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一群二流子

一群二流子

  一群二流子

  有一次,公雞對母雞說:現在正是核桃成熟的時候,我們要趁着松鼠還沒有把核桃全部吃完,趕緊進山去吃個夠。

  對呀,母雞答道,走吧,我們可以好好地享受享受。

  它們于是就上了山,而且因爲天氣晴朗,一直在山上呆到天黑。不知道它們究竟是因爲吃多了撐着呢,還是因爲它們突然變得心高氣傲起來,它們竟然不願意步行回家。

  公雞用核桃殼做了一輛小車。車子做好後,小母雞坐了上去對公雞說:你隻管在前面拉車吧。

  讓我拉車?公雞嚷了起來,我甯願步行回家也不願意拉車。不行,我決不答應!要我坐在車上當個車夫還可以,可要我拉車,這根本不可能。

  就在它們這樣争論的時候,一隻鴨子嘎嘎嘎地叫着對它們說:你們這兩個小偷,是誰同意你們上我的核桃山的?等着,我要讓你們吃點苦頭!

  它說着便張開闊嘴,向公雞撲過去。但是公雞并非等閑之輩,毫不示弱地向鴨子反擊,對着鴨子猛踢猛蹬,弄得鴨子隻好低頭求饒,并且願意接受懲罰,給它們拉車。

  小公雞坐在車夫的位子上,高高地叫了一聲:鴨子,盡量給我跑快點!小車便飛快地向前駛去。

  他們走了一程後,遇到了兩個趕路的,一個是大頭針,一個是縫衣針。停一停,停一停!它倆喊道。然後又說,天快要黑了,它們寸步難行,而且路上又髒得要命,所以問能不能搭一會兒車。它倆還說,它們在城門口裁縫們常去的酒店裏喝啤酒,結果呆得太晚了。

  由于它倆都骨瘦如柴,占不了多少位子,公雞便讓它們上了車,條件是要它們保證不踩到它和母雞的腳。

  天黑了很久以後,它們來到了一家旅店前。它們不願意在黑夜裏繼續趕路,再加上鴨子的腳力又不行,跑起來已經是左搖右擺,它們便進了店裏。

  店主人起初提出了許多異議,說什麽店已經住滿了,而且他覺得它們不是什麽高貴的客人。可它們說了很多好話,說要把小母雞在路上生的雞蛋給他,還把每天能生一隻蛋的鴨子留給他,他終于答應讓它們在店裏過夜。

  第二天清早,天剛蒙蒙亮,大家都還在睡夢中,公雞卻叫醒了母雞,取出那隻雞蛋,把它啄破,和母雞一起把蛋吃進了肚子,再把蛋殼扔進火爐。然後,它們來到還在沉睡的縫衣針旁,抓住它的腦袋,把它插進店老板椅子的坐墊中,又把大頭針插在店老板的毛巾裏。做完這些後,公雞和母雞便飛快地逃走了。

  鴨子因爲喜歡睡在露天,所以晚上一直呆在院子裏,沒有進屋。它聽到公雞和母雞逃跑了,心裏萬分高興。它找到一條小溪,順着它遊了下去這種旅行的方法當然要比拉車快多了。

  幾個小時之後,店老板才起來。他洗了洗臉,準備用毛巾擦一擦,結果大頭針從他的臉上劃過,在他的臉上留下了一道直至耳根的長長的血印。他走進廚房,想點燃煙鬥,可當他走到火爐旁時,雞蛋殼從火爐裏蹦了出來,碰到了他的眼睛。

  今天早晨好像什麽都跟我過不去。他說,同時氣呼呼地在他爺爺留給他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可他立刻又跳了起來,而且叫着:哎喲!哎喲!那縫衣針雖然沒有紮着他的臉,卻比大頭針紮得更厲害。

  他現在真的氣壞了,不由得懷疑起昨天很晚才住進店來的那幫客人。他去找它們,結果發現它們早已逃得無影無蹤了。他于是發誓說,他的店裏今後決不再接待任何二流子,因爲這幫家夥吃得多,不付一分錢,而且還忘恩負義地對你做惡作劇。

