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摸鱼怕甲虫黑段子集

摸鱼怕甲虫黑段子集

  一,砍頭

  其實孟婆湯不單單有忘記前世的功效,還有一種很厲害的修複功能。

  比如有一個人,他生前是被繩子勒死的,那麽他所喝的孟婆湯裏就會加入能抹去勒痕的藥劑,假如一個人是被車撞死的,那麽孟婆湯裏面一定會有修複五髒六腑的藥物。以幫助他他們來世投胎之後能擁有一副完好如初的皮囊。

  所以一般每當鬼差把死者的靈魂待到閻王殿的時候,閻王大人總會耐心的詢問他們究竟是怎麽死的,或者死的時候有沒有缺胳膊少腿什麽的。

  這一天鬼差帶進來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但是外表卻有些女兒态。

  閻王問了,你這厮是怎麽死的啊。

  漢子聽此話後臉一紅,竟扭捏的低頭擺弄起手指來。

  “你到底怎麽死的啊!”閻王有些不耐煩了。

  “我······我是因爲砍頭死的。”漢子吞吞吐吐地說。

  “哎呦,這年頭因爲這個死的可不多了,腦袋砍掉了嗎?”閻王有些吃驚地問。

  “掉了啊,一顆頭咕噜就落地了!”漢子說這話幾乎是帶着哭腔的。

  閻王聽後,吩咐孟婆去取補頭藥。之後給漢子灌下讓就讓他投胎去了。

  若幹年後。

  一個長着兩個腦袋的連體鬼鬧進了閻王殿。他大吵大鬧:“你們怎麽讓我投地胎,憑什麽别人一個腦袋一副身軀,而偏偏我兩個腦袋用一個身軀呢,害得我連老婆都讨不到!”

  閻王納悶了,于是令無常取出生死簿。結果一對才發現此人就是自稱前世砍頭死的那個人。閻王嘀咕道:他說他是砍頭死的,頭還掉了下來,于是我就給他補了個腦袋,可爲何他投胎後長了兩個腦袋呢?

  于是閻王先讓此人暫時恢複了前世的回憶。嚴肅的問道:“你再細緻的描述一下前世究竟是怎麽砍頭死的!”

  這人說道:“那天我在看電視,見一人被拉到了菜市口,接着兇神惡煞的劊子手隻一刀就把那人頭砍下來了。”

  “那關你什麽事呢?”閻王有些不耐煩了。

  這人此時漲紅了臉:“我一害怕就死了。”

  二,赢的進棺材

  汪嘉很喜歡賭,因爲他很會賭。

  今夜他從賭場出來已經很晚了,接着又去酒吧喝了酒。走出酒吧後他才猛然發現已經是淩晨了。

  城市的末班車都早已下班,打出租電話卻總是占線。于是他想到了步行回去,當然不是走大路,他要走一條捷徑。

  月色如水,麥田裏零星的荒冢像是一個個突起的饅頭。突然,小路前邊響起了陣陣喧嚣聲。汪嘉循聲望去,咦,有燈光。走近一看原來是個壽材店,昏暗的燈光下擺着幾口棺材,幾把紙人。有三個中年男子店門口興高采烈的打麻将。

  汪嘉一看樂了,心想這店主真不會做生意,店鋪選址在這麽偏僻的位置。

  來來來!三缺一!這時候一個胖男人在向他招手。

  汪嘉問,賭錢的嗎?胖男人搖頭。他詫異,那賭什麽?

  胖男人看了身後的棺材,笑道,赢的進棺材。

  汪嘉聽後莫名其妙,心想赢了就躺棺材,有意思,想赢難,想輸還不容易?于是他就加入了。

  不料幾輪下來無論他怎麽拆對就是輸不了。他慌了!就在這時耳邊忽然想起了沉悶的聲音,進去吧!接着三個男人就把他連拉帶拽的塞在了一口棺材裏。一個男人晃晃悠悠的準備蓋棺。

  看到棺蓋,他才知道事情不對。此時酒也醒了大半,才猛然想到這路走過很多遍了全是麥田和荒冢,這有什麽壽材店!于是拼命地往外掙紮。汪嘉爬出來之後逃也似的離開了這裏。

  後來時間一長汪嘉就漸漸忘了這件事。

  再後來他借着自己的小聰明和小手段在賭場赢了很多很多的錢。漸漸地他的名氣就大了起來,在賭場幾乎沒有不認識他的。

  在一次豪賭之後,汪嘉帶着大把的鈔票樂呵呵的走在大街上。卻突然感覺後心猛地一疼,接着他就倒在了地上。一把長刀從背後穿入了他的心髒。鮮血流了一地,彌留之際汪嘉隐隐約約看到血泊裏似乎有些影子在動,他仔細一看竟是當初壽材店的三個男人,其中有一個還在對着他笑,似乎在說:不賭錢,赢的進棺材······

