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爱情的条件

爱情的条件

她很美麗。從某個角度來講,這是一個女人最大的資本。她清楚地認識這一點。她知道,她的愛情亦不會平凡。

從中學起,她就不乏追求者。十幾歲的女孩子都向往純粹的愛情,願意相信美好。她也不例外。經曆了兩次戀愛。從希望到失望。過早的投入讓她體味到了個中滋味,看到了一些**。于是不再相信。

她想,愛情也不過如此。沒有誰可以無條件地對誰好。

但她是美麗的。她是知道的。她想,她會找一個有學曆,有錢,相貌不俗,且有品味的男子。别的都不太重要了。這些已經足夠。愛與不愛又有什麽關系?有時侯,她也會爲自己的這種想法感到失望。但她安慰自己,這并不是自我,而是自我保護罷了。

但他一直對她很好,幫她打水,在圖書館給她留位子。找各種理由和機會接近她。連她都不知道,是她在照顧他,還是自己在被他關照着。連同寝室的姐妹都打趣她,你弟弟對你有意思哦!

直到有一天他對她說,我真的很喜歡你。夜色中的校園是美麗的,風兒輕輕吹動樹梢,淡淡的月光灑下來,照得男孩兒的眼睛明亮灼人。女孩兒微微有些吃驚的看着他,一瞬間,心裏不是沒有感動,但女孩兒輕輕的還是笑了。她說,我真的是不适合你。他不語,低下頭。他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隻是

她并沒有太放在心上。對于他和他的感情。而他一如繼往。

大三,她和同系的一個男生好開始了交往。男孩兒高大帥氣,家境也很不錯,父母都是大學教師。男孩兒對她也很好。而林,則退了下來。沉默的,沒有任何怨言。他想,她終于找到了她要的東西。但是,她真的确定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嗎?

就這樣,一切發展的都很順利.畢業後,她嫁給了男孩兒。婚禮是她夢想過的樣子。華麗,盛大。有美麗高檔的白色婚紗,精美的無懈可擊的妝容。當男孩兒把一枚IDo的鑽戒套上她的無名指,一滴眼淚從女孩兒的眼中掉落下來,那是天使的眼淚,和指間的鑽石一樣明亮。女孩兒仰起臉,幸福的笑了,淚眼朦胧中,她同樣看到了兩個男人的笑容。身邊的丈夫,還有人群中的平。

婚後的女孩兒很幸福。丈夫體貼,顧家。而林,聽說去了一個南方的城市發展。

有時候,她還是會想起平。那是在一個人的午後,房間整潔舒适,瓶裏用清水養的馬蹄蓮。她安靜的在躺椅上望着遠處的天空,手上是一本亦舒的小說,突然就對着窗外明晃晃的陽光出了神。有時候,她也會問自己,這就是自己要的生活麽?富足的,平淡的,會一直到死。

她本以爲一切可以就這樣下去,有愛自己的丈夫,和可愛的孩子。如果沒有那場車禍。

那年五月,北京的春天溫暖,幹燥,偶爾的沙塵天氣讓人感覺疲倦。生活依舊平淡如水。隻是,這河流表面平靜往往催生底層的暗湧。女孩兒沒有絲毫預感,一場災難正悄然步近。

清晨,她像往常一樣送女兒去幼稚園,短短十分鍾的路程母女倆有說有笑,沒有任何預兆。隻是回家的路上,女孩兒出了車禍。

這場車禍帶走了女孩兒的半條手臂,也帶走了本屬于她的幸福。當時女孩兒傷的很嚴重,持續昏迷了好幾天,醫生甚至下了病危通知書。男人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離她而去。

床榻前,隻有悲痛欲絕的父母和聞訊趕來的平。平守了她整整七天七夜,他緊緊地握着她的手,一直不斷地對她說,請你醒過來,不要放棄,請你,請你。

也許是聽到了來自親人的呼喚,也許是他的力量支撐了她。她活了過來。

這個過程是艱難的,女孩兒整個人像被拆了重鑄。她要面對的不僅僅是殘缺的身體,還有破碎的愛情。不得不承認,男人的愛情是脆弱的,像一個美麗的陶瓷,可以經受歲月的風化,但是這麽的不堪一擊。

