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晚上别超12点回家

晚上别超12点回家

  這個故事可以從前年說起,同時也是真實經曆過的一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我叫靜雅,生活在一個繁榮的城市中。我是從南方去北漂的一個大學生。去到北方時候才知道現實中是那麽殘酷。

  簡單的帶了一個行李箱就來到北方,來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小巷租房子住。那裏的包租婆是一個上了年紀的一個老奶奶,樣貌雖然比較悚人,不過内心卻是善良的。不像一些外貌斯文行爲舉動彬彬有禮的,可内心卻惡毒萬分,處處算計别人。

  交了房錢之後,奶奶準備走時,緩緩的轉過身不緊不慢的嘣了一句:“小姑娘今晚别那麽晚回家,十二點之前沒什麽事就不要亂走動,尤其是聽到莫名的響聲。”

  “嗯,知道了”,今晚我還約了這邊的好姐妹出去玩了,心裏壓根沒記住那位老奶奶的話。

  “靜雅記得今晚穿好你最好看的衣服出來吊金龜婿,不然被我們搶了就别哭鼻子”宮鈴一邊穿着類似兔女郎的衣服一邊拿着電話說着。

  靜雅一臉無奈,随便選了一個比較随和的衣服。宮鈴帶着我去到了一個人氣比較多的酒吧揮霍,全程由宮鈴一個出錢,頓時我覺得不好意思。我剛來北方什麽工作也沒有,今天也是宮鈴爲了慶祝我來到這裏生活。天越來越黑,宮鈴喝的越來越醉,也開始耍酒瘋了。我沒喝多少酒,平時就不喜歡出去酒吧之類的地方玩。

  “宮鈴,走吧。”“不要,我還沒喝夠了,這裏有那麽多帥哥陪我,不走,我不走”。“宮鈴現在真的很晚了,就我們兩個人很危險的”。我硬拉着這個耍酒瘋的公主走出了這個酒吧。

  剛沒走多少步,一個年過半百的大叔碰到我。

  “哎呦我的屁股,本小姐也是你撞的嗎”,宮鈴開始掄去拳頭胡亂的打起來。我連忙的拉着她

  那位大叔也向我們道歉。“你們兩個不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

  “今晚是我給我的好姐妹靜雅慶祝的好日子,不是碰到了你,也不會弄成這樣”。宮鈴一副牛氣哄哄的樣子對着。

  “不好意思大叔,我這朋友喝醉了,才會這樣,白天有一位奶奶也這樣叮囑我早回”。

  “叮囑了還出來玩,真不知死活,如果不是你們氣吆门龅搅宋遥嘈琶魈煨侣劸蜁䦂蟮滥硟膳⿺澜诸^”大叔陰陽怪氣樣子,像是在吓唬我們。

  “今晚是七月十四,百鬼巡遊的日子,我碰巧在附近幫朋友做點事,在這裏碰到你們兩個不知死活臭丫頭”。

  我在老家也聽說七月十四盡量不要出夜街,不然很容易帶到一些“朋友”回家。如果是沒惡意隻想讨點錢财一下的鬼還好,如果是那些專門索命惡鬼那就慘咯。

  “臭丫頭盡快回家,别在這裏瞎遊蕩”。說完塞給我一個銅錢,就走了。我回頭還望看幾眼,這大叔走的挺快,沒幾秒消失在那路燈的小巷裏。

  我截了一輛出租車送宮鈴回家,走到她家門口時候,感覺好像人有輕推了一下,路也比較黑。因爲宮鈴家是别墅,她住在别墅區。那裏到這個時候也沒人在路上瞎遊蕩,她同時也是七月十四的緣故。

  送完之後我連忙跑回租的房子裏。走到那個又窄又黑的小巷子裏,租的房子也是在這巷子裏最裏面的。

  忽然眼裏好像朦朦胧胧的,我搓了幾下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差點沒讓我交出聲了,穿着各種各樣的服飾的人都有,清朝服飾的,白皙皙若隐若現的裙子,最重要還有我經過壽衣店看到的壽衣居然這些人也穿在身上。背上冒的冷汗幾乎滲透背心,看來幾眼邁出第一步,他們似乎在交易着東西。靠近一點,哇擦,人眼、耳朵、四肢、心肝脾肺腎樣樣俱全。我忍不住幹嘔了起來,正因爲這個舉動引起在交易的各種鬼。

  “她好像可以看見我們”,“你說她哪個部位最甜”“她的心歸我,你們别搶”.....