  ?三,三缺一

  鹿鹿從賭場出來已經很晚了,接着又去酒吧喝了酒。

  此時他才猛然發現已經是淩晨了。

  城市的末班車都早已下班,打出租電話卻總是占線。于是他想到了步行回去,當然不是走大路,大路太遠。

  月色如水,麥田裏零星的荒冢像是一個個突起的饅頭。突然,小路前邊響起了陣陣喧嚣聲。汪嘉循聲望去,咦,有燈光。走近一看原來是個壽材店,昏暗的燈光下擺着幾口棺材,幾把紙人。有三個中年男子店門口興高采烈的打麻将。

  鹿鹿一看樂了,心想這店主真不會做生意,店鋪選址在這麽偏僻的位置。

  來來來!三缺一!這時候一個胖男人在向他招手。

  鹿鹿問,賭錢的嗎?胖男人搖頭。他詫異,那賭什麽?

  胖男人看了身後的棺材,笑道,赢了就躺進去。

  鹿鹿聽後莫名其妙,心想赢了就躺棺材,有意思,想赢難,想輸還不容易?于是他就加入了。

  不料幾輪下來無論他怎麽拆對就是輸不了。他慌了!就在這時耳邊忽然想起了沉悶的聲音,進去吧!接着三個男人就把他連拉帶拽的塞在了一口棺材裏。一個男人晃晃悠悠的準備蓋棺。

  看到棺蓋,他才知道事情不對。此時酒也醒了大半,才猛然想到這路走過很多遍了全是麥田和荒冢,這有什麽壽材店!于是拼命地往外掙紮。鹿鹿爬出來之後逃也似的離開了這裏。

  幾天後鹿鹿經過門崗室,見三個保安正在裏面打麻将。此時他正手癢的厲害,于是他就進去了。

  一個胖保安突然對着他喊了一句:來來來!三缺一!鹿鹿聽後一愣,想到了那一夜亦真亦幻的遭遇,又掉頭跑了。

  幾天之後,城市報紙頭條:xx大學,三名保安室内通宵賭博,煤氣中毒全部死亡。

  自從這件事後鹿鹿再也沒有摸過麻将。

  一,砍头

  其实孟婆汤不单单有忘记前世的功效,还有一种很厉害的修复功能。

  比如有一个人,他生前是被绳子勒死的,那么他所喝的孟婆汤里就会加入能抹去勒痕的药剂,假如一个人是被车撞死的,那么孟婆汤里面一定会有修复五脏六腑的药物。以帮助他他们来世投胎之后能拥有一副完好如初的皮囊。

  所以一般每当鬼差把死者的灵魂待到阎王殿的时候,阎王大人总会耐心的询问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或者死的时候有没有缺胳膊少腿什么的。

  这一天鬼差带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但是外表却有些女儿态。

  阎王问了,你这厮是怎么死的啊。

  汉子听此话后脸一红,竟扭捏的低头摆弄起手指来。

  “你到底怎么死的啊!”阎王有些不耐烦了。

  “我······我是因为砍头死的。”汉子吞吞吐吐地说。

  “哎呦,这年头因为这个死的可不多了,脑袋砍掉了吗?”阎王有些吃惊地问。

  “掉了啊,一颗头咕噜就落地了!”汉子说这话几乎是带着哭腔的。

  阎王听后,吩咐孟婆去取补头药。之后给汉子灌下让就让他投胎去了。

  若干年后。

  一个长着两个脑袋的连体鬼闹进了阎王殿。他大吵大闹:“你们怎么让我投地胎,凭什么别人一个脑袋一副身躯,而偏偏我两个脑袋用一个身躯呢,害得我连老婆都讨不到!”

  阎王纳闷了,于是令无常取出生死簿。结果一对才发现此人就是自称前世砍头死的那个人。阎王嘀咕道:他说他是砍头死的,头还掉了下来,于是我就给他补了个脑袋,可为何他投胎后长了两个脑袋呢?

  于是阎王先让此人暂时恢复了前世的回忆。严肃的问道:“你再细致的描述一下前世究竟是怎么砍头死的!”

