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5)自愿捐款

(5)自愿捐款

十一月八日,是星期一。蕭影上完了兩節課,她從教室裏出來,向辦公室走去。當她下樓走到中廊時,習慣地看看牆上的小黑板,看看有無通知。

她看見小黑板上有字,明白是有事通知了,她就想去看看小黑板上面寫的是什麽事。到了黑板前,有幾位老師在看。蕭影看小黑板上寫道:

通知

今天下午第八節,全體教職員工到會議室開會,不許任何人缺席,務必到會。班會挪到明天下午第八節。

校長賈瑜

2004年11月8日10時

蕭影看罷,心裏狐疑起來,什麽事呀?看來很重要,不僅把周一慣例的班會挪走,還強調了必須參加,而且是校長署名,這就等于校長令。這在多年來,幾乎是沒有見到過,即使是見過,也是非常地稀少,不管怎麽說,蕭影覺得事關重大。蕭影站在小黑板前面正琢磨呢,她還聽見旁邊看的老師也和自己似的,看一遍又一遍的,有人還念出來。一人說:啥事呀,這麽嚴肅的口氣?旁邊的人說:不知道,準是大事,要事,不然的話,校長大人不能親自寫通知,還署名。蕭影聽了,才注意地看看小黑板上的字體,果然是校長大人的手書,那是他老爹的獨創。

第七節剛一下課,還未到第八節,大家都急急忙忙地奔向了四樓的會議室,好像誰也沒有回自己的辦公室送教科書和教案等教學用品,看來,大家也是滿腹狐疑,急切地想知道究竟是什麽大事。

教學樓一共有四層。一層,中廊的東面(西東)是收發室、後勤組和教研組:史地、政治、語文。中廊的西面是教室。二層,中廊的東面(西東)是資料室、主任室、副校長室、校長室,中廊西面是教室。三層,中廊的東面(西東)是英語組、音樂組、美術組、理化組、數學組,中廊的西面是教室。四層,中廊的東部是教室,中廊的西面(東西)是電腦室、會議室。

第八節的上課鈴聲剛剛響起,全體教職員工一個不拉地都到了會議室,不知怎麽的,今天都沒有人說話,會議室裏的空氣似乎很緊張嚴肅,會議室裏靜極了,真是那句話的情景:掉地上一根針,都能聽得見,這默無聲息的氣氛,還真叫人覺得瘆的慌。這境界,并沒有人來掌控,而是小黑板上校長的親手令給人的心理壓抑出來的,誰也不敢說話,誰也不敢粗聲地喘氣。

幾分鍾之後,校長賈瑜也來到了,他徑直到走到了最前面的主席桌旁的椅子上。然後,賈校長自己親自點名,被叫到名的人,有的回答到,有的回答來了,真是無一人缺席。賈校長擡頭,眼望全體人員,而其他的人全都眼望着他,目不轉睛。

點完名之後,賈校長合上了點名冊。人們還是看着他,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那賈校長的腰板直直的,他沒有穿冬衣,依然是一身筆挺的藍色西服,領口處露出雪白的襯衣,板板整整地系着沙藍色的領帶。那不太多的頭發,竟然是黑黑的,油光嶄亮,頭縫直直的,白白的。黑而亮的頭發下面,是一張盛氣淩人而又嚴肅鄭重的臉。

賈校長望望一屋子黑壓壓的人,心裏感到非常滿意,他把人們的眼神和心理都掃描到了自己的心裏,他的心裏笑了,可臉上,一絲一毫的笑意都沒有。他也看到了人們那期待的目光,他反而不着急,他清了清嗓子,開始了講話,他的語調很鄭重和嚴厲,叫人聽了感覺到很霸氣,絕對是命令式的,毋庸置疑的。賈校長說:咱們縣領導,讓全縣教師捐款,捐款的規則是,按職稱的級别,從高向低,數額是1000,800,600賈校長說到這兒,停了下來,他微微地擡起了下巴,從前往後看,他看沒有人說話,但臉上的表情似乎有驚異之味道,隐隐約約地還有點兒不好說出來的味道,他心裏說:嗯,這次數額,比較大,誰都想不到的,也許是想不開?