  然後那些鬼一窩蜂的沖上來想吃了我,正當第一個靠近我的時候,金光一閃,震飛好幾米。那金光好像在我褲兜裏面,頓時想起那大叔給我的一個銅錢。我迅速拿起那枚“救命”銅錢,那些鬼既想吃我又忌憚那銅錢,那銅錢在我周圍形成保護罩一樣。

  那些鬼每靠過來就震飛,不過那金光也減弱幾分。那金光剩下微光時,其中一個被我震飛的一個惡鬼怒到極點,“金光沒了,看你怎麽震,震得老子這麽爽呼”

  那鬼撲過來瘦長的手指劃傷我的手臂,血居然是黑的。當他想第二次撲過來時。

  “别得寸進尺,交易器官已經隻眼開隻眼閉,還想塗炭生靈”,大叔還在撸着串悠悠的走過來。

  “你妹夫的,我都快被這鬼啃死了,你還悠閑的撸着串走過來”這聲音小的隻有我聽的見。平時我也并不喜歡爆粗的,可這情況太讓你不爽。

  那鬼見到這大叔退後幾步,并擺出一副太監服侍皇帝的表情,那叫一個殷勤。

  “爺,您認識這小姐”?“談不上認識”聽到這句那鬼立馬精神。“不過我看她挺順眼的,你們不許吃”鬥志猛猛的一下癟了氣。

  可旁邊有幾隻不服氣的沖了上來想弄這大叔,可大叔不緊不慢的甩了一下手就彈飛那幾隻不服的鬼。

  “還有誰不服,快點上來,别礙了我撸串的時間,趕緊的”那些鬼看了彈飛的幾下就無一敢上。

  “丫頭趕緊回家吧,不然你再少胳膊少腿就不關我事咯”。

  我撒腿就跑了,也是有生以來跑的最快的一次,跑的時候還聽見大叔叫喊“丫頭,晚上回家别超過12點,多聽你那包租婆的話,準沒錯,有事來六裏鋪找我”。

  作者寄語:第一次寫,平時都是看别人寫的,興趣一來就寫了一篇。其實寫這麽少的故事,都花了不少時間,寫的不好請多多包涵。

  这个故事可以从前年说起,同时也是真实经历过的一个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叫静雅,生活在一个繁荣的城市中。我是从南方去北漂的一个大学生。去到北方时候才知道现实中是那么残酷。

  简单的带了一个行李箱就来到北方,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巷租房子住。那里的包租婆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一个老奶奶,样貌虽然比较悚人,不过内心却是善良的。不像一些外貌斯文行为举动彬彬有礼的,可内心却恶毒万分,处处算计别人。

  交了房钱之后,奶奶准备走时,缓缓的转过身不紧不慢的嘣了一句:“小姑娘今晚别那么晚回家,十二点之前没什么事就不要乱走动,尤其是听到莫名的响声。”

  “嗯,知道了”,今晚我还约了这边的好姐妹出去玩了,心里压根没记住那位老奶奶的话。

  “静雅记得今晚穿好你最好看的衣服出来吊金龟婿,不然被我们抢了就别哭鼻子”宫铃一边穿着类似兔女郎的衣服一边拿着电话说着。

  静雅一脸无奈,随便选了一个比较随和的衣服。宫铃带着我去到了一个人气比较多的酒吧挥霍,全程由宫铃一个出钱,顿时我觉得不好意思。我刚来北方什么工作也没有,今天也是宫铃为了庆祝我来到这里生活。天越来越黑,宫铃喝的越来越醉,也开始耍酒疯了。我没喝多少酒,平时就不喜欢出去酒吧之类的地方玩。

  “宫铃,走吧。”“不要,我还没喝够了,这里有那么多帅哥陪我,不走,我不走”。“宫铃现在真的很晚了,就我们两个人很危险的”。我硬拉着这个耍酒疯的公主走出了这个酒吧。

