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恐怖照片

恐怖照片

  哎呀!累死了,累死了!”一回到宿舍,便炸開了鍋,吵吵嚷嚷的,今天203寝室的這幫兄弟可算是玩的十分盡興。

  “張超啊,你小子今天也真會帶路啊,讓我們在山頭上轉了不少圈。”室友們紛紛抱怨着。

  張超擦了把汗,不以爲意道,“既然說好的是爬山遊行,就是随心而動,讓心靈自由自在的去旅行了,你看看電視上面那些旅遊欄目的,總是跟着大部隊一起去設定好的地方去遊玩,這樣的話,倒是錯過了不少好玩的地方,哪像咱們這樣讓心靈放飛的去旅行啊?你們說是不是啊?”

  “去去去!少吹牛皮!”室友們一陣狂噴,“對了,那個相片給我們一人分幾張吧!也算是我們旅遊的紀念。”

  張超随手将背包裏的照片掏出了幾張,分給了舍友們,“啊!張超,我們算是服了你了,我們都提醒過你了,這個地方都埋着死人呢!你竟然還在那裏拍照,快快快,換一張,這張多晦氣啊!”室友們指着照片上的墳墓埋怨道。

  “好,你們都是大爺,照片都在這裏,你們愛怎麽換都随便你們了,我洗澡了。”說着張超便拿起臉盆去水房洗澡了。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辣!”片刻工夫,張超便哼着小調走回了寝室,卻發現室友們都不見蹤影了,“這幫兔崽子!真夠沒良心的,出去上網都不等我一起去,哼!”張超埋怨道。

  桌子上放着幾張應該是被室友撿剩下的照片,幾乎全是山頭上那邊有墳墓地方的照片,“這些人也真是的,不就是墳墓嘛,有啥大驚小怪的!”

  當時,張超也沒在意,隻是覺得那個地方的風景不錯,便照了下來。

  “老二啊,你就不能快點走位嗎?你看你把對方家的卡特都養成什麽樣子了,秒殺啊!這節奏,看來是輸定了啊!”張超埋怨道,嘴裏的香煙抽的更加迅速。

  “我哪知道那個卡特的符文設置的那麽厲害嘛!明明都已經殘血了,竟然把我秒殺了還恢複了生命中,真是逆天的妖孽啊!不玩了,不玩了,我先回去睡覺了!”老二無奈的把耳機扔在了一邊,轉身走出了網吧。

  “哎呀,你看老二,不就說他兩句嘛!搞得就跟一副輸不起的模樣!”張超無奈道。

  “張超啊,别說老二了,你快看着點吧!下路的兵線快要推過來了,快去清理兵線啊!”老三急忙喊道。

  “好好好,我來了,有我劍聖在此,清理兵線那還不是小意思!”張超得意的說道。

  由于是國慶放假期間,宿舍樓一片黑燈瞎火的,幾乎所有的在校學生都回家了,除了張超他們這個203寝室的人沒有回家,老二一個人嘀嘀咕咕的走回了寝室,“張超這小子也太會吹牛皮了,不就走神了被對方給秒殺了嘛!啰啰嗦嗦的!哼!”

  午夜的寒風将寝室老二從夢鄉裏給驚醒,“老大,張超!”老二喊了聲,發現這幫室友還沒有回來,于是無奈的起身去關宿舍陽台上的窗戶,關好之後,正準備轉身回去睡覺。

  “哐咚!”一聲從衛生間裏傳出,老二着實被吓了一大跳,要說這可是大半夜的,而且整個宿舍樓裏就老二一個人,心裏的緊張别提多嚴重了,老二打開了燈光,慢慢的踱着步子走進了衛生間,“哎呦!真是自己吓自己!”衛生間裏什麽都沒有,老二拍了拍自己緊張過度的小心髒。

  “哐!”的一聲,就在老二轉過身子的一刹那,燈光突然間滅掉了,“啊!”老二不由的發出了一聲驚叫。

  驚恐的照片

  黑暗中此刻似乎連心髒的跳動聲都能聽見,老二重複的按着開關,可是燈光一直沒有再亮起來,“哎!咋倒黴事都發生在我身上了!”老二埋怨了句,并躺在床上睡覺。

  “哐當!”一聲又從衛生間裏響了起來,老二緊緊的閉上了雙眼,這下可把老二的小心髒吓的夠嗆,自己剛才明明去看了啊,什麽都沒有啊!就在老二準備睜開雙眼再去衛生間檢查一遍的時候。

