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小薇呀,小薇啊

小薇呀,小薇啊

你還記得她嗎?

早就忘了。

我名字都沒說,你知道是誰?

多老的梗,可是幾個兄弟就是這麽愛玩,不損你,一天不找不着家似的。

我還記得她,不,是從來沒忘記過,每次看見臉色不對了,小九馬上就拿起酒杯:别瞎想了,逗你呢,來,喝酒。酒在被發明出來之前,人們是怎麽消愁的?

分别兩年,她上了大學,我放棄了高考,隻身一人來到外地學習,成天就是畫畫,沒别的事兒。

書讀不出吧,我爹早在幾年前就看出來,也得多虧我媽,才有幸進了高中,不然估計就跟我爸做事去了,不來高中,我就不會有那些整體不着調的狐朋友,也不會和老師幹起來,也不會幾次喝的伶仃大醉,也不會幾次被校長堵在廁所抓抽煙,也不會在邉訒汐I醜,也不會和一大姐大鬧翻臉,也不會餓的沒飯吃的時候錢都拿去買煙,也不會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和兄弟去天橋上唱歌,當然,也不會遇見那個最想帶回家的女孩。她啊,她呀。

别跟我說什麽狗屁愛情故事,18歲人了,我就一心隻想搞錢。小飛道

群裏的消息在飛,真有道理,沒經濟,拿命去養人家,小飛是被綠慘了,領悟出的道理話粗理不粗,可我一想,一在校學生,搞錢也不是事啊,那就學習呗。

遊戲設計,這是我學的專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說服我媽送我到這來,我是真沒别的愛好了,就會畫畫了,一半是想學,一半是因爲有人說的話。

你畫畫真好看,給我看看呗。

昨晚在包宿,被一聲甜美喚醒到現實,眯着眼看,是咱組長,還以爲交作業呢,不耐煩了:邊玩去兒,要看自個拿,小爺得睡覺。啪!倒頭就睡,小臉就不高興了:什麽人呢,哼,自個拿就自個拿,稀罕看你睡覺似的。沒生氣,拿了我畫本就逃,怕我起來罵她似的。

得罪一大姐大吧,整個班的女的都不跟我說話,沒事,甭說話,這樣挺好,我同桌可是全校最特殊,最牛逼,最舒适人的一台落地電風扇,一人用兩桌,背不靠都能碰着牆,世上最好的位置給我李天羽坐着了,你們就羨慕嫉妒恨去吧。

孤獨嗎?孤獨,難受,聽聽課,畫會畫,一天就過去了,她沒有,她跟我說話,我很高興,可以說是黑暗中的一束光芒照在我身上,溫暖,貼心。、

今天又畫啥呢,成天就知道畫鳴人,膩歪不膩歪。她已經在身旁了,我笑道:怎麽,我喜歡,我樂意,咬我啊。啪,一口咬在我肩膀上,我靠,你屬兒子哒,說啥就幹啥。她也笑道:我喜歡,我樂意。聽着挺熟悉,嘿,你!她突然正經道:幫我一忙呗。說,小爺聽着。又是揉肩又是捶背的幫我畫副畫呗。水靈靈的眼珠盯着我,咳咳,畫啥呀,難的可要一禮拜啊。沒事,幫我畫就行,咯,這是圖。我看了看她手機,什麽動漫這是,看完火影再要我幫你畫畫,不然,免談!電風扇,送客!不高興了切,看就看,一個禮拜看不完我是你孫子!别,做一兒子就成,拜了個拜!

這是和她說的最久的一次話。

啪啪啪,又是被一整拍書聲吵醒,不是,你幹啥呀,沒見着小爺我就寝嗎,沒事一邊去。火影我看完了,幫我畫畫!這麽快?熬夜看的啊,興趣被提上來了,那我問你,鳴人打佩恩是多少集?她迅速回答道:383!爆發!仙人模式!說的特正式,特沉重的那種,喲,可以啊,再問,鳴人的師傅有幾個,從第一個說起,錯一個拜拜!伊魯卡,卡卡西,自來也,大和!刮目相看,可以啊,行,那畫我幫你畫了,你圖發我qq就行。高興的想孩子一樣,笑的也想孩子一樣,三下五除二把圖發給了我。

