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门卫老孙

老孙是我们学校的门卫,学校搬迁之前没有门岗,他的工作是敲钟。听说,最初老孙是接他爸的班当老师的,早些年实行接班制,这很正常。关键是老孙没有经过正式培训,上讲台有困难,学校就把敲钟的活儿派给他。老孙很认真,也做些杂役,门窗掉了钉子、螺丝,他都义不容辞。学校的小池也靠他侍弄,有时还兼做办公室的卫生工作,给老师们提水。老孙敲钟,时间掐得极准,节奏一丝一毫都不会错乱。预备钟从容中带着警示的味道,当当当一下一下清晰地敲;上课钟紧凑、急促,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三声连敲,催人奋进;下课钟舒缓悠扬,依然是当当当一下下地分开敲,但节奏比预备钟慢,听起来似几只小鸟在欢快地蹦跳,轻松愉悦。敲钟的工作老孙一干就是几十年,他敲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学校搬到新址后,设了门岗,装了电铃。没钟可敲,老孙很自然地成了门卫。门卫老孙很快爱上他的新工作,每天上班总能看到他拿着大扫帚清扫大门口,把灰尘、落叶、纸屑扫得一干二净。门是手动大铁门,人来人往,老孙要检查身份、开门关门,他驾轻就熟。收发报纸邮件,他一个个送达,分毫不差。我因为不时有稿费单寄来,和老孙多有交集。每次来了稿费单,他都在第一时间从大门跑到四楼的办公室亲自交到我手上。看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我心里过意不去,对他说以后不要送了,我下班到门岗取也是一样,可他照样每次都给我送来。时间久了,我心想总是麻烦孙师傅,啥时候买点儿花生瓜子聊表谢意,可只是想了想,并没有立即付诸行动,总想着时间多着呢。寒假的一天,我接到爸爸的电话,说老孙送去了几张稿费单,他不知道我家的地址,就送到了我爸那儿。

开学那天,我们正忙着打扫卫生,老孙找到我,面带笑容又递给我一张稿费单。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他转身就走了。下午我提着一大袋零食去了门卫室,可是那里坐的是一个陌生的师傅,他说老孙退休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64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