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第101次他却拒绝了我

第101次他却拒绝了我

  一直以來,我以爲他總會在我的身後跟随,不論我什麽時候需要他。因爲他說過,他會等我一輩子的。可是,他食言了。

  我和他是大學時候的同學。我16歲上大學,比他小兩歲。在學校裏,我總是小妹妹,和很多男生關系都很好。當然,和他特别要好。

  我确實是沒有想過男女之情的,可能是因爲我還小。直到那一天,他突然面紅耳赤地遞給我一張電影票,期期艾艾地說,這是一部愛情片。真是老土,老土得可愛。不過我還是直截了當地拒絕他了。我說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會選擇他的,但是他沒有退卻。

  接下來的時間裏,他無時不刻地出現在我身邊,關心我,呵護我,什麽事情,在我要做之前他已經搶先幫我做了。可是我告訴他,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要再繼續下去了。他說,他會一直等下去,直到我同意的那一天。

  大學畢業後,我們倆都被保送本校的研究生,不在同一個專業。研究生期間的所有實驗難題,基本上都是他一手包辦了,連我的導師都和他的導師開玩笑:我那個師女婿呢?最近怎麽沒有看見他了?

  5年的研究生一下子過去了,我也到了25歲的年紀。也确實考慮過選擇他的。但是終究沒有開口。爲什麽呢可能還是覺得有些不完美。他總是一副邋裏邋遢的樣子,頭發亂亂的,不修邊幅。還有就是太瘦,雖然在南方人中不算太矮,卻還不到一百斤,我還是比較喜歡邉有偷哪泻⒆印N抑苯恿水數馗f過我不選擇他的原因,一向健談的他沉默了好久。那時我倒是希望他能夠聽了這句話離開,但是他接着說:我是對你最好的,這輩子都是。

  博士畢業後,我留校當老師,他選擇了出國。當時同學們給他送行,我沒有傷感,反而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那個在我身邊圍繞了7年的人終于走了,我不用再喋喋不休地說,我不喜歡你這個類型,你放棄吧這樣的話了。

  很快我交了一個男朋友,他比我大6歲,家境很好,在他父親的公司上班,當了一個财務經理,一個月可以收入過萬,房子車子都有了。

  可是交往深入下去,我就發現了差距。我說的話,他總是嗯嗯嗯的,半懂不懂。我的意思,他總是不能理解。這段感情斷斷續續維持了一年半,終于還是分手了。這時候,我才記起那個總是微笑地站在我身後,什麽事情都不他來。

  從小我都是優等生,考上的也是最好的大學之一。本科時是直博生保送,博士時是優秀博士畢業。所以我覺得身邊的人都應該是這樣子的,不用我費神地表達,可是我錯了。

  苦悶中我迎來了我的28歲生日。28歲的女人似乎就給人另類的感覺了,雖然照鏡子我沒有什麽自卑和蒼老的感覺,但是父母親和朋友們都開始爲我着急了。于是我開始了一輪一輪地相親。

  那些相親的對象,要麽有錢而粗俗,要麽木讷而遲鈍,還有就是唯唯諾諾不知所雲。一個一個,都隻讓我更加想起天邊的那個他來。那個睿智、懶散、關切、幽默、善辯的他。

  在我副教授評審述職會上,突然我發現了他。坐在台下,眼睛還是那麽明亮,人也還是那麽瘦。頭發看起來還是髒髒的,拿着一支筆,坐在前排微笑着看着我。唯一的變化,似乎就是蒼老了一點,不再像那個沒事就要和人家滔滔不絕争辯的年輕人了。

  原來他已經被學校作爲人才引進回來了,不在我們系,但是是一個學院。我還在報副教授的時候,學校已經答應給他正教授的職位了。所以他有資格享受了一套不大不小的福利房,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城市,已經算是不錯了。

  他裝修房子的時候我經常去他家給他參郑坪跤只氐搅怂哪昵暗娜兆樱o我端水,削水果,給我回答工作中的種種問題。

  那一天,他房子裝修完了,邀我去吃飯。隻有我們兩個人,晚上的燈光很美。我知道他要說什麽,有點期待,又有點緊張。果然他說,房子有了,缺一個新娘。

  我裝作沒有聽懂,其實我是希望他繼續四年前那樣的直白,直截了當地說:這輩子我會讓你知道我是對你最好的。但是他沒有。他隻是喟了一口氣,什麽也沒有說。

  送我下樓的時候,他竟然握了握我的手,很緊很緊的,握得我有些生疼。幸好他很快就放開了。然後招呼也沒有打就走回去了。

  以後的日子就忽然尴尬起來,他碰見我也隻是淡淡的,點個頭打個招呼。校車上也不和我坐一起。等車時也不和我說話。我的碩士生答辯時請他來當委員,他也推脫了。

  終于我看見他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說說笑笑的,我心裏确實酸酸的,莫名其妙的還有些憤怒。我最好的朋友勸我說,他大三開始追我,我就算倒過去追他一回又有什麽?都要快三十歲的人了。

  可是,當我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氣和他說的時候,他居然面不改色地說,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我也聽說過他交女朋友了,但是怎麽可能這麽快呢?從我十九歲到現在,這麽多年的感情,他都等了那麽久了,難道他一下子忘記了嗎?他不是說過等我一輩子的嗎?

