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不幸是另一种幸运

不幸是另一种幸运

  不幸是另一種幸?

  東漢永初四年(公元110年),西北羌族發生叛亂,大将軍鄧骘因爲籌措錢糧困難,打算放棄涼州,大家都表示贊同。這時郎中虞诩站了出來,指出這一做法無異飲鸩止渴,後患無窮。結果皇帝聽從了他的建議,涼州得以保全。這事讓大将軍鄧骘很沒面子,恰好朝歌(今河南淇縣)出了個叫甯季的叛匪,率幾千人造反,州郡官府都鎮壓不下去,他靈機一動,上書推薦虞诩當朝歌縣令。

  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儒生去平定叛亂,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鄧骘這明擺着是公報私仇,借刀殺人。爲此,許多親朋好友都勸虞诩,幹不了就别幹,服個軟就行了。虞诩笑着說:立志不求容易,做事不避艱難,這是做臣子的職責。不遇到盤根錯節,用什麽來識别鋒利的刀斧呢?

  說完,虞诩就信心滿滿地前去朝歌上任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見他的頂頭上司、河内太守馬棱。

  馬棱對他也是非常不放心,說:您是一位儒家學者,應當在朝廷做质浚瑺懯谗崛缃駞s到了朝歌呢?

  虞诩回答說:從我上任的第一天,大家的目光裏就都是這樣的疑問,沒有人認爲我會有所作爲,我卻不這樣看。朝歌位于古代韓國與魏國的交界處,背靠太行山,面臨黃河,離荥陽糧倉不過百裏,而叛匪卻不懂得打開糧倉,用糧食招攬民校瑩尳傥鋷熘械谋鳎瑩爻膳V(今荥陽一帶),占據戰略要地。這說明對他們是不值得憂慮的。現在叛匪的勢頭正猛,難以以力取勝,不過兵不厭詐,我一不要兵,二不要錢,隻請您允許我放開手腳去對付他們,不要有所約束阻礙就行了。

  馬棱将信将疑,點頭答應了。

  第二天,虞诩就命人在大街小巷貼滿了招募勇士的布告,還下令各級官員根據自己所掌握的情況進行保舉,大家定睛一看,都傻了眼。虞诩所招募的勇士分爲三個等級:行兇搶劫的,屬上等;鬥毆傷人,盜竊财物的,屬中等;好吃懶做的,屬下等。這哪兒是招勇士啊,分明是招募土匪流氓嘛!

  疑惑歸疑惑,這樣的人并不難找,幾天時間,就招到了一百多人。虞诩很高興,下令舉辦宴會,親自招待他們。他舉起酒杯說:我知道你們過去都曾做過錯事,現在給你們一個立功的機會,隻要聽從指揮,過去的罪行不論大小,全部一筆勾銷。這些人都歡呼起來。

  于是,虞诩讓他們全部混入叛匪之中,然後鼓動叛匪進村入鎮搶劫,再提前把消息傳遞過來,官府則預先布下伏兵,不幾天的工夫,就殺死叛匪幾百人。

  虞诩又從貧民中招募了一些裁縫,在他們受雇爲叛匪制作衣服時,用彩線做上記號,結果這些叛匪隻要在街市鄉裏一出現,總是被官吏捉拿。這樣一來,弄得這些家夥心驚肉跳,懷疑有神靈在保護官府,于是四散奔逃,再不敢在朝歌地面鬧事,多年的叛亂就此平定。

  虞诩讓人們刮目相看,鄧太後驚呼他有将帥的韬略,親自在嘉德殿接見他,提升他爲武都(今甘肅東南部)太守,并厚加賞賜。

  人生的過程難免會遇到小人的暗算,這是一種不幸,然而鋒利的刀斧都是由艱難磨砺的。倘若能像虞诩那樣立志不求容易,做事不避艱難,不幸就會成爲另一種幸摺?

  不幸是另一种幸运

  东汉永初四年(公元110年),西北羌族发生叛乱,大将军邓骘因为筹措钱粮困难,打算放弃凉州,大家都表示赞同。这时郎中虞诩站了出来,指出这一做法无异饮鸩止渴,后患无穷。结果皇帝听从了他的建议,凉州得以保全。这事让大将军邓骘很没面子,恰好朝歌(今河南淇县)出了个叫宁季的叛匪,率几千人造反,州郡官府都镇压不下去,他灵机一动,上书推荐虞诩当朝歌县令。

  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去平定叛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邓骘这明摆着是公报私仇,借刀杀人。为此,许多亲朋好友都劝虞诩,干不了就别干,服个软就行了。虞诩笑着说:立志不求容易,做事不避艰难,这是做臣子的职责。不遇到盘根错节,用什么来识别锋利的刀斧呢?

  说完,虞诩就信心满满地前去朝歌上任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他的顶头上司、河内太守马棱。

  马棱对他也是非常不放心,说:您是一位儒家学者,应当在朝廷做谋士,为什么如今却到了朝歌呢?

  虞诩回答说:从我上任的第一天,大家的目光里就都是这样的疑问,没有人认为我会有所作为,我却不这样看。朝歌位于古代韩国与魏国的交界处,背靠太行山,面临黄河,离荥阳粮仓不过百里,而叛匪却不懂得打开粮仓,用粮食招揽民众,抢劫武库中的兵器,据守成皋(今荥阳一带),占据战略要地。这说明对他们是不值得忧虑的。现在叛匪的势头正猛,难以以力取胜,不过兵不厌诈,我一不要兵,二不要钱,只请您允许我放开手脚去对付他们,不要有所约束阻碍就行了。

  马棱将信将疑,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虞诩就命人在大街小巷贴满了招募勇士的布告,还下令各级官员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情况进行保举,大家定睛一看,都傻了眼。虞诩所招募的勇士分为三个等级:行凶抢劫的,属上等;斗殴伤人,盗窃财物的,属中等;好吃懒做的,属下等。这哪儿是招勇士啊,分明是招募土匪流氓嘛!

  疑惑归疑惑,这样的人并不难找,几天时间,就招到了一百多人。虞诩很高兴,下令举办宴会,亲自招待他们。他举起酒杯说:我知道你们过去都曾做过错事,现在给你们一个立功的机会,只要听从指挥,过去的罪行不论大小,全部一笔勾销。这些人都欢呼起来。

  于是,虞诩让他们全部混入叛匪之中,然后鼓动叛匪进村入镇抢劫,再提前把消息传递过来,官府则预先布下伏兵,不几天的工夫,就杀死叛匪几百人。

  虞诩又从贫民中招募了一些裁缝,在他们受雇为叛匪制作衣服时,用彩线做上记号,结果这些叛匪只要在街市乡里一出现,总是被官吏捉拿。这样一来,弄得这些家伙心惊肉跳,怀疑有神灵在保护官府,于是四散奔逃,再不敢在朝歌地面闹事,多年的叛乱就此平定。

  虞诩让人们刮目相看,邓太后惊呼他有将帅的韬略,亲自在嘉德殿接见他,提升他为武都(今甘肃东南部)太守,并厚加赏赐。

  人生的过程难免会遇到小人的暗算,这是一种不幸,然而锋利的刀斧都是由艰难磨砺的。倘若能像虞诩那样立志不求容易,做事不避艰难,不幸就会成为另一种幸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12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