晚上,我們談了很多很多。我驚訝于我們有許多相似之處,我們都喜歡俞麗娜的小提琴協奏《梁祝》,喜歡用薩克斯演奏的《回家》,喜歡理查德克萊德曼的鋼琴演奏的《秋日的私語》,喜歡那首《你是幸福的,我就是快樂的》的歌,我們都喜歡在茫茫的海灘上,一個人在夜晚聽海的聲音

  感情真是奇怪,有些人相識多年,見面隻打個招呼便匆匆而過。而有人初次相識,卻宛如故友,就像我們一樣,盡管我們隻擁有兩個小時的交談。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沒有聯系。有一天,我抛開了一切雜務,給她打了電話,于是,在地壇公園,我們在冬日的寒風中,很自然地牽手漫步。

  洋洋向我訴說了一個孤身闖京城女子的許多秘密。她家在東北,兩年前,爲幫助被拘留的同父異母的哥哥,她四處求人幫忙,認識了後來的丈夫蘇。帥氣英俊的蘇果然很賣力,四處托關系,後來,她哥哥的事終于圓滿解決。爲了報答蘇,她與相愛了3年的男朋友分手,決定嫁給蘇。

  結婚那天,她一直在哭,不肯穿上婚紗。在家人的反複勸說下,她才入了洞房。但就在新婚之夜,洋洋開始逃離家門,她身上隻帶着50元錢,開始在社會上流浪。後來到北京,找到一份差使養活自己。

  說完這些,洋洋哭了。我不是一個好女人,或許我們就不該認識。在淚光中,我緊緊握住她的手,告訴她:做個紅顔知己吧!她輕輕地點點頭。

  以後的日子裏,我們經常在一起。她說她喜歡我寫的文字,我說我喜歡她淡淡的憂郁。我們陶然于彼此的相知相解,沉醉在彼此的相通相惜。我們一起讀書,一起逛街,一起泡圖書館。我們每天都打電話,無所不談。

  擁有紅顔知己是個成年人的童話

  有一天,洋洋拿出一個本子給我看。我這才發現,細心的她把我發表的各種文章剪貼起來,我的雙眼濕潤了。她說:無論你将來是成功還是失敗,我永遠都會爲你捧場。不知誰說過,在這個世界上,男人最需要的除了一個老婆之外,還有一個紅顔知己。

  我扪心自問,洋洋是我的紅顔知己嗎?我僅僅想讓她做個紅顔知己嗎?一個男人的紅顔知己要懂他,給他适可而止的關照,但不給他深情,不給他感覺你會愛上他的威脅,也不讓他産生愛上你的沖動與熱情,洋洋的确是深知這一點的。

  有時我出門遠行,音信皆無,等我漂泊夠了,蓬頭垢面地站到她面前時,她隻是盈盈地笑問:好久不見,玩得開心嗎?她不會提及她的牽挂、焦慮,她知道提那些東西不是她的事,她不想要愛情,隻想要友情。

  我真的感到,無論我在别人面前多麽高高在上,在紅顔知己眼裏卻隻有尊嚴沒有威嚴。她能穿過層層面具走進你的心靈,痛苦時有她撫慰,歡樂時有她分享,彼此不會感到任何負擔。

  雖然我們正處于生命充滿激情的年華,但我們都很冷靜,我們巧妙地避開了漸漸上升的情感,沒有扯入到愛情裏。我渴望歲月爲我們的從容作證,爲我們磊落的笑聲作證,爲我們甯靜的心境作證,讓我們将這份纖塵不染的情感延續,共同完成一個現實生活中成年人的童話。

  但我們最終沒有成爲真正的知己。我終于明白,我們不過是相互照耀的一瞬間的陽光而已。也許因爲我的一句話,刺傷了她的心,也許因爲我太忙而疏忽了與她聯絡,也許是我的私心,也許總而言之,我們各自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不再有任何聯系。

  有人說,千金易得,知己難求,我曾爲人世間這珍貴的友情而感動和自豪,我爲她對我的牽挂而激動和感激。但這一切都将永遠遠去,就像一本印刷匆忙有着許多錯誤的詩集。我們必須忘懷,盡管這段情感在長長的一生中永遠揮之不去,但我也會慢慢遺忘,因爲我仍要繼續上路,仍然會藉着那份堅持與盼望。

  互为知己或许是朋友关系中的最高境界,而男女之间要成为知己真的就那么难吗?有人说,千金易得,知己难求,我曾为人世间这珍贵的友情而感动和自豪,我为她对我的牵挂而激动和感激。但这一切都将永远远去,就像一本印刷匆忙有着许多错误的诗集。

