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寻魂之终点

寻魂之终点

  汪汪汪,那隻突然對着草叢大吠,雲凡應聲謹慎的看向不停搖晃的草叢,手中的劍也不由握緊幾分。

  草叢停止了搖晃,雲凡小心翼翼地接近草叢,想探個究竟。

  突然,草叢中飛撲出隻老虎,雲凡連忙舉劍向前刺去。照常理,飛撲在空中的老虎,必中這一劍。但老虎在空中翻滾一下身體,就迅速的掉落下地,一個閃身掠過雲凡。

  雲凡連忙轉身看向老虎,老虎的口中正叼着一塊肉咀嚼着,雲凡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才發現自己的右腿出現了一個缺口。雲凡一臉不可置信,隻是一個交鋒自己就被咬去一塊肉而且沒發覺,老虎牙齒的鋒利和速度的敏捷可想而知。

  痛楚此時才湧現而出,雲凡腳下一個踉跄跌坐下地,雲凡快速的把上衣脫下綁在大腿根部,想先把血給止住,照這個出血量,不用老虎出手,五分鍾他也會失血過多而死。

  老虎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巴,再次撲向雲凡。此時的雲凡對這隻老虎充滿畏懼,連忙一個打滾想躲開老虎的攻擊,但還是躲不過,後背又被撕下一塊肉。

  過量的出血使雲凡臉上蒙上灰白,趴在地上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望着正在咀嚼自己肉的老虎喃喃自語道:“難道我要死了?”

  第一次嘗試到人肉美味的老虎,意猶未盡的望向躺在地上的雲凡,看着癱瘓在地的雲凡,它也不急不躁的走過去。

  一直跟在雲凡身後的那隻狗,突然跑了出來擋在老虎面前對它大吠,似乎在警告不能傷害這個人類。

  老虎不屑的看了它一眼,提起虎掌扇過去,一下子把它扇飛十幾米,那隻狗身上立馬出現三道深可見骨的爪痕。

  那隻狗掙紮的爬了起來,口中溢出幾道鮮血,但依然艱難的走到雲凡前面擋住老虎,老虎貌似覺得不耐煩,眼露兇光再次擡爪拍出。

  “不要!”

  雲凡用盡全身的力氣,撲向那隻狗把它護在懷中。過了很久預想中的攻擊并沒有落在他的身上,雲凡艱難的擡頭看了一眼,那隻老虎居然沒有了蹤影。

  “人類你很不錯,你可以成爲我的搭檔。”雲凡懷中傳出聲音。

  雲凡一臉疲倦的看向懷中的那隻狗:“你在跟我說話嗎?我是不是快死了,都能聽懂你的話了?”

  “是嗎?你看看自己?”聲音充滿戲谑的味道。

  雲凡低頭看了一眼,發現一點傷痕都沒有。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剛剛明明被咬掉兩塊肉,疼痛也這麽真實,現在卻一點痕迹也沒有,像做夢一樣。

  “剛才的隻是我的幻覺,是我對你測試。”那隻狗在雲凡懷中掙脫出去。

  “測試?什麽測試,爲什麽要測試我?”雲凡微微有點發怒。

  “我名字叫做環狗,這片天地由我與窮奇掌管,我們實力相當所以一直無事。可是有一天突然出現了一道人類魂魄,窮奇把它吞食以後實力大增,對我發起攻擊,打破制衡的局面。”

  環狗,其爲人獸首人身。一曰.蝟狀如狗,黃色。窮奇,外貌似虎似牛偏向虎,毛發如針,背長雙翼。兩者同出自《山海經·海内北經》。

  “你的意思是讓我協助你對付窮奇?既然是你請求我幫忙爲什麽還要測試我?加上我有能力幫你??”

  “從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能幫到我,千年前有一個令人作嘔的羽士就用你手中的劍令我重傷。你也是非助我不可,不消滅窮奇你也奪不回你想要的。”

  雲凡提起長劍看了一眼:“想不到這劍有這麽犀利。”