女孩兒除了接受别無選擇,她又能怎樣呢?除了這些,最讓她難以面對的,是平,和他的感情。她對他時有所虧欠的,但在她最最艱難的日子,他陪在她的身邊。在昏迷中,她還隐約聽到一個聲音,我愛你,始終,永遠,都不曾改變

生活繼續,她還需要慢慢的習慣和适應,孩子這麽小,她必須堅強。

平一直留在這邊,每天來陪她一小會兒,陪她聊聊天,吃頓飯。他是懂她的。所以給她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不會讓她感覺太大壓力。

那天中午兩人一起做飯吃,他們一起包的餃子。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這話,說話的時候,她是不看他的。突然他說,是不是可以考慮嫁給我。

女孩兒的手瞬間抖了一下。很長時間的下雪。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說,我把餃子拿去煮了。

平很長時間沒有再來,他怕她會尴尬,會難過,會

一周後,當平再次來到女孩兒門前,他才知道,她消失了。他發瘋似的找她,她怎麽可以就這麽離開他,她不知道他這些年是怎麽過來的,這麽多艱辛努力,隻因爲有她的支撐,現在的他有能力承擔她了,她卻走了。她對他是多麽的重要,他不在乎她有過的婚姻,不在乎她的殘缺,因爲他愛她,在他心裏,她就是完美的。隻要能和她在一起,失去一切都不可惜。她幸福的時候,他可以默默守望,但現在,他不能再沉默下去。

她帶着女兒搬到了很遠的地方,她們是悄悄走的,沒有驚動任何人,也斷絕了和所有人的聯系,沒有人知道她們去了哪裏。其實是早有打算,隻是他的一句話堅定了她離開的決心。

并非是她對他沒有感情,也并非無法走出過去的陰影,受傷的心不願再去相信。一切正相反。愛他,所以要離開他。

生活是窘迫的,她一直獨自用力。多少個夜晚,她是喊着他的名字醒過來的。而觸碰到的隻有臉上冰涼的液體。她說,我是真得很想跟你走。隻是

隻是,現在,讓我拿什麽來愛你?

她很美丽。从某个角度来讲,这是一个女人最大的资本。她清楚地认识这一点。她知道,她的爱情亦不会平凡。

从中学起,她就不乏追求者。十几岁的女孩子都向往纯粹的爱情,愿意相信美好。她也不例外。经历了两次恋爱。从希望到失望。过早的投入让她体味到了个中滋味,看到了一些**。于是不再相信。

她想,爱情也不过如此。没有谁可以无条件地对谁好。

但她是美丽的。她是知道的。她想,她会找一个有学历,有钱,相貌不俗,且有品味的男子。别的都不太重要了。这些已经足够。爱与不爱又有什么关系?有时侯,她也会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失望。但她安慰自己,这并不是自我,而是自我保护罢了。

但他一直对她很好,帮她打水,在图书馆给她留位子。找各种理由和机会接近她。连她都不知道,是她在照顾他,还是自己在被他关照着。连同寝室的姐妹都打趣她,你弟弟对你有意思哦!

直到有一天他对她说,我真的很喜欢你。夜色中的校园是美丽的,风儿轻轻吹动树梢,淡淡的月光洒下来,照得男孩儿的眼睛明亮灼人。女孩儿微微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一瞬间,心里不是没有感动,但女孩儿轻轻的还是笑了。她说,我真的是不适合你。他不语,低下头。他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

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对于他和他的感情。而他一如继往。

大三,她和同系的一个男生好开始了交往。男孩儿高大帅气,家境也很不错,父母都是大学教师。男孩儿对她也很好。而林,则退了下来。沉默的,没有任何怨言。他想,她终于找到了她要的东西。但是,她真的确定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吗?