聽了賈校長的這幾句話,在座的人,确實是有些意外,這樣的大的數額捐款,還從來沒有過,就是哪裏有天災人禍,也沒有捐這麽大的數額,也沒有規定過具體的數字!更沒有如此地霸道,那含義,是不容誰有一點兒的反對。賈校長看到這裏,臉上微露不滿和冷笑,他心裏說道:哼,這些人,小百姓,小氣,自私,狹隘。他收近了目光,緩緩地說:其實哪,這捐款,也不用誰從腰包裏掏。下面的聽校樕下冻龊傻纳裆@瞬間微妙的變化,賈校長盡收眼底,他的臉上露出鄙夷的神情。

他立刻嚴肅起來,振振有詞:說明白了,這錢是高寒費。人們又露出驚訝的神色,這也沒有逃出賈校長的眼睛。他繼續說:是的,你們有疑問,高寒費不是早就沒有了嗎?可是現在,有了!下面的聽校樕嫌悬c兒驚喜,好像還有低低的議論聲。賈校長一擺手說:這,你們不知道,我來說。上級已經決定不給咱們這兒高寒費了,但是賈校長一頓,他看看聽校娝麄兌荚趥榷鷥A聽,全神貫注地望着他,等待着他的诠釋。

賈校長的神色很敬佩和恭維:我們的高寒費,那是縣委書記井民、縣長廣原的功勞,是他們,千方百計,不辭辛勞,向上級要來的,每人每月42元。這高寒費,隻有香秋、白思和咱們縣有。賈校長停下來了,他還是用心地察言觀色,他要掌握人們的思想和情緒。他見人們的神情,不是很感恩戴德的味道,心裏不太滿意。校長大人,覺得該用大道理教誨百姓們。

賈校長鄭重地說:這捐款,是用來幹什麽的呢?是用來搞我們縣的面貌建設,以便招商引資。隻有我們縣的面貌煥然一新,外地的大商家甚至外國的商人,才會前來投資,隻要這些款爺們一來,我們縣,可就大有前途了。校長看看人們,他透析了人們的心理,該是明白一些了,誰也沒有說話,但似乎表情釋然了許多。

校長又有些真摯地說道:我們縣,有了前途,當然,就會造福于父老鄉親,讓全縣人民過上好日子,這裏面,也就包括我們在座的各位了。下面的人們,似乎也有些感動,意識到,這是百年大好事呀,而且會人人有份,豈不快哉!

賈校長看出人們的心理變化,有些惬意。他的語調很恭敬,款款地說:我們要領縣委書記井民、縣長廣原的情!一定要,每個人都要,要從心靈深處地感激,沒有他們的辛苦努力争取,我們能有高寒費嗎?那你可是白日做夢了,望房吧掉餡餅了)盡想那美事兒呢。賈校長頓了下來,他從南向北,由前往後,仔仔細細地看每個人的反應。他覺出人們的情緒,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樣,心裏有些失望,他又再三再四地強調:我可說了啊,我們一定要領兩位縣領導的情,要對他們感恩戴德,永世不忘,還要教育子女們這樣,甚至子孫後代!人們聽了,沒有誰表态,也沒有誰鼓掌,賈校長有些不滿足,他覺得自己的演說很到位,怎麽沒人迎合?那好,我再加碼!

賈校長望望他的子民,侃侃而談:其實,縣裏領導不僅僅是如此,還有,從來沒有拖欠我們教師一個月的工資,沒有少給我們一分錢,那缺額開資的縣市,還不知道有多少呢,可我們縣,從來沒有過,這不是縣領導的恩澤嗎?

人們不是石頭,當然,對賈校長的一系列演說,會有所觸動,對于縣領導的恩澤,不會不領情!賈校長覺得火候到了,他嚴厲地說:這次捐款,是自願,記住,沒有誰強迫你!不許上告!誰上告,我就開除他!賈校長的語氣相當地硬,也相當地堅決!他向來是積極向上,從不向下!他還說,大家捐的是整數,還有零頭,自己去簽字領零,而且簽字是簽領的原數,在賬面上看不出捐的絲毫痕迹!真是絕了!