  “我們現在就出發,你跟緊我。”環狗一下子就跑動起來,雲凡緊跟環狗身後。

  跑了十幾分鍾,雲凡就開始跟不上環狗。環狗看到落後十幾米的雲凡,搖身一變,變回原本模樣,它大小如牛,下唇長出獠牙。回身把雲凡刁在口中,繼續奔跑。

  跑了很久,環狗終于停下了腳步,低頭把口中的雲凡放落下地。雲凡臉色發青,躺在地上不停地喘着大氣。

  雲凡扶着環狗的腿,虛弱的爬了起來郁悶的看了它一眼,開始嘔吐起來。環狗嫌惡的向後退了一步,突然失去支撐的雲凡一下跌倒在自己嘔吐物中。

  雲凡連忙爬坐起來擦了擦身上的髒物,罵道:“你是想弄死我是吧?”并一拳打向環狗。

  環狗一張口就把雲凡整條胳膊含在口中,戲谑道:“我隻是想不到人類還有你這麽弱的存在。”

  “它來了!”環狗松開雲凡的手,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作者寄語:新手上路,謝謝支持過的朋友

  雲凡順着環狗的目光看了過去,在陡峭上突然出現窮奇的身影。窮奇掃視一番環狗和雲凡,興奮道:“你做的好,還帶貢品來投铡!?

  雲凡聽了窮奇的話不由生起疑心,自己爲什麽這麽就相信環狗的話,雲凡不留痕迹的向後退了幾步。

  雲凡的心思和動作都被環狗盡收眼底,急忙道:“窮奇生性狡猾,不要相信他的話。”

  說完這句話,環狗迎面沖了上去。窮奇不屑的看着接近自己的環狗,擡起雙翼對向它虛拍,幾道風刃呼嘯而去。環狗幾個閃身就躲過風刃繼續向窮奇接近,環狗張嘴吐息出幽綠色的火焰攻向窮奇。

  火焰直接穿過窮奇的身體,吐息攻擊到的隻是窮奇的殘影。

  “小心上面!”雲凡大喝。

  窮奇不知什麽時候已經在環狗上方,雙翼不停拍動造出高壓氣場,環狗被壓都無法動彈,身上不停出現多道類似被利刃劃破的傷口,地下也下陷龜裂。

  雲凡看着環狗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自己沖上去也幫不到什麽,但他不忍這樣看着環狗死。

  提着長劍就要上去拼命,長劍突然散發出一道白光,被白光照到的雲凡眼神變得茫然。

  雲凡長劍直立于胸前,另外一邊手劍指抵住劍身,每走一步口中則念出一個詞:“天樞、天旋、天玑、天權、衡、開陽、搖光,清陽爲天!濁陰爲地!奉請守護諸神!加護慈悲!急急如律令!”

  白天轉化成黑夜,夜空布滿繁星,窮奇正上方七顆星甚是光亮。七顆星越發的刺眼,化作一道白光射向窮奇。

  窮奇驚恐萬分的看向雲凡道:“你是千年前的羽士!”被白光徽值母F奇瘋狂的掙紮着,最終消失在白光中。

  窮奇的消失也讓雲凡恢複過來,印象中隻是自己消滅了窮奇,但是怎麽消滅的完全想不起來。

  窮奇消失的地方出現一團微弱的白光,白光緩緩飄向長劍沒入劍中。

  雲凡突然感覺到一陣拉扯,眼前一黑什麽也看不見,當恢複光明時候已經回到病房。

  原來是母親拉扯紅繩,把雲凡拉回了人間。雲凡焦急的問道:“老先生呢?我找到了,快請他來入魂。”

  母親黯然的道:“老先生走了,他留了一封信給你,你自己看。”母親指了下台上的信封。

  “走了?去哪?”

  雲凡連忙把信封拆開。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候也證明我已經死了。你一定很疑惑的問,爲什麽好端端的一個人說死就死。其實并不是,入魂需要代價,打開通往六道的門扉也需要路費,五十年陽壽。你還記得你母親突然打斷我嗎?那時候我剛想和你說,你母親就拉我到一旁說願意用她的壽命去幫你開路。”

  “你知道我爲何會幫助你嗎?還記得那天你母親來尋求我的幫忙,我是決然拒絕的,我知道這是一個劫,隻要搭上我就會死,所以我自私的給你母親出了個難題,隻要她能從山底三跪九叩首到山頂我就答應她。”

  “你母親用了三天時間終于到達山頂,她的決心和對你的愛打動了我。我并不想看到你救回女友而失去母親,所以我替代了你母親,你是個聰明人。入魂的方法我已記錄在背面。”

  此時的雲凡已經淚眼朦胧,猛的擁抱住母親哽咽道:“對不起……”

  母親輕撫雲凡後背,溫柔道:“傻孩子,先處理好李萍的事情吧。”

  雲凡照着信中入魂的方法,把魂魄從長劍中喚出,重注入李萍體内。雲凡的臉龐再此衰老,從外貌看已經是個三十出頭的大叔。

  躺在病床上的李萍緩緩的睜開雙眼,看着病床前不認識的兩人,疑惑道:“你們是誰?”