  “啊!”響亮的驚呼聲回蕩在宿舍樓裏,不過片刻的工夫便被吞噬在黑暗之中。

  “哎呦!我都累死了!上了一宿的網吧,可得好好的補補覺!”張超幾人到天亮才回到了宿舍。

  “咦!老二去哪兒了?”老三和老大都驚奇的發現老二竟然不在宿舍裏。

  張超不以爲意道,“這小子肯定又跑出去購物了,别管了,咱們還是快點睡吧!下午繼續戰鬥!”

  等到張超他們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哎呀,睡得真舒服啊,沒想到整整睡了一天啊!”張超伸了個懶腰。

  室友們也都紛紛呢起來了,“咦,都七點了,老二這小子怎麽到現在還沒回來啊!”宿舍老大好奇的問道。

  “别管他了,這小子說不定背着咱們先去了網吧!走吧,包夜,包夜!”張超催促道。

  張超起身穿鞋的時候,卻發現床下還有幾張照片,心想肯定是老二這家夥稱自己不在的時候,又偷偷的翻自己的包了,便随手将相片放進了包裏,和室友們去網吧裏包夜了。

  “哎呀,真是跟一幫小學生在玩遊戲啊!赢得太輕松了!”張超興奮的喊道。

  “嘟嘟嘟!”忽然一陣電話鈴聲傳來,原來是老大的電話響了,“喂,老二啊,我們都在網吧,什麽?你要是沒帶啊!好,我這就回來給你送鑰匙!”老大挂完了電話,無奈的說道,“老二回來了,這小子還忘記了帶鑰匙,我得回去給他送鑰匙去,你們先玩啊,馬上就來。”

  不知過了過久,老大還沒有回來,“老三啊,我實在是撐不住了,咱下了吧?”張超哈欠聲不斷。

  “你先走吧!我還要再玩會兒!”老三的精神似乎十分充足,“好,那你玩啊,我先回去了。”說着,張超便轉身回學校了。

  望着張超離開的背影,老三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

  “咚咚咚!”連續敲了好幾聲門,也不見室友來給自己開門,無奈之下,張超索性掏出鑰匙自己打開了寝室的門。

  “哎呀!”張超無奈的歎了口氣,燈管也壞了,寝室裏黑漆嘛唔的,“老二,老大!”張超喊了幾聲,發現寝室裏竟然沒人,不樂道,“這倆個小子看來是自己跑出玩了,哎!”索性躺在床上睡覺。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張超的腦子突然間閃過了一道電流,對了!他突然想到,晚上從地上撿的的那些照片,老二也在上面,可是那些都是拍攝到了山上墳墓的照片,老二他們打死也不會在那裏拍照的,可是老二确實出現在了照片裏,想到這,張超不禁一陣哆嗦。

  “哐當!”一聲,衛生間裏傳來了響動,張超被吓得幾乎冒出了一身冷汗,随之而來的是一陣腳步聲,待到那些腳步聲來到張超的床前,又突然的沉默了。

  半天沒有動靜,張超終于禁不住的睜開眼四處望了望,“啊!”片刻,便又發出了劇烈的慘叫聲。

  此時将一切都盡收眼底的老三卻是十分滿意,昨天他們去的那個山頭,有一個恐怖的傳說,就是誰要是拍攝了山頭上那些墳墓的照片,便會帶來厄撸先缽埑莻?熱愛拍攝的業餘玩家,什麽都喜歡拍攝,這次讓他們上套了,在老三的記憶力,他覺得自己可是一直受着寝室那三位室友的欺負,自己的家庭條件算是最差的,家裏也是農村人,這下以後他再也不會感到自卑了,老三得意的笑了。