不管事實如何,理由和目的都是非常之革命!人們是否置疑?私下議論紛紛,沒有人上告,校長大人絕對地放心!

五年之後,誰也沒有發現,全縣的面貌,有絲毫的改善。

十一月八日,是星期一。萧影上完了两节课,她从教室里出来,向办公室走去。当她下楼走到中廊时,习惯地看看墙上的小黑板,看看有无通知。

她看见小黑板上有字,明白是有事通知了,她就想去看看小黑板上面写的是什么事。到了黑板前,有几位老师在看。萧影看小黑板上写道:

通知

今天下午第八节,全体教职员工到会议室开会,不许任何人缺席,务必到会。班会挪到明天下午第八节。

校长贾瑜

2004年11月8日10时

萧影看罢,心里狐疑起来,什么事呀?看来很重要,不仅把周一惯例的班会挪走,还强调了必须参加,而且是校长署名,这就等于校长令。这在多年来,几乎是没有见到过,即使是见过,也是非常地稀少,不管怎么说,萧影觉得事关重大。萧影站在小黑板前面正琢磨呢,她还听见旁边看的老师也和自己似的,看一遍又一遍的,有人还念出来。一人说:啥事呀,这么严肃的口气?旁边的人说:不知道,准是大事,要事,不然的话,校长大人不能亲自写通知,还署名。萧影听了,才注意地看看小黑板上的字体,果然是校长大人的手书,那是他老爹的独创。

第七节刚一下课,还未到第八节,大家都急急忙忙地奔向了四楼的会议室,好像谁也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送教科书和教案等教学用品,看来,大家也是满腹狐疑,急切地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大事。

教学楼一共有四层。一层,中廊的东面(西东)是收发室、后勤组和教研组:史地、政治、语文。中廊的西面是教室。二层,中廊的东面(西东)是资料室、主任室、副校长室、校长室,中廊西面是教室。三层,中廊的东面(西东)是英语组、音乐组、美术组、理化组、数学组,中廊的西面是教室。四层,中廊的东部是教室,中廊的西面(东西)是电脑室、会议室。

第八节的上课铃声刚刚响起,全体教职员工一个不拉地都到了会议室,不知怎么的,今天都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的空气似乎很紧张严肃,会议室里静极了,真是那句话的情景:掉地上一根针,都能听得见,这默无声息的气氛,还真叫人觉得瘆的慌。这境界,并没有人来掌控,而是小黑板上校长的亲手令给人的心理压抑出来的,谁也不敢说话,谁也不敢粗声地喘气。

几分钟之后,校长贾瑜也来到了,他径直到走到了最前面的主席桌旁的椅子上。然后,贾校长自己亲自点名,被叫到名的人,有的回答到,有的回答来了,真是无一人缺席。贾校长抬头,眼望全体人员,而其他的人全都眼望着他,目不转睛。

点完名之后,贾校长合上了点名册。人们还是看着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那贾校长的腰板直直的,他没有穿冬衣,依然是一身笔挺的蓝色西服,领口处露出雪白的衬衣,板板整整地系着沙蓝色的领带。那不太多的头发,竟然是黑黑的,油光崭亮,头缝直直的,白白的。黑而亮的头发下面,是一张盛气凌人而又严肃郑重的脸。

贾校长望望一屋子黑压压的人,心里感到非常满意,他把人们的眼神和心理都扫描到了自己的心里,他的心里笑了,可脸上,一丝一毫的笑意都没有。他也看到了人们那期待的目光,他反而不着急,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话,他的语调很郑重和严厉,叫人听了感觉到很霸气,绝对是命令式的,毋庸置疑的。贾校长说:咱们县领导,让全县教师捐款,捐款的规则是,按职称的级别,从高向低,数额是1000,800,600贾校长说到这儿,停了下来,他微微地抬起了下巴,从前往后看,他看没有人说话,但脸上的表情似乎有惊异之味道,隐隐约约地还有点儿不好说出来的味道,他心里说:嗯,这次数额,比较大,谁都想不到的,也许是想不开?