  “我會讓你想起我的。”

  完

  作者寄語:新手上路,謝謝支持過的朋友

  汪汪汪,那只狗突然对着草丛大吠,云凡应声谨慎的看向不停摇晃的草丛,手中的剑也不由握紧几分。

  草丛停止了摇晃,云凡小心翼翼地接近草丛,想探个究竟。

  突然,草丛中飞扑出只老虎,云凡连忙举剑向前刺去。照常理,飞扑在空中的老虎,必中这一剑。但老虎在空中翻滚一下身体,就迅速的掉落下地,一个闪身掠过云凡。

  云凡连忙转身看向老虎,老虎的口中正叼着一块肉咀嚼着,云凡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自己的右腿出现了一个缺口。云凡一脸不可置信,只是一个交锋自己就被咬去一块肉而且没发觉,老虎牙齿的锋利和速度的敏捷可想而知。

  痛楚此时才涌现而出,云凡脚下一个踉跄跌坐下地,云凡快速的把上衣脱下绑在大腿根部,想先把血给止住,照这个出血量,不用老虎出手,五分钟他也会失血过多而死。

  老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再次扑向云凡。此时的云凡对这只老虎充满畏惧,连忙一个打滚想躲开老虎的攻击,但还是躲不过,后背又被撕下一块肉。

  过量的出血使云凡脸上蒙上灰白,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望着正在咀嚼自己肉的老虎喃喃自语道:“难道我要死了?”

  第一次尝试到人肉美味的老虎,意犹未尽的望向躺在地上的云凡,看着瘫痪在地的云凡,它也不急不躁的走过去。

  一直跟在云凡身后的那只狗,突然跑了出来挡在老虎面前对它大吠,似乎在警告不能伤害这个人类。

  老虎不屑的看了它一眼,提起虎掌扇过去,一下子把它扇飞十几米,那只狗身上立马出现三道深可见骨的爪痕。

  那只狗挣扎的爬了起来,口中溢出几道鲜血,但依然艰难的走到云凡前面挡住老虎,老虎貌似觉得不耐烦,眼露凶光再次抬爪拍出。

  “不要!”

  云凡用尽全身的力气,扑向那只狗把它护在怀中。过了很久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云凡艰难的抬头看了一眼,那只老虎居然没有了踪影。

  “人类你很不错,你可以成为我的搭档。”云凡怀中传出声音。

  云凡一脸疲倦的看向怀中的那只狗:“你在跟我说话吗?我是不是快死了,都能听懂你的话了?”

  “是吗?你看看自己?”声音充满戏谑的味道。

  云凡低头看了一眼,发现一点伤痕都没有。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刚刚明明被咬掉两块肉,疼痛也这么真实,现在却一点痕迹也没有,像做梦一样。

  “刚才的只是我的幻觉,是我对你测试。”那只狗在云凡怀中挣脱出去。

  “测试?什么测试,为什么要测试我?”云凡微微有点发怒。

  “我名字叫做环狗,这片天地由我与穷奇掌管,我们实力相当所以一直无事。可是有一天突然出现了一道人类魂魄,穷奇把它吞食以后实力大增,对我发起攻击,打破制衡的局面。”

  环狗,其为人兽首人身。一曰.蝟状如狗,黄色。穷奇,外貌似虎似牛偏向虎,毛发如针,背长双翼。两者同出自《山海经·海内北经》。

  “你的意思是让我协助你对付穷奇?既然是你请求我帮忙为什么还要测试我?加上我有能力帮你??”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能帮到我,千年前有一个令人作呕的羽士就用你手中的剑令我重伤。你也是非助我不可,不消灭穷奇你也夺不回你想要的。”

  云凡提起长剑看了一眼:“想不到这剑有这么犀利。”