小九,哥幾個你們知道嗎,我生日她送我啥嗎?搖頭,一本火影忍者的漫畫原稿集。不就是一本書嗎,沒啥了不起啊。

是啊,沒啥了不起的,老爸也送過禮物,老媽也送過禮物,甚至比她送的貴。

她叫什麽名字,她張什麽樣子來着,兩年過去,有點忘了。

16歲生日那天趕上周日,找老爸要了幾百塊錢,上街買了套衣服,吃了頓好的,看看手機,5點了,回去上晚自習。

無論進多少次教室,都覺得很陌生,就最後一排給了我像班級的感覺。

回到座位,整個人傻眼了,桌子上整整齊齊,書本從大到小擺放完整,桌子裏面原本全是垃圾,也都一掃而空,桌上還有三個包裝精美的袋子,我心下一樂,找到小龍,兄弟,可以啊,知道我今天生日,還給我買禮物,太客氣了吧。小龍一愣:我不知道啊...噗,還好沒喝水,不然準噴他身上,心涼了一半,不是你送的,那誰給的,你看見了嗎。小龍一臉壞笑:知道啊,小薇呀,人家姑娘下午一來就幫你整理,給忙的,還不去謝謝人家。

小薇呀,想起來,她是叫小薇。

我從包裏掏出一副畫,走到她面前,她正埋頭看書,似是沒看見我,但是我感覺到她身體顫了一下。

咯,上次你要的畫,我還給上色了,看看。

拿起,哇,李小爺很守信用嘛。

那當然,怎麽樣,喜歡吧。

笑眯眯的喜歡,這畫我會保存好的。

那個,咳咳,謝謝你送的禮物啊,我也很喜歡,诶,你是怎麽知道我生日的。

小臉一紅我兩個月前,不是問過你了嘛,哎呀,不說這些,快去看看我送你啥了。

回到座位上,抱着小興奮的心情,拆開第一個禮物袋,赫然是本書,哇,火影忍者漫畫原稿集!我去。像抱着寶貝一樣,笑得像傻子一樣,第二個,是一盒子的愛心,第三個,是一盒子千紙鶴。

怎麽樣,喜歡吧。聲音耳邊傳來。

嗯嗯,超喜歡,可是我跟班上女生關系不太好,你這樣會不會被說閑話啊。

沒事,她們說她們的,我送我的禮物,兩碼事。

心裏一暖,班上的女生,要你一個足夠了。

來來來,喝酒啊,想啥呢。小九說道。

沒啥,想原來的事呢,來來來喝酒。

你還想她嗎,我自己也這樣問,可是兩年了,我都快忘記她什麽樣子了。

連面容都忘記的我,還有資格想她嗎。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小九,這是在哪?诶,還有小晨。面前的一切熟悉但又看不清。

你傻了吧,今天高一開學,你不報道了啊,我倆好不容易和你讀一所學校,快點。

開學?報道?還一所學校,你倆不是在一技校嗎?

你咒我們呢,誰去那鬼地方,快點的。

真是這樣嗎,我怎麽不知道他倆讀了鐵一,算了,能一起讀書還不好,走着。

爲什麽我隻能看清小九和小晨的臉,其他人都是模糊的,是我近視了嗎,我記得我十幾年來,眼睛都是最好的啊,怎麽突然看不清人了。

老師也看不清,然後開始排座位,我錢還沒交呢,就排座位了?

你,坐第一個,你,坐他後面。

我坐第一個?哈哈,一輩子都沒坐過第一個,小九在我後面,小晨在我對面。

我回頭,小九啊,怎樣,這下無敵啦,三巨頭坐一起。

你别貧了啊,老師看着呢。

哎呀,這有...

唉,你話說完啊。

不是我不說完,小九,是我看見了坐你後面的那個女孩,是誰?看不清,但是很熟悉,我走近,喂,你叫啥。不說話,小爺說你呢。不說話,爲什麽就是看不清呢。

可是爲什麽我心感覺被揪着呢,很憋。

你是短頭發嗎?

你是不是喜歡火影忍者?

你是不是喜歡鳴人?

你是不是喜歡他推薦給你的動漫?

你是不是喜歡唱日語歌?

你說話呀!

紋絲不動,我已經用了吼出來的聲音了。

你...你是小薇嗎?

模糊的身影動了一下,然後不見了。

原來,她是小薇呀。可是怎麽不讓我看清呢,我已經忘的差不多了,就不能讓我看那麽一眼嗎?

到頭來,我自己标記的點,我自己也沒能準确的降落在上面,哪怕知道失去後會有更多人去争奪,可是我也還是會默默的靠近。

幫她畫的畫是哪部動漫來着?哦,想起來了。是一個黑發少年和一個女孩的故事。

喂,喂,醒醒!