  忽然間,一股冷風從後面襲來,老三本能的回過了頭,隻見不知何時,後面站着三個模糊的身影。

  “你,你們是誰?”老三驚恐的說道。

  “老三啊,我們等你好久了,和我們一起到這張相片裏面玩吧!”黑暗中,那些聲音陰冷的說道。

  “啊!”慘叫聲再次劃破午夜的甯靜的黑暗。

  一張照片掉落在了地上,窗外透過的月光照射下,隻見那張相片裏出現了203所有的成員,不過他們都是龇着牙齒,表情似乎十分驚恐。

  哎呀!累死了,累死了!”一回到宿舍,便炸开了锅,吵吵嚷嚷的,今天203寝室的这帮兄弟可算是玩的十分尽兴。

  “张超啊,你小子今天也真会带路啊,让我们在山头上转了不少圈。”室友们纷纷抱怨着。

  张超擦了把汗,不以为意道,“既然说好的是爬山游行,就是随心而动,让心灵自由自在的去旅行了,你看看电视上面那些旅游栏目的,总是跟着大部队一起去设定好的地方去游玩,这样的话,倒是错过了不少好玩的地方,哪像咱们这样让心灵放飞的去旅行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去去去!少吹牛皮!”室友们一阵狂喷,“对了,那个相片给我们一人分几张吧!也算是我们旅游的纪念。”

  张超随手将背包里的照片掏出了几张,分给了舍友们,“啊!张超,我们算是服了你了,我们都提醒过你了,这个地方都埋着死人呢!你竟然还在那里拍照,快快快,换一张,这张多晦气啊!”室友们指着照片上的坟墓埋怨道。

  “好,你们都是大爷,照片都在这里,你们爱怎么换都随便你们了,我洗澡了。”说着张超便拿起脸盆去水房洗澡了。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辣!”片刻工夫,张超便哼着小调走回了寝室,却发现室友们都不见踪影了,“这帮兔崽子!真够没良心的,出去上网都不等我一起去,哼!”张超埋怨道。

  桌子上放着几张应该是被室友捡剩下的照片,几乎全是山头上那边有坟墓地方的照片,“这些人也真是的,不就是坟墓嘛,有啥大惊小怪的!”

  当时,张超也没在意,只是觉得那个地方的风景不错,便照了下来。

  “老二啊,你就不能快点走位吗?你看你把对方家的卡特都养成什么样子了,秒杀啊!这节奏,看来是输定了啊!”张超埋怨道,嘴里的香烟抽的更加迅速。

  “我哪知道那个卡特的符文设置的那么厉害嘛!明明都已经残血了,竟然把我秒杀了还恢复了生命中,真是逆天的妖孽啊!不玩了,不玩了,我先回去睡觉了!”老二无奈的把耳机扔在了一边,转身走出了网吧。

  “哎呀,你看老二,不就说他两句嘛!搞得就跟一副输不起的模样!”张超无奈道。

  “张超啊,别说老二了,你快看着点吧!下路的兵线快要推过来了,快去清理兵线啊!”老三急忙喊道。

  “好好好,我来了,有我剑圣在此,清理兵线那还不是小意思!”张超得意的说道。

  由于是国庆放假期间,宿舍楼一片黑灯瞎火的,几乎所有的在校学生都回家了,除了张超他们这个203寝室的人没有回家,老二一个人嘀嘀咕咕的走回了寝室,“张超这小子也太会吹牛皮了,不就走神了被对方给秒杀了嘛!啰啰嗦嗦的!哼!”

  午夜的寒风将寝室老二从梦乡里给惊醒,“老大,张超!”老二喊了声,发现这帮室友还没有回来,于是无奈的起身去关宿舍阳台上的窗户,关好之后,正准备转身回去睡觉。

  “哐咚!”一声从卫生间里传出,老二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要说这可是大半夜的,而且整个宿舍楼里就老二一个人,心里的紧张别提多严重了,老二打开了灯光,慢慢的踱着步子走进了卫生间,“哎呦!真是自己吓自己!”卫生间里什么都没有,老二拍了拍自己紧张过度的小心脏。

  “哐!”的一声,就在老二转过身子的一刹那,灯光突然间灭掉了,“啊!”老二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惊叫。

  惊恐的照片

  黑暗中此刻似乎连心脏的跳动声都能听见,老二重复的按着开关,可是灯光一直没有再亮起来,“哎!咋倒霉事都发生在我身上了!”老二埋怨了句,并躺在床上睡觉。

  “哐当!”一声又从卫生间里响了起来,老二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这下可把老二的小心脏吓的够呛,自己刚才明明去看了啊,什么都没有啊!就在老二准备睁开双眼再去卫生间检查一遍的时候。