  “我们现在就出发,你跟紧我。”环狗一下子就跑动起来,云凡紧跟环狗身后。

  跑了十几分钟,云凡就开始跟不上环狗。环狗看到落后十几米的云凡,摇身一变,变回原本模样,它大小如牛,下唇长出獠牙。回身把云凡刁在口中,继续奔跑。

  跑了很久,环狗终于停下了脚步,低头把口中的云凡放落下地。云凡脸色发青,躺在地上不停地喘着大气。

  云凡扶着环狗的腿,虚弱的爬了起来郁闷的看了它一眼,开始呕吐起来。环狗嫌恶的向后退了一步,突然失去支撑的云凡一下跌倒在自己呕吐物中。

  云凡连忙爬坐起来擦了擦身上的脏物,骂道:“你是想弄死我是吧?”并一拳打向环狗。

  环狗一张口就把云凡整条胳膊含在口中,戏谑道:“我只是想不到人类还有你这么弱的存在。”

  “它来了!”环狗松开云凡的手,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作者寄语:新手上路,谢谢支持过的朋友

  云凡顺着环狗的目光看了过去,在陡峭上突然出现穷奇的身影。穷奇扫视一番环狗和云凡,兴奋道:“你做的好,还带贡品来投诚。”

  云凡听了穷奇的话不由生起疑心,自己为什么这么就相信环狗的话,云凡不留痕迹的向后退了几步。

  云凡的心思和动作都被环狗尽收眼底,急忙道:“穷奇生性狡猾,不要相信他的话。”

  说完这句话,环狗迎面冲了上去。穷奇不屑的看着接近自己的环狗,抬起双翼对向它虚拍,几道风刃呼啸而去。环狗几个闪身就躲过风刃继续向穷奇接近,环狗张嘴吐息出幽绿色的火焰攻向穷奇。

  火焰直接穿过穷奇的身体,吐息攻击到的只是穷奇的残影。

  “小心上面!”云凡大喝。

  穷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环狗上方,双翼不停拍动造出高压气场,环狗被压都无法动弹,身上不停出现多道类似被利刃划破的伤口,地下也下陷龟裂。

  云凡看着环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自己冲上去也帮不到什么,但他不忍这样看着环狗死。

  提着长剑就要上去拼命,长剑突然散发出一道白光,被白光照到的云凡眼神变得茫然。

  云凡长剑直立于胸前,另外一边手剑指抵住剑身,每走一步口中则念出一个词:“天枢、天旋、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奉请守护诸神!加护慈悲!急急如律令!”

  白天转化成黑夜,夜空布满繁星,穷奇正上方七颗星甚是光亮。七颗星越发的刺眼,化作一道白光射向穷奇。

  穷奇惊恐万分的看向云凡道:“你是千年前的羽士!”被白光笼罩的穷奇疯狂的挣扎着,最终消失在白光中。

  穷奇的消失也让云凡恢复过来,印象中只是自己消灭了穷奇,但是怎么消灭的完全想不起来。

  穷奇消失的地方出现一团微弱的白光,白光缓缓飘向长剑没入剑中。

  云凡突然感觉到一阵拉扯,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当恢复光明时候已经回到病房。

  原来是母亲拉扯红绳,把云凡拉回了人间。云凡焦急的问道:“老先生呢?我找到了,快请他来入魂。”

  母亲黯然的道:“老先生走了,他留了一封信给你,你自己看。”母亲指了下台上的信封。

  “走了?去哪?”

  云凡连忙把信封拆开。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候也证明我已经死了。你一定很疑惑的问,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死就死。其实并不是,入魂需要代价,打开通往六道的门扉也需要路费,五十年阳寿。你还记得你母亲突然打断我吗?那时候我刚想和你说,你母亲就拉我到一旁说愿意用她的寿命去帮你开路。”

  “你知道我为何会帮助你吗?还记得那天你母亲来寻求我的帮忙,我是决然拒绝的,我知道这是一个劫,只要搭上我就会死,所以我自私的给你母亲出了个难题,只要她能从山底三跪九叩首到山顶我就答应她。”

  “你母亲用了三天时间终于到达山顶,她的决心和对你的爱打动了我。我并不想看到你救回女友而失去母亲,所以我替代了你母亲,你是个聪明人。入魂的方法我已记录在背面。”

  此时的云凡已经泪眼朦胧,猛的拥抱住母亲哽咽道:“对不起……”

  母亲轻抚云凡后背,温柔道:“傻孩子,先处理好李萍的事情吧。”

  云凡照着信中入魂的方法,把魂魄从长剑中唤出,重注入李萍体内。云凡的脸庞再此衰老,从外貌看已经是个三十出头的大叔。

  躺在病床上的李萍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病床前不认识的两人,疑惑道:“你们是谁?”

  “我会让你想起我的。”

  完

  作者寄语:新手上路,谢谢支持过的朋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11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