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乡村异事

乡村异事

  ?鄉村異事

  我從小就喜歡各種詭異,用科學解釋不了的東西,那時候爺爺就經常說:“信則有不信則無”,然而我一直都選擇相信

  ﹉﹉﹉﹉﹉﹉﹉﹉﹉﹉﹉﹉﹉﹉﹉﹉﹉﹉﹉﹉﹉

  我叫徐苗苗,今年15歲,我生在一個四周環山的小鄉村,這個小村子叫陰家村,聽着名字很吓人吧!因爲這個村子被環環大山圍繞,村子裏又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年輕人都已經出去打工了,也就隻有一些小的孩童算是年輕人了吧!所以村子裏顯得特别荒涼,因此叫陰家村,而我是個例外,因爲我覺得這裏有我喜歡的東西。

  ﹉﹉﹉﹉﹉﹉﹉﹉﹉﹉﹉﹉﹉﹉﹉﹉﹉﹉﹉﹉﹉

  “爺爺,你就講講嘛,我想聽你講”

  “你這丫頭,怎麽就喜歡聽那些故事,等哪天真見到了把你吓壞了”

  沒錯,和我說話的人是我的爺爺徐強,今年71歲了,可是身體卻硬朗的很,我的爺爺有很多我喜歡的有趣故事。

  “诶呀~爺爺,我不怕,你說吧說吧”

  “好吧,那我就給你說說我17歲的事吧”

  ﹉﹉﹉﹉﹉﹉﹉﹉﹉﹉﹉﹉﹉﹉﹉﹉﹉﹉﹉﹉﹉

  ﹉﹉﹉﹉﹉﹉﹉﹉﹉﹉﹉﹉﹉﹉﹉﹉﹉﹉﹉﹉﹉

  “诶呀,小強啊,這大年三十大半夜的,你去了于富家快些回來啊”說話的這是我的太奶奶,也就是我爺爺的媽媽。

  “嗯,知道了娘,我很快就回來”

  于富是徐強從小一起長大的光腚娃娃,這不大過年的徐強想找于富商量幹點啥

  “嗯~嗯~嗯嗯嗯~嗯~嗯…”

  一邊走路一邊哼着小曲…走在陰家村,幾家的燈光映的路上有少許的光亮,因爲冬天很冷,大道上又看不見有人走動,有絲絲的冷風吹過隻感覺後脖根子涼嗖嗖,徐強不禁也有些發怵,額頭也出現了絲絲的汗珠,要看就到于富家了,在走到東邊的十字路口的時候,看見十字路口站了一個穿着黑色雨衣的人,徐強180的個子比他都高一頭頂,估計應該有185左右,一身黑色雨衣拖至腳踝,帶着雨衣帽子,看不清面容,長長的袖子擋住了手,就站在那一動不動,哪怕四周吹來陣陣的風,也不見那人的衣服動絲毫,這詭異的現像看了讓人心裏發怵,而徐強也不例外,隻覺得後脖根子發涼心裏發毛

  “嗯?這大冬天的穿個雨衣,這人沒病吧?自己這大冬天穿棉颐扪澏加X得涼嗖嗖,更何況隻穿個雨衣,喂!你是誰啊?這大冬天大過年的不回家穿個雨衣在這站着幹啥?怪吓人的”

  那人就好似聽不見徐強的話一樣站在那一動不動,就好似徐強說話的人不是“他”

  徐強急了,這本就心裏發毛這人還在不說話,徐強就更害怕了,穿着棉业尼岜称鹆私z絲的汗,感覺棉叶假N在背上了,經風一吹更冷了,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徐強壯着膽子大聲問

  “喂!你怎麽不說話”

  那人依舊紋絲不動,把徐強的話當做耳旁風,這徐強又怕又氣急了,就連額頭都出了冷汗,這以前就聽老人們說這大年三十什麽鬼門開,小鬼也過年,會有很多不幹淨的東西出沒,所以這半夜盡量不要出門,出門遇見别人少搭話,以免着帶家裏不幹淨的東西,想到這,徐強咽了咽口水,這特麽是得罪誰了,不會就這麽倒黴,這事被自己撞見了吧!徐強強壯鎮定的繼續問着。