  这人说道:“那天我在看电视,见一人被拉到了菜市口,接着凶神恶煞的刽子手只一刀就把那人头砍下来了。”

  “那关你什么事呢?”阎王有些不耐烦了。

  这人此时涨红了脸:“我一害怕就死了。”

  二,赢的进棺材

  汪嘉很喜欢赌,因为他很会赌。

  今夜他从赌场出来已经很晚了,接着又去酒吧喝了酒。走出酒吧后他才猛然发现已经是凌晨了。

  城市的末班车都早已下班,打出租电话却总是占线。于是他想到了步行回去,当然不是走大路,他要走一条捷径。

  月色如水,麦田里零星的荒冢像是一个个突起的馒头。突然,小路前边响起了阵阵喧嚣声。汪嘉循声望去,咦,有灯光。走近一看原来是个寿材店,昏暗的灯光下摆着几口棺材,几把纸人。有三个中年男子店门口兴高采烈的打麻将。

  汪嘉一看乐了,心想这店主真不会做生意,店铺选址在这么偏僻的位置。

  来来来!三缺一!这时候一个胖男人在向他招手。

  汪嘉问,赌钱的吗?胖男人摇头。他诧异,那赌什么?

  胖男人看了身后的棺材,笑道,赢的进棺材。

  汪嘉听后莫名其妙,心想赢了就躺棺材,有意思,想赢难,想输还不容易?于是他就加入了。

  不料几轮下来无论他怎么拆对就是输不了。他慌了!就在这时耳边忽然想起了沉闷的声音,进去吧!接着三个男人就把他连拉带拽的塞在了一口棺材里。一个男人晃晃悠悠的准备盖棺。

  看到棺盖,他才知道事情不对。此时酒也醒了大半,才猛然想到这路走过很多遍了全是麦田和荒冢,这有什么寿材店!于是拼命地往外挣扎。汪嘉爬出来之后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后来时间一长汪嘉就渐渐忘了这件事。

  再后来他借着自己的小聪明和小手段在赌场赢了很多很多的钱。渐渐地他的名气就大了起来,在赌场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

  在一次豪赌之后,汪嘉带着大把的钞票乐呵呵的走在大街上。却突然感觉后心猛地一疼,接着他就倒在了地上。一把长刀从背后穿入了他的心脏。鲜血流了一地,弥留之际汪嘉隐隐约约看到血泊里似乎有些影子在动,他仔细一看竟是当初寿材店的三个男人,其中有一个还在对着他笑,似乎在说:不赌钱,赢的进棺材······

  ?三,三缺一

  鹿鹿从赌场出来已经很晚了,接着又去酒吧喝了酒。

  此时他才猛然发现已经是凌晨了。

  城市的末班车都早已下班,打出租电话却总是占线。于是他想到了步行回去,当然不是走大路,大路太远。

  月色如水,麦田里零星的荒冢像是一个个突起的馒头。突然,小路前边响起了阵阵喧嚣声。汪嘉循声望去,咦,有灯光。走近一看原来是个寿材店,昏暗的灯光下摆着几口棺材,几把纸人。有三个中年男子店门口兴高采烈的打麻将。

  鹿鹿一看乐了,心想这店主真不会做生意,店铺选址在这么偏僻的位置。

  来来来!三缺一!这时候一个胖男人在向他招手。

  鹿鹿问,赌钱的吗?胖男人摇头。他诧异,那赌什么?

  胖男人看了身后的棺材,笑道,赢了就躺进去。

  鹿鹿听后莫名其妙,心想赢了就躺棺材,有意思,想赢难,想输还不容易?于是他就加入了。

  不料几轮下来无论他怎么拆对就是输不了。他慌了!就在这时耳边忽然想起了沉闷的声音,进去吧!接着三个男人就把他连拉带拽的塞在了一口棺材里。一个男人晃晃悠悠的准备盖棺。

  看到棺盖,他才知道事情不对。此时酒也醒了大半,才猛然想到这路走过很多遍了全是麦田和荒冢,这有什么寿材店!于是拼命地往外挣扎。鹿鹿爬出来之后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几天后鹿鹿经过门岗室,见三个保安正在里面打麻将。此时他正手痒的厉害,于是他就进去了。

  一个胖保安突然对着他喊了一句:来来来!三缺一!鹿鹿听后一愣,想到了那一夜亦真亦幻的遭遇,又掉头跑了。

  几天之后,城市报纸头条:xx大学,三名保安室内通宵赌博,煤气中毒全部死亡。

  自从这件事后鹿鹿再也没有摸过麻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86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