听了贾校长的这几句话,在座的人,确实是有些意外,这样的大的数额捐款,还从来没有过,就是哪里有天灾人祸,也没有捐这么大的数额,也没有规定过具体的数字!更没有如此地霸道,那含义,是不容谁有一点儿的反对。贾校长看到这里,脸上微露不满和冷笑,他心里说道:哼,这些人,小百姓,小气,自私,狭隘。他收近了目光,缓缓地说:其实哪,这捐款,也不用谁从腰包里掏。下面的听众,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这瞬间微妙的变化,贾校长尽收眼底,他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

他立刻严肃起来,振振有词:说明白了,这钱是高寒费。人们又露出惊讶的神色,这也没有逃出贾校长的眼睛。他继续说:是的,你们有疑问,高寒费不是早就没有了吗?可是现在,有了!下面的听众,脸上有点儿惊喜,好像还有低低的议论声。贾校长一摆手说:这,你们不知道,我来说。上级已经决定不给咱们这儿高寒费了,但是贾校长一顿,他看看听众,见他们都在侧耳倾听,全神贯注地望着他,等待着他的诠释。

贾校长的神色很敬佩和恭维:我们的高寒费,那是县委书记井民、县长广原的功劳,是他们,千方百计,不辞辛劳,向上级要来的,每人每月42元。这高寒费,只有香秋、白思和咱们县有。贾校长停下来了,他还是用心地察言观色,他要掌握人们的思想和情绪。他见人们的神情,不是很感恩戴德的味道,心里不太满意。校长大人,觉得该用大道理教诲百姓们。

贾校长郑重地说:这捐款,是用来干什么的呢?是用来搞我们县的面貌建设,以便招商引资。只有我们县的面貌焕然一新,外地的大商家甚至外国的商人,才会前来投资,只要这些款爷们一来,我们县,可就大有前途了。校长看看人们,他透析了人们的心理,该是明白一些了,谁也没有说话,但似乎表情释然了许多。

校长又有些真挚地说道:我们县,有了前途,当然,就会造福于父老乡亲,让全县人民过上好日子,这里面,也就包括我们在座的各位了。下面的人们,似乎也有些感动,意识到,这是百年大好事呀,而且会人人有份,岂不快哉!

贾校长看出人们的心理变化,有些惬意。他的语调很恭敬,款款地说:我们要领县委书记井民、县长广原的情!一定要,每个人都要,要从心灵深处地感激,没有他们的辛苦努力争取,我们能有高寒费吗?那你可是白日做梦了,望房吧掉馅饼了)尽想那美事儿呢。贾校长顿了下来,他从南向北,由前往后,仔仔细细地看每个人的反应。他觉出人们的情绪,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心里有些失望,他又再三再四地强调:我可说了啊,我们一定要领两位县领导的情,要对他们感恩戴德,永世不忘,还要教育子女们这样,甚至子孙后代!人们听了,没有谁表态,也没有谁鼓掌,贾校长有些不满足,他觉得自己的演说很到位,怎么没人迎合?那好,我再加码!

贾校长望望他的子民,侃侃而谈:其实,县里领导不仅仅是如此,还有,从来没有拖欠我们教师一个月的工资,没有少给我们一分钱,那缺额开资的县市,还不知道有多少呢,可我们县,从来没有过,这不是县领导的恩泽吗?

人们不是石头,当然,对贾校长的一系列演说,会有所触动,对于县领导的恩泽,不会不领情!贾校长觉得火候到了,他严厉地说:这次捐款,是自愿,记住,没有谁强迫你!不许上告!谁上告,我就开除他!贾校长的语气相当地硬,也相当地坚决!他向来是积极向上,从不向下!他还说,大家捐的是整数,还有零头,自己去签字领零,而且签字是签领的原数,在账面上看不出捐的丝毫痕迹!真是绝了!

不管事实如何,理由和目的都是非常之革命!人们是否置疑?私下议论纷纷,没有人上告,校长大人绝对地放心!

五年之后,谁也没有发现,全县的面貌,有丝毫的改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12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