  “喂!你說話啊,在這站着幹啥,這大冬天的穿個雨衣你不冷啊”

  徐強喊了幾嗓子那人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徐強就覺得後脖子一陣陣的陰風後背冷汗呼呼的冒,感覺都快把棉掖蛲噶耍闹軅鱽淼睦滹L令徐強打了個激靈,“這不會越怕啥就越來啥吧!他媽的”

  徐強暗自嘀咕了一句,又擡頭看着離自己不到十步遠的那個穿着雨衣的男人,徐強也怕急了,這麽幹杵在這也不是回事,徐強下了很大的決心,大步的走上前伸手就朝那人去推。可是,這奇怪的事又發生,這手還沒碰到那人,就見那人極速的後退出了十步遠的距離,這讓徐強手有點顫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向那人跑去,徐強也因爲害怕加生氣過了頭,沖向站在十步遠的那個穿着雨衣的人跑,邊跑邊說

  “嘿!你還來勁了是吧,大半夜的在這吓唬人”

  說完已經跑到那人跟前,這次徐強右手握拳朝着那個帶着雨衣帽子的腦袋揮去,眼看着拳頭就要打中,可是,那黑衣人身影一閃又快速的退出了十步遠,徐強生氣又害怕的朝那人攆去,那黑影見徐強又沖了過來,也迅速向前沖去。一下便把徐強甩在身後,這徐強見此也用力像那黑影沖,再說這徐強也是年輕氣盛的小夥子,早就氣血沖頭追着那人跑,也不管害不害怕的說了,直至在村口的第二趟杆第二家趙鐵牛家停下了,徐強也随後追了上來,也停在了那個黑衣人七八步遠處,看着趙鐵牛家的院子,趙鐵牛家的院子裏有一個幹活用的牛車,牛車上的左邊還缺了一塊板子,漏出一條空子,而牛車的東南方有一個用涼席子和木頭滾子圍城的牛棚,牛棚裏面有兩隻幹活的大黃牛

  這徐強氣喘籲籲的說“哼!怎麽不跑了?”

  話剛落那個黑影又一下拐進了趙鐵牛家的院子裏,徐強也随後跟了進去,繞過牛車,一下竄進了牛棚裏,徐強當下一急,彎下腰透過牛車底下的空子看向那黑衣人,隻見那個黑衣人串進牛棚裏在牛的身側突然消失,這讓徐強一愣,徐強用手揉了揉眼睛,盯着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看了看又使勁眨眨眼,又捏了自己的腿一下,痛感襲來告訴了徐強這不是做夢,而後徐強就嘻嘻回想剛才那一幕就覺得後背冷汗直冒,他也是剛剛才注意到一點,那人根本就沒有腳,一直是飄着的,想到這一點,後怕的徐強連滾帶爬的向家跑,而後還摔了個跟頭,也不管疼不疼身上有沒有雪,爬起來繼續跑,也不敢向後看,後背額頭都流出冷汗,也不敢有多餘的動作,直到跑回家,因此事後徐強還吓的生病了,還是找的以前的看這些病的人給看的,後來好了,也因此徐強好久都不敢半夜出門,害怕再遇見不幹淨的東西。

  ﹉﹉﹉﹉﹉﹉﹉﹉﹉﹉﹉﹉﹉﹉﹉﹉﹉﹉﹉﹉﹉﹉﹉﹉﹉﹉﹉﹉﹉﹉﹉﹉﹉﹉﹉﹉﹉﹉﹉﹉﹉﹉

  “啊~太帥了爺爺,我也好想看見一次啊”

  “哈哈!你這丫頭,到時候真看見了,看你還像不像現在這樣,但是别吓得哭鼻子!”