  刚没走多少步,一个年过半百的大叔碰到我。

  “哎呦我的屁股,本小姐也是你撞的吗”,宫铃开始抡去拳头胡乱的打起来。我连忙的拉着她

  那位大叔也向我们道歉。“你们两个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晚是我给我的好姐妹静雅庆祝的好日子,不是碰到了你,也不会弄成这样”。宫铃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对着。

  “不好意思大叔,我这朋友喝醉了,才会这样,白天有一位奶奶也这样叮嘱我早回”。

  “叮嘱了还出来玩,真不知死活,如果不是你们气运好碰到了我,相信明天新闻就会报道某两女生暴毙街头”大叔阴阳怪气样子,像是在吓唬我们。

  “今晚是七月十四,百鬼巡游的日子,我碰巧在附近帮朋友做点事,在这里碰到你们两个不知死活臭丫头”。

  我在老家也听说七月十四尽量不要出夜街,不然很容易带到一些“朋友”回家。如果是没恶意只想讨点钱财花一下的鬼还好,如果是那些专门索命恶鬼那就惨咯。

  “臭丫头尽快回家,别在这里瞎游荡”。说完塞给我一个铜钱,就走了。我回头还望看几眼,这大叔走的挺快,没几秒消失在那路灯的小巷里。

  我截了一辆出租车送宫铃回家,走到她家门口时候,感觉好像人有轻推了一下,路也比较黑。因为宫铃家是别墅,她住在别墅区。那里到这个时候也没人在路上瞎游荡,她同时也是七月十四的缘故。

  送完之后我连忙跑回租的房子里。走到那个又窄又黑的小巷子里,租的房子也是在这巷子里最里面的。

  忽然眼里好像朦朦胧胧的,我搓了几下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差点没让我交出声了,穿着各种各样的服饰的人都有,清朝服饰的,白皙皙若隐若现的裙子,最重要还有我经过寿衣店看到的寿衣居然这些人也穿在身上。背上冒的冷汗几乎渗透背心,看来几眼迈出第一步,他们似乎在交易着东西。靠近一点,哇擦,人眼、耳朵、四肢、心肝脾肺肾样样俱全。我忍不住干呕了起来,正因为这个举动引起在交易的各种鬼。

  “她好像可以看见我们”,“你说她哪个部位最甜”“她的心归我,你们别抢”.....

  然后那些鬼一窝蜂的冲上来想吃了我,正当第一个靠近我的时候,金光一闪,震飞好几米。那金光好像在我裤兜里面,顿时想起那大叔给我的一个铜钱。我迅速拿起那枚“救命”铜钱,那些鬼既想吃我又忌惮那铜钱,那铜钱在我周围形成保护罩一样。

  那些鬼每靠过来就震飞,不过那金光也减弱几分。那金光剩下微光时,其中一个被我震飞的一个恶鬼怒到极点,“金光没了,看你怎么震,震得老子这么爽呼”

  那鬼扑过来瘦长的手指划伤我的手臂,血居然是黑的。当他想第二次扑过来时。

  “别得寸进尺,交易器官已经只眼开只眼闭,还想涂炭生灵”,大叔还在撸着串悠悠的走过来。

  “你妹夫的,我都快被这鬼啃死了,你还悠闲的撸着串走过来”这声音小的只有我听的见。平时我也并不喜欢爆粗的,可这情况太让你不爽。

  那鬼见到这大叔退后几步,并摆出一副太监服侍皇帝的表情,那叫一个殷勤。

  “爷,您认识这小姐”?“谈不上认识”听到这句那鬼立马精神。“不过我看她挺顺眼的,你们不许吃”斗志猛猛的一下瘪了气。

  可旁边有几只不服气的冲了上来想弄这大叔,可大叔不紧不慢的甩了一下手就弹飞那几只不服的鬼。

  “还有谁不服,快点上来,别碍了我撸串的时间,赶紧的”那些鬼看了弹飞的几下就无一敢上。

  “丫头赶紧回家吧,不然你再少胳膊少腿就不关我事咯”。

  我撒腿就跑了,也是有生以来跑的最快的一次,跑的时候还听见大叔叫喊“丫头,晚上回家别超过12点,多听你那包租婆的话,准没错,有事来六里铺找我”。

  作者寄语:第一次写,平时都是看别人写的,兴趣一来就写了一篇。其实写这么少的故事,都花了不少时间,写的不好请多多包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12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