  昨天晚上我哭了一晚上。這麽多年來我從沒有這麽哭過。難道男人真的這麽容易轉移感情嗎?真的嗎?

  一直以来,我以为他总会在我的身后跟随,不论我什么时候需要他。因为他说过,他会等我一辈子的。可是,他食言了。

  我和他是大学时候的同学。我16岁上大学,比他小两岁。在学校里,我总是小妹妹,和很多男生关系都很好。当然,和他特别要好。

  我确实是没有想过男女之情的,可能是因为我还小。直到那一天,他突然面红耳赤地递给我一张电影票,期期艾艾地说,这是一部爱情片。真是老土,老土得可爱。不过我还是直截了当地拒绝他了。我说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会选择他的,但是他没有退却。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无时不刻地出现在我身边,关心我,呵护我,什么事情,在我要做之前他已经抢先帮我做了。可是我告诉他,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他说,他会一直等下去,直到我同意的那一天。

  大学毕业后,我们俩都被保送本校的研究生,不在同一个专业。研究生期间的所有实验难题,基本上都是他一手包办了,连我的导师都和他的导师开玩笑:我那个师女婿呢?最近怎么没有看见他了?

  5年的研究生一下子过去了,我也到了25岁的年纪。也确实考虑过选择他的。但是终究没有开口。为什么呢可能还是觉得有些不完美。他总是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头发乱乱的,不修边幅。还有就是太瘦,虽然在南方人中不算太矮,却还不到一百斤,我还是比较喜欢运动型的男孩子。我直接了当地跟他说过我不选择他的原因,一向健谈的他沉默了好久。那时我倒是希望他能够听了这句话离开,但是他接着说:我是对你最好的,这辈子都是。

  博士毕业后,我留校当老师,他选择了出国。当时同学们给他送行,我没有伤感,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个在我身边围绕了7年的人终于走了,我不用再喋喋不休地说,我不喜欢你这个类型,你放弃吧这样的话了。

  很快我交了一个男朋友,他比我大6岁,家境很好,在他父亲的公司上班,当了一个财务经理,一个月可以收入过万,房子车子都有了。

  可是交往深入下去,我就发现了差距。我说的话,他总是嗯嗯嗯的,半懂不懂。我的意思,他总是不能理解。这段感情断断续续维持了一年半,终于还是分手了。这时候,我才记起那个总是微笑地站在我身后,什么事情都不他来。

  从小我都是优等生,考上的也是最好的大学之一。本科时是直博生保送,博士时是优秀博士毕业。所以我觉得身边的人都应该是这样子的,不用我费神地表达,可是我错了。

  苦闷中我迎来了我的28岁生日。28岁的女人似乎就给人另类的感觉了,虽然照镜子我没有什么自卑和苍老的感觉,但是父母亲和朋友们都开始为我着急了。于是我开始了一轮一轮地相亲。

  那些相亲的对象,要么有钱而粗俗,要么木讷而迟钝,还有就是唯唯诺诺不知所云。一个一个,都只让我更加想起天边的那个他来。那个睿智、懒散、关切、幽默、善辩的他。

  在我副教授评审述职会上,突然我发现了他。坐在台下,眼睛还是那么明亮,人也还是那么瘦。头发看起来还是脏脏的,拿着一支笔,坐在前排微笑着看着我。唯一的变化,似乎就是苍老了一点,不再像那个没事就要和人家滔滔不绝争辩的年轻人了。

  原来他已经被学校作为人才引进回来了,不在我们系,但是是一个学院。我还在报副教授的时候,学校已经答应给他正教授的职位了。所以他有资格享受了一套不大不小的福利房,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已经算是不错了。

  他装修房子的时候我经常去他家给他参谋,似乎又回到了四年前的日子,他给我端水,削水果,给我回答工作中的种种问题。

  那一天,他房子装修完了,邀我去吃饭。只有我们两个人,晚上的灯光很美。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有点期待,又有点紧张。果然他说,房子有了,缺一个新娘。

  我装作没有听懂,其实我是希望他继续四年前那样的直白,直截了当地说:这辈子我会让你知道我是对你最好的。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喟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送我下楼的时候,他竟然握了握我的手,很紧很紧的,握得我有些生疼。幸好他很快就放开了。然后招呼也没有打就走回去了。

  以后的日子就忽然尴尬起来,他碰见我也只是淡淡的,点个头打个招呼。校车上也不和我坐一起。等车时也不和我说话。我的硕士生答辩时请他来当委员,他也推脱了。

  终于我看见他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我心里确实酸酸的,莫名其妙的还有些愤怒。我最好的朋友劝我说,他大三开始追我,我就算倒过去追他一回又有什么?都要快三十岁的人了。

  可是,当我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和他说的时候,他居然面不改色地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也听说过他交女朋友了,但是怎么可能这么快呢?从我十九岁到现在,这么多年的感情,他都等了那么久了,难道他一下子忘记了吗?他不是说过等我一辈子的吗?

  昨天晚上我哭了一晚上。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有这么哭过。难道男人真的这么容易转移感情吗?真的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24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