  “诶呀!爺爺,我要是能看見就好了,再說了,我都這麽大哭什麽鼻子,而且“它們”要是知道我這麽喜歡“它們”一定超級願意和我做朋友”

  “哈哈哈…你呀,好了快去睡覺吧,你想聽的我也給你講了”

  ?乡村异事

  我从小就喜欢各种诡异,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那时候爷爷就经常说:“信则有不信则无”,然而我一直都选择相信

  ﹉﹉﹉﹉﹉﹉﹉﹉﹉﹉﹉﹉﹉﹉﹉﹉﹉﹉﹉﹉﹉

  我叫徐苗苗,今年15岁,我生在一个四周环山的小乡村,这个小村子叫阴家村,听着名字很吓人吧!因为这个村子被环环大山围绕,村子里又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年轻人都已经出去打工了,也就只有一些小的孩童算是年轻人了吧!所以村子里显得特别荒凉,因此叫阴家村,而我是个例外,因为我觉得这里有我喜欢的东西。

  ﹉﹉﹉﹉﹉﹉﹉﹉﹉﹉﹉﹉﹉﹉﹉﹉﹉﹉﹉﹉﹉

  “爷爷,你就讲讲嘛,我想听你讲”

  “你这丫头,怎么就喜欢听那些故事,等哪天真见到了把你吓坏了”

  没错,和我说话的人是我的爷爷徐强,今年71岁了,可是身体却硬朗的很,我的爷爷有很多我喜欢的有趣故事。

  “诶呀~爷爷,我不怕,你说吧说吧”

  “好吧,那我就给你说说我17岁的事吧”

  ﹉﹉﹉﹉﹉﹉﹉﹉﹉﹉﹉﹉﹉﹉﹉﹉﹉﹉﹉﹉﹉

  ﹉﹉﹉﹉﹉﹉﹉﹉﹉﹉﹉﹉﹉﹉﹉﹉﹉﹉﹉﹉﹉

  “诶呀,小强啊,这大年三十大半夜的,你去了于富家快些回来啊”说话的这是我的太奶奶,也就是我爷爷的妈妈。

  “嗯,知道了娘,我很快就回来”

  于富是徐强从小一起长大的光腚娃娃,这不大过年的徐强想找于富商量干点啥

  “嗯~嗯~嗯嗯嗯~嗯~嗯…”

  一边走路一边哼着小曲…走在阴家村,几家的灯光映的路上有少许的光亮,因为冬天很冷,大道上又看不见有人走动,有丝丝的冷风吹过只感觉后脖根子凉嗖嗖,徐强不禁也有些发怵,额头也出现了丝丝的汗珠,要看就到于富家了,在走到东边的十字路口的时候,看见十字路口站了一个穿着黑色雨衣的人,徐强180的个子比他都高一头顶,估计应该有185左右,一身黑色雨衣拖至脚踝,带着雨衣帽子,看不清面容,长长的袖子挡住了手,就站在那一动不动,哪怕四周吹来阵阵的风,也不见那人的衣服动丝毫,这诡异的现像看了让人心里发怵,而徐强也不例外,只觉得后脖根子发凉心里发毛

  “嗯?这大冬天的穿个雨衣,这人没病吧?自己这大冬天穿棉袄棉裤都觉得凉嗖嗖,更何况只穿个雨衣,喂!你是谁啊?这大冬天大过年的不回家穿个雨衣在这站着干啥?怪吓人的”

  那人就好似听不见徐强的话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就好似徐强说话的人不是“他”

  徐强急了,这本就心里发毛这人还在不说话,徐强就更害怕了,穿着棉袄的后背起了丝丝的汗,感觉棉袄都贴在背上了,经风一吹更冷了,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徐强壮着胆子大声问

  “喂!你怎么不说话”

  那人依旧纹丝不动,把徐强的话当做耳旁风,这徐强又怕又气急了,就连额头都出了冷汗,这以前就听老人们说这大年三十什么鬼门开,小鬼也过年,会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出没,所以这半夜尽量不要出门,出门遇见别人少搭话,以免着带家里不干净的东西,想到这,徐强咽了咽口水,这特么是得罪谁了,不会就这么倒霉,这事被自己撞见了吧!徐强强壮镇定的继续问着。