  “啊!”响亮的惊呼声回荡在宿舍楼里,不过片刻的工夫便被吞噬在黑暗之中。

  “哎呦!我都累死了!上了一宿的网吧,可得好好的补补觉!”张超几人到天亮才回到了宿舍。

  “咦!老二去哪儿了?”老三和老大都惊奇的发现老二竟然不在宿舍里。

  张超不以为意道,“这小子肯定又跑出去购物了,别管了,咱们还是快点睡吧!下午继续战斗!”

  等到张超他们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哎呀,睡得真舒服啊,没想到整整睡了一天啊!”张超伸了个懒腰。

  室友们也都纷纷呢起来了,“咦,都七点了,老二这小子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啊!”宿舍老大好奇的问道。

  “别管他了,这小子说不定背着咱们先去了网吧!走吧,包夜,包夜!”张超催促道。

  张超起身穿鞋的时候,却发现床下还有几张照片,心想肯定是老二这家伙称自己不在的时候,又偷偷的翻自己的包了,便随手将相片放进了包里,和室友们去网吧里包夜了。

  “哎呀,真是跟一帮小学生在玩游戏啊!赢得太轻松了!”张超兴奋的喊道。

  “嘟嘟嘟!”忽然一阵电话铃声传来,原来是老大的电话响了,“喂,老二啊,我们都在网吧,什么?你要是没带啊!好,我这就回来给你送钥匙!”老大挂完了电话,无奈的说道,“老二回来了,这小子还忘记了带钥匙,我得回去给他送钥匙去,你们先玩啊,马上就来。”

  不知过了过久,老大还没有回来,“老三啊,我实在是撑不住了,咱下了吧?”张超哈欠声不断。

  “你先走吧!我还要再玩会儿!”老三的精神似乎十分充足,“好,那你玩啊,我先回去了。”说着,张超便转身回学校了。

  望着张超离开的背影,老三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咚咚咚!”连续敲了好几声门,也不见室友来给自己开门,无奈之下,张超索性掏出钥匙自己打开了寝室的门。

  “哎呀!”张超无奈的叹了口气,灯管也坏了,寝室里黑漆嘛唔的,“老二,老大!”张超喊了几声,发现寝室里竟然没人,不乐道,“这俩个小子看来是自己跑出玩了,哎!”索性躺在床上睡觉。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张超的脑子突然间闪过了一道电流,对了!他突然想到,晚上从地上捡的的那些照片,老二也在上面,可是那些都是拍摄到了山上坟墓的照片,老二他们打死也不会在那里拍照的,可是老二确实出现在了照片里,想到这,张超不禁一阵哆嗦。

  “哐当!”一声,卫生间里传来了响动,张超被吓得几乎冒出了一身冷汗,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脚步声,待到那些脚步声来到张超的床前,又突然的沉默了。

  半天没有动静,张超终于禁不住的睁开眼四处望了望,“啊!”片刻,便又发出了剧烈的惨叫声。

  此时将一切都尽收眼底的老三却是十分满意,昨天他们去的那个山头,有一个恐怖的传说,就是谁要是拍摄了山头上那些坟墓的照片,便会带来厄运,老三知道张超是个热爱拍摄的业余玩家,什么都喜欢拍摄,这次让他们上套了,在老三的记忆力,他觉得自己可是一直受着寝室那三位室友的欺负,自己的家庭条件算是最差的,家里也是农村人,这下以后他再也不会感到自卑了,老三得意的笑了。

  忽然间,一股冷风从后面袭来,老三本能的回过了头,只见不知何时,后面站着三个模糊的身影。

  “你,你们是谁?”老三惊恐的说道。

  “老三啊,我们等你好久了,和我们一起到这张相片里面玩吧!”黑暗中,那些声音阴冷的说道。

  “啊!”惨叫声再次划破午夜的宁静的黑暗。

  一张照片掉落在了地上,窗外透过的月光照射下,只见那张相片里出现了203所有的成员,不过他们都是龇着牙齿,表情似乎十分惊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24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