就这样,一切发展的都很顺利.毕业后,她嫁给了男孩儿。婚礼是她梦想过的样子。华丽,盛大。有美丽高档的白色婚纱,精美的无懈可击的妆容。当男孩儿把一枚IDo的钻戒套上她的无名指,一滴眼泪从女孩儿的眼中掉落下来,那是天使的眼泪,和指间的钻石一样明亮。女孩儿仰起脸,幸福的笑了,泪眼朦胧中,她同样看到了两个男人的笑容。身边的丈夫,还有人群中的平。

婚后的女孩儿很幸福。丈夫体贴,顾家。而林,听说去了一个南方的城市发展。

有时候,她还是会想起平。那是在一个人的午后,房间整洁舒适,花瓶里用清水养的马蹄莲。她安静的在躺椅上望着远处的天空,手上是一本亦舒的小说,突然就对着窗外明晃晃的阳光出了神。有时候,她也会问自己,这就是自己要的生活么?富足的,平淡的,会一直到死。

她本以为一切可以就这样下去,有爱自己的丈夫,和可爱的孩子。如果没有那场车祸。

那年五月,北京的春天温暖,干燥,偶尔的沙尘天气让人感觉疲倦。生活依旧平淡如水。只是,这河流表面平静往往催生底层的暗涌。女孩儿没有丝毫预感,一场灾难正悄然步近。

清晨,她像往常一样送女儿去幼稚园,短短十分钟的路程母女俩有说有笑,没有任何预兆。只是回家的路上,女孩儿出了车祸。

这场车祸带走了女孩儿的半条手臂,也带走了本属于她的幸福。当时女孩儿伤的很严重,持续昏迷了好几天,医生甚至下了病危通知书。男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离她而去。

床榻前,只有悲痛欲绝的父母和闻讯赶来的平。平守了她整整七天七夜,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直不断地对她说,请你醒过来,不要放弃,请你,请你。

也许是听到了来自亲人的呼唤,也许是他的力量支撑了她。她活了过来。

这个过程是艰难的,女孩儿整个人像被拆了重铸。她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残缺的身体,还有破碎的爱情。不得不承认,男人的爱情是脆弱的,像一个美丽的陶瓷,可以经受岁月的风化,但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女孩儿除了接受别无选择,她又能怎样呢?除了这些,最让她难以面对的,是平,和他的感情。她对他时有所亏欠的,但在她最最艰难的日子,他陪在她的身边。在昏迷中,她还隐约听到一个声音,我爱你,始终,永远,都不曾改变

生活继续,她还需要慢慢的习惯和适应,孩子这么小,她必须坚强。

平一直留在这边,每天来陪她一小会儿,陪她聊聊天,吃顿饭。他是懂她的。所以给她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不会让她感觉太大压力。

那天中午两人一起做饭吃,他们一起包的饺子。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说话的时候,她是不看他的。突然他说,是不是可以考虑嫁给我。

女孩儿的手瞬间抖了一下。很长时间的下雪。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我把饺子拿去煮了。

平很长时间没有再来,他怕她会尴尬,会难过,会

一周后,当平再次来到女孩儿门前,他才知道,她消失了。他发疯似的找她,她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他,她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多艰辛努力,只因为有她的支撑,现在的他有能力承担她了,她却走了。她对他是多么的重要,他不在乎她有过的婚姻,不在乎她的残缺,因为他爱她,在他心里,她就是完美的。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失去一切都不可惜。她幸福的时候,他可以默默守望,但现在,他不能再沉默下去。

她带着女儿搬到了很远的地方,她们是悄悄走的,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断绝了和所有人的联系,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其实是早有打算,只是他的一句话坚定了她离开的决心。

并非是她对他没有感情,也并非无法走出过去的阴影,受伤的心不愿再去相信。一切正相反。爱他,所以要离开他。

生活是窘迫的,她一直独自用力。多少个夜晚,她是喊着他的名字醒过来的。而触碰到的只有脸上冰凉的液体。她说,我是真得很想跟你走。只是

只是,现在,让我拿什么来爱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33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