  在今年北京的一个春天的夜晚,我在风沙弥漫中,结束了一个故事。我没有想到,刚刚开始的故事竟骤然出现了结局。

  相识不久,却宛如故友

  去年冬天北京最冷的一天,我要出差,洋洋给我送飞机票时,我忽然有了想认识她的冲动。其实,30年的花开花落,我认识过许多女人,但我第一次有这种冲动。

  出差回来,我打电话约她去一家音乐酒吧,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同意了。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多很多。我惊讶于我们有许多相似之处,我们都喜欢俞丽娜的小提琴协奏《梁祝》,喜欢用萨克斯演奏的《回家》,喜欢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演奏的《秋日的私语》,喜欢那首《你是幸福的,我就是快乐的》的歌,我们都喜欢在茫茫的海滩上,一个人在夜晚听海的声音

  感情真是奇怪,有些人相识多年,见面只打个招呼便匆匆而过。而有人初次相识,却宛如故友,就像我们一样,尽管我们只拥有两个小时的交谈。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联系。有一天,我抛开了一切杂务,给她打了电话,于是,在地坛公园,我们在冬日的寒风中,很自然地牵手漫步。

  洋洋向我诉说了一个孤身闯京城女子的许多秘密。她家在东北,两年前,为帮助被拘留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她四处求人帮忙,认识了后来的丈夫苏。帅气英俊的苏果然很卖力,四处托关系,后来,她哥哥的事终于圆满解决。为了报答苏,她与相爱了3年的男朋友分手,决定嫁给苏。

  结婚那天,她一直在哭,不肯穿上婚纱。在家人的反复劝说下,她才入了洞房。但就在新婚之夜,洋洋开始逃离家门,她身上只带着50元钱,开始在社会上流浪。后来到北京,找到一份差使养活自己。

  说完这些,洋洋哭了。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或许我们就不该认识。在泪光中,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告诉她:做个红颜知己吧!她轻轻地点点头。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经常在一起。她说她喜欢我写的文字,我说我喜欢她淡淡的忧郁。我们陶然于彼此的相知相解,沉醉在彼此的相通相惜。我们一起读书,一起逛街,一起泡图书馆。我们每天都打电话,无所不谈。

  拥有红颜知己是个成年人的童话

  有一天,洋洋拿出一个本子给我看。我这才发现,细心的她把我发表的各种文章剪贴起来,我的双眼湿润了。她说:无论你将来是成功还是失败,我永远都会为你捧场。不知谁说过,在这个世界上,男人最需要的除了一个老婆之外,还有一个红颜知己。

  我扪心自问,洋洋是我的红颜知己吗?我仅仅想让她做个红颜知己吗?一个男人的红颜知己要懂他,给他适可而止的关照,但不给他深情,不给他感觉你会爱上他的威胁,也不让他产生爱上你的冲动与热情,洋洋的确是深知这一点的。

  有时我出门远行,音信皆无,等我漂泊够了,蓬头垢面地站到她面前时,她只是盈盈地笑问:好久不见,玩得开心吗?她不会提及她的牵挂、焦虑,她知道提那些东西不是她的事,她不想要爱情,只想要友情。

  我真的感到,无论我在别人面前多么高高在上,在红颜知己眼里却只有尊严没有威严。她能穿过层层面具走进你的心灵,痛苦时有她抚慰,欢乐时有她分享,彼此不会感到任何负担。

  虽然我们正处于生命充满激情的年华,但我们都很冷静,我们巧妙地避开了渐渐上升的情感,没有扯入到爱情里。我渴望岁月为我们的从容作证,为我们磊落的笑声作证,为我们宁静的心境作证,让我们将这份纤尘不染的情感延续,共同完成一个现实生活中成年人的童话。

  但我们最终没有成为真正的知己。我终于明白,我们不过是相互照耀的一瞬间的阳光而已。也许因为我的一句话,刺伤了她的心,也许因为我太忙而疏忽了与她联络,也许是我的私心,也许总而言之,我们各自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不再有任何联系。

  有人说,千金易得,知己难求,我曾为人世间这珍贵的友情而感动和自豪,我为她对我的牵挂而激动和感激。但这一切都将永远远去,就像一本印刷匆忙有着许多错误的诗集。我们必须忘怀,尽管这段情感在长长的一生中永远挥之不去,但我也会慢慢遗忘,因为我仍要继续上路,仍然会藉着那份坚持与盼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86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