  -

  一群二流子

  有一次,公鸡对母鸡说:现在正是核桃成熟的时候,我们要趁着松鼠还没有把核桃全部吃完,赶紧进山去吃个够。

  对呀,母鸡答道,走吧,我们可以好好地享受享受。

  它们于是就上了山,而且因为天气晴朗,一直在山上呆到天黑。不知道它们究竟是因为吃多了撑着呢,还是因为它们突然变得心高气傲起来,它们竟然不愿意步行回家。

  公鸡用核桃壳做了一辆小车。车子做好后,小母鸡坐了上去对公鸡说:你只管在前面拉车吧。

  让我拉车?公鸡嚷了起来,我宁愿步行回家也不愿意拉车。不行,我决不答应!要我坐在车上当个车夫还可以,可要我拉车,这根本不可能。

  就在它们这样争论的时候,一只鸭子嘎嘎嘎地叫着对它们说:你们这两个小偷,是谁同意你们上我的核桃山的?等着,我要让你们吃点苦头!

  它说着便张开阔嘴,向公鸡扑过去。但是公鸡并非等闲之辈,毫不示弱地向鸭子反击,对着鸭子猛踢猛蹬,弄得鸭子只好低头求饶,并且愿意接受惩罚,给它们拉车。

  小公鸡坐在车夫的位子上,高高地叫了一声:鸭子,尽量给我跑快点!小车便飞快地向前驶去。

  他们走了一程后,遇到了两个赶路的,一个是大头针,一个是缝衣针。停一停,停一停!它俩喊道。然后又说,天快要黑了,它们寸步难行,而且路上又脏得要命,所以问能不能搭一会儿车。它俩还说,它们在城门口裁缝们常去的酒店里喝啤酒,结果呆得太晚了。

  由于它俩都骨瘦如柴,占不了多少位子,公鸡便让它们上了车,条件是要它们保证不踩到它和母鸡的脚。

  天黑了很久以后,它们来到了一家旅店前。它们不愿意在黑夜里继续赶路,再加上鸭子的脚力又不行,跑起来已经是左摇右摆,它们便进了店里。

  店主人起初提出了许多异议,说什么店已经住满了,而且他觉得它们不是什么高贵的客人。可它们说了很多好话,说要把小母鸡在路上生的鸡蛋给他,还把每天能生一只蛋的鸭子留给他,他终于答应让它们在店里过夜。

  第二天清早,天刚蒙蒙亮,大家都还在睡梦中,公鸡却叫醒了母鸡,取出那只鸡蛋,把它啄破,和母鸡一起把蛋吃进了肚子,再把蛋壳扔进火炉。然后,它们来到还在沉睡的缝衣针旁,抓住它的脑袋,把它插进店老板椅子的坐垫中,又把大头针插在店老板的毛巾里。做完这些后,公鸡和母鸡便飞快地逃走了。

  鸭子因为喜欢睡在露天,所以晚上一直呆在院子里,没有进屋。它听到公鸡和母鸡逃跑了,心里万分高兴。它找到一条小溪,顺着它游了下去这种旅行的方法当然要比拉车快多了。

  几个小时之后,店老板才起来。他洗了洗脸,准备用毛巾擦一擦,结果大头针从他的脸上划过,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直至耳根的长长的血印。他走进厨房,想点燃烟斗,可当他走到火炉旁时,鸡蛋壳从火炉里蹦了出来,碰到了他的眼睛。

  今天早晨好像什么都跟我过不去。他说,同时气呼呼地在他爷爷留给他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可他立刻又跳了起来,而且叫着:哎哟!哎哟!那缝衣针虽然没有扎着他的脸,却比大头针扎得更厉害。

  他现在真的气坏了,不由得怀疑起昨天很晚才住进店来的那帮客人。他去找它们,结果发现它们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他于是发誓说,他的店里今后决不再接待任何二流子,因为这帮家伙吃得多,不付一分钱,而且还忘恩负义地对你做恶作剧。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24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