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欣赏

穿墙的女孩子

穿墙的女孩子

  我朋友的姐夫叫“劉瑜”,雖是男兒之身,卻長得十分清秀,有一種小家碧的味道。他年輕的時候,有一個同性戀,愛他愛得死去活來。後來,他娶了我朋友的姐姐,兩口子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結婚快十年了,幾乎沒有吵過架。

  有一天,丈母娘生病住院了,他的妻子就帶着三歲兒子,去醫院照顧母親,要過兩三天才回來。結婚後的男人都很懶惰,劉瑜也不例外。那天晚上,劉瑜下班回來,不想去做飯,就泡了一包方便面,當作晚飯吃了。他躺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嗑着瓜子

  當時,正在直播《中國好聲音》的節目。劉瑜非常喜歡這個節目,每一期都不會錯過。正當他看得入迷的時候,隻見一個女子忽然從面前閃過,跑進卧室不見了。劉瑜一驚,從沙發上跳起來,驚愕的說道:“我的媽呀,真是活見鬼了!朗朗乾坤,也會有這種怪事發生!”說着,走到門前,拉了拉門,門關得嚴絲合縫,“這門也是關上的呀,怎麽會有人跑進來呢?”

  劉瑜走到卧室門口,敲了敲門,停頓了一會兒,問道:“誰在裏面?姑娘,你走錯了房間?”

  卧室裏沒有聲音。劉瑜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一陣,什麽動靜也沒有。他又敲了敲門,說道:“姑娘,你走錯房間了!”

  卧室裏,依舊什麽反應也沒有。劉瑜扭動着門把手,卧室的門開了,他掃視了一遍,除了衣櫃和大床外,連個鬼影也沒有。劉瑜還是不放心,又把衣櫃打開,找了個遍,同樣什麽也沒有。

  劉瑜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自言自語說道:“難道是我看《中國好聲音》太投入了,産生了幻覺……也隻有這種解釋了……可是,那種幻覺也未免太真實了……”

  劉瑜自己跟自己說着話,又回到沙發上,繼續看《中國好聲音》。廣告來了,劉瑜罵了一聲:“當今社會,除了廣告,能不能整點不騙人的!污染眼球……”話還沒有說完,又見一個女子,面色蒼白,正站在電視前,看着他詭異的笑。

  這一次,劉瑜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揉了揉,電視前的女子依舊站立在那兒,看着自己,詭異的笑。我的個天呀,真是活見鬼!劉瑜跳下沙發,朝女子走了過去。

  女子慢慢擡起腳步,扭身朝卧室走去。那女子的腳步非常的慢,可是就是追不到。女子走到卧室門口,門沒有開,而是穿門飄了進去。劉瑜雖然害怕,但他還是強打精神,跟了上去。他打開卧室的門,隻見那個女子正背靠着牆,面色蒼白,看着她詭異的笑,還不停的向他招手。

  劉瑜站早卧室門口,問道:“姑娘,你走錯房間了吧?這是我的家,我的卧室!你要是再不走,我可要報警了!”

  女子依舊詭異的看着他笑,一句話也不說。劉瑜發了怒,說道:“姑娘,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請——不要激怒我!”

  女子收起了詭異的笑容,擡起一雙蒼白的手,向劉瑜搖了搖,之後,扭身穿牆不見了。劉瑜徹底吓壞了,全身就像一根橡皮筋,癱軟在地上,自個兒說道:“我的媽呀,活見鬼了!”

  過了許久,劉瑜慢慢從地板上爬起來,重新回到沙發上,躺了下去。雖然電視依舊打開着,但是他哪裏還有心思看電視。他總是想着剛才那個穿牆的女子的面容。他覺得,那個女子很面熟,似乎在哪裏見過。想了許久,他驚訝的冒出一句:“原來是她!”

  剛才,那個穿牆的女子就是隔壁的女子。劉瑜的鄰居另買了新房,就把原先的老房子(劉瑜家隔壁的房子)租了出去。後來,被一對情侶租了下來。有幾次,在樓下遇到過那個女孩。由于互相都不認識,也就沒有注意。最近一段時間,一直沒有見到那對小情侶。

  想到這些,加上剛才見到的詭異場景,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劉瑜的腦海裏:難道,隔壁的情侶出了問題,都死了?!

  劉瑜甯願相信這個想法是錯誤的,要是隔壁真死了一對小情侶,自己倒無所謂,妻子可就不好說了!

  不管自己的推論怎麽樣,作爲鄰居,總應該過去看個究竟。據說,鏡子和柳條可以辟