  “喂!你说话啊,在这站着干啥,这大冬天的穿个雨衣你不冷啊”

  徐强喊了几嗓子那人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徐强就觉得后脖子一阵阵的阴风后背冷汗呼呼的冒,感觉都快把棉袄打透了,四周传来的冷风令徐强打了个激灵,“这不会越怕啥就越来啥吧!他妈的”

  徐强暗自嘀咕了一句,又抬头看着离自己不到十步远的那个穿着雨衣的男人,徐强也怕急了,这么干杵在这也不是回事,徐强下了很大的决心,大步的走上前伸手就朝那人去推。可是,这奇怪的事又发生,这手还没碰到那人,就见那人极速的后退出了十步远的距离,这让徐强手有点颤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向那人跑去,徐强也因为害怕加生气过了头,冲向站在十步远的那个穿着雨衣的人跑,边跑边说

  “嘿!你还来劲了是吧,大半夜的在这吓唬人”

  说完已经跑到那人跟前,这次徐强右手握拳朝着那个带着雨衣帽子的脑袋挥去,眼看着拳头就要打中,可是,那黑衣人身影一闪又快速的退出了十步远,徐强生气又害怕的朝那人撵去,那黑影见徐强又冲了过来,也迅速向前冲去。一下便把徐强甩在身后,这徐强见此也用力像那黑影冲,再说这徐强也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早就气血冲头追着那人跑,也不管害不害怕的说了,直至在村口的第二趟杆第二家赵铁牛家停下了,徐强也随后追了上来,也停在了那个黑衣人七八步远处,看着赵铁牛家的院子,赵铁牛家的院子里有一个干活用的牛车,牛车上的左边还缺了一块板子,漏出一条空子,而牛车的东南方有一个用凉席子和木头滚子围城的牛棚,牛棚里面有两只干活的大黄牛

  这徐强气喘吁吁的说“哼!怎么不跑了?”

  话刚落那个黑影又一下拐进了赵铁牛家的院子里,徐强也随后跟了进去,绕过牛车,一下窜进了牛棚里,徐强当下一急,弯下腰透过牛车底下的空子看向那黑衣人,只见那个黑衣人串进牛棚里在牛的身侧突然消失,这让徐强一愣,徐强用手揉了揉眼睛,盯着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看了看又使劲眨眨眼,又捏了自己的腿一下,痛感袭来告诉了徐强这不是做梦,而后徐强就嘻嘻回想刚才那一幕就觉得后背冷汗直冒,他也是刚刚才注意到一点,那人根本就没有脚,一直是飘着的,想到这一点,后怕的徐强连滚带爬的向家跑,而后还摔了个跟头,也不管疼不疼身上有没有雪,爬起来继续跑,也不敢向后看,后背额头都流出冷汗,也不敢有多余的动作,直到跑回家,因此事后徐强还吓的生病了,还是找的以前的看这些病的人给看的,后来好了,也因此徐强好久都不敢半夜出门,害怕再遇见不干净的东西。

  ﹉﹉﹉﹉﹉﹉﹉﹉﹉﹉﹉﹉﹉﹉﹉﹉﹉﹉﹉﹉﹉﹉﹉﹉﹉﹉﹉﹉﹉﹉﹉﹉﹉﹉﹉﹉﹉﹉﹉﹉﹉﹉

  “啊~太帅了爷爷,我也好想看见一次啊”

  “哈哈!你这丫头,到时候真看见了,看你还像不像现在这样,但是别吓得哭鼻子!”

  “诶呀!爷爷,我要是能看见就好了,再说了,我都这么大哭什么鼻子,而且“它们”要是知道我这么喜欢“它们”一定超级愿意和我做朋友”

  “哈哈哈…你呀,好了快去睡觉吧,你想听的我也给你讲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33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