眼前的一切開始清晰,這哪是學校,這就是宿舍嘛。

你昨晚喝多了,小晨扛着你和我一起回來的,哈哈。

對哦,我昨晚在喝酒啊。

我褲子一穿:走,叫小晨吃飯去,餓死了。大中午了都。

好嘞。

我往出走,猛吸了一口煙。

小薇呀,小薇啊......

你还记得她吗?

早就忘了。

我名字都没说,你知道是谁?

多老的梗,可是几个兄弟就是这么爱玩,不损你,一天不找不着家似的。

我还记得她,不,是从来没忘记过,每次看见脸色不对了,小九马上就拿起酒杯:别瞎想了,逗你呢,来,喝酒。酒在被发明出来之前,人们是怎么消愁的?

分别两年,她上了大学,我放弃了高考,只身一人来到外地学习,成天就是画画,没别的事儿。

书读不出吧,我爹早在几年前就看出来,也得多亏我妈,才有幸进了高中,不然估计就跟我爸做事去了,不来高中,我就不会有那些整体不着调的狐朋狗友,也不会和老师干起来,也不会几次喝的伶仃大醉,也不会几次被校长堵在厕所抓抽烟,也不会在运动会上献丑,也不会和一大姐大闹翻脸,也不会饿的没饭吃的时候钱都拿去买烟,也不会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和兄弟去天桥上唱歌,当然,也不会遇见那个最想带回家的女孩。她啊,她呀。

别跟我说什么狗屁爱情故事,18岁人了,我就一心只想搞钱。小飞道

群里的消息在飞,真有道理,没经济,拿命去养人家,小飞是被绿惨了,领悟出的道理话粗理不粗,可我一想,一在校学生,搞钱也不是事啊,那就学习呗。

游戏设计,这是我学的专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我妈送我到这来,我是真没别的爱好了,就会画画了,一半是想学,一半是因为有人说的话。

你画画真好看,给我看看呗。

昨晚在包宿,被一声甜美唤醒到现实,眯着眼看,是咱组长,还以为交作业呢,不耐烦了:边玩去儿,要看自个拿,小爷得睡觉。啪!倒头就睡,小脸就不高兴了:什么人呢,哼,自个拿就自个拿,稀罕看你睡觉似的。没生气,拿了我画本就逃,怕我起来骂她似的。

得罪一大姐大吧,整个班的女的都不跟我说话,没事,甭说话,这样挺好,我同桌可是全校最特殊,最牛逼,最舒适人的一台落地电风扇,一人用两桌,背不靠都能碰着墙,世上最好的位置给我李天羽坐着了,你们就羡慕嫉妒恨去吧。

孤独吗?孤独,难受,听听课,画会画,一天就过去了,她没有,她跟我说话,我很高兴,可以说是黑暗中的一束光芒照在我身上,温暖,贴心。、

今天又画啥呢,成天就知道画鸣人,腻歪不腻歪。她已经在身旁了,我笑道:怎么,我喜欢,我乐意,咬我啊。啪,一口咬在我肩膀上,我靠,你属儿子哒,说啥就干啥。她也笑道:我喜欢,我乐意。听着挺熟悉,嘿,你!她突然正经道:帮我一忙呗。说,小爷听着。又是揉肩又是捶背的帮我画副画呗。水灵灵的眼珠盯着我,咳咳,画啥呀,难的可要一礼拜啊。没事,帮我画就行,咯,这是图。我看了看她手机,什么动漫这是,看完火影再要我帮你画画,不然,免谈!电风扇,送客!不高兴了切,看就看,一个礼拜看不完我是你孙子!别,做一儿子就成,拜了个拜!

这是和她说的最久的一次话。

啪啪啪,又是被一整拍书声吵醒,不是,你干啥呀,没见着小爷我就寝吗,没事一边去。火影我看完了,帮我画画!这么快?熬夜看的啊,兴趣被提上来了,那我问你,鸣人打佩恩是多少集?她迅速回答道:383!爆发!仙人模式!说的特正式,特沉重的那种,哟,可以啊,再问,鸣人的师傅有几个,从第一个说起,错一个拜拜!伊鲁卡,卡卡西,自来也,大和!刮目相看,可以啊,行,那画我帮你画了,你图发我QQ就行。高兴的想孩子一样,笑的也想孩子一样,三下五除二把图发给了我。

小九,哥几个你们知道吗,我生日她送我啥吗?摇头,一本火影忍者的漫画原稿集。不就是一本书吗,没啥了不起啊。

是啊,没啥了不起的,老爸也送过礼物,老妈也送过礼物,甚至比她送的贵。

她叫什么名字,她张什么样子来着,两年过去,有点忘了。

16岁生日那天赶上周日,找老爸要了几百块钱,上街买了套衣服,吃了顿好的,看看手机,5点了,回去上晚自习。

无论进多少次教室,都觉得很陌生,就最后一排给了我像班级的感觉。

回到座位,整个人傻眼了,桌子上整整齐齐,书本从大到小摆放完整,桌子里面原本全是垃圾,也都一扫而空,桌上还有三个包装精美的袋子,我心下一乐,找到小龙,兄弟,可以啊,知道我今天生日,还给我买礼物,太客气了吧。小龙一愣:我不知道啊...噗,还好没喝水,不然准喷他身上,心凉了一半,不是你送的,那谁给的,你看见了吗。小龙一脸坏笑:知道啊,小薇呀,人家姑娘下午一来就帮你整理,给忙的,还不去谢谢人家。

小薇呀,想起来,她是叫小薇。

我从包里掏出一副画,走到她面前,她正埋头看书,似是没看见我,但是我感觉到她身体颤了一下。

咯,上次你要的画,我还给上色了,看看。

拿起,哇,李小爷很守信用嘛。

那当然,怎么样,喜欢吧。

笑眯眯的喜欢,这画我会保存好的。

那个,咳咳,谢谢你送的礼物啊,我也很喜欢,诶,你是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小脸一红我两个月前,不是问过你了嘛,哎呀,不说这些,快去看看我送你啥了。

回到座位上,抱着小兴奋的心情,拆开第一个礼物袋,赫然是本书,哇,火影忍者漫画原稿集!我去。像抱着宝贝一样,笑得像傻子一样,第二个,是一盒子的爱心,第三个,是一盒子千纸鹤。

怎么样,喜欢吧。声音耳边传来。

嗯嗯,超喜欢,可是我跟班上女生关系不太好,你这样会不会被说闲话啊。

没事,她们说她们的,我送我的礼物,两码事。

心里一暖,班上的女生,要你一个足够了。

来来来,喝酒啊,想啥呢。小九说道。

没啥,想原来的事呢,来来来喝酒。

你还想她吗,我自己也这样问,可是两年了,我都快忘记她什么样子了。

连面容都忘记的我,还有资格想她吗。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小九,这是在哪?诶,还有小晨。面前的一切熟悉但又看不清。

你傻了吧,今天高一开学,你不报道了啊,我俩好不容易和你读一所学校,快点。

开学?报道?还一所学校,你俩不是在一技校吗?

你咒我们呢,谁去那鬼地方,快点的。

真是这样吗,我怎么不知道他俩读了铁一,算了,能一起读书还不好,走着。

为什么我只能看清小九和小晨的脸,其他人都是模糊的,是我近视了吗,我记得我十几年来,眼睛都是最好的啊,怎么突然看不清人了。

老师也看不清,然后开始排座位,我钱还没交呢,就排座位了?

你,坐第一个,你,坐他后面。

我坐第一个?哈哈,一辈子都没坐过第一个,小九在我后面,小晨在我对面。

我回头,小九啊,怎样,这下无敌啦,三巨头坐一起。

你别贫了啊,老师看着呢。

哎呀,这有...

唉,你话说完啊。

不是我不说完,小九,是我看见了坐你后面的那个女孩,是谁?看不清,但是很熟悉,我走近,喂,你叫啥。不说话,小爷说你呢。不说话,为什么就是看不清呢。

可是为什么我心感觉被揪着呢,很憋。

你是短头发吗?

你是不是喜欢火影忍者?

你是不是喜欢鸣人?

你是不是喜欢他推荐给你的动漫?

你是不是喜欢唱日语歌?

你说话呀!

纹丝不动,我已经用了吼出来的声音了。

你...你是小薇吗?

模糊的身影动了一下,然后不见了。

原来,她是小薇呀。可是怎么不让我看清呢,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就不能让我看那么一眼吗?

到头来,我自己标记的点,我自己也没能准确的降落在上面,哪怕知道失去后会有更多人去争夺,可是我也还是会默默的靠近。

帮她画的画是哪部动漫来着?哦,想起来了。是一个黑发少年和一个女孩的故事。

喂,喂,醒醒!

眼前的一切开始清晰,这哪是学校,这就是宿舍嘛。

你昨晚喝多了,小晨扛着你和我一起回来的,哈哈。

对哦,我昨晚在喝酒啊。

我裤子一穿:走,叫小晨吃饭去,饿死了。大中午了都。

好嘞。

我往出走,猛吸了一口烟。

小薇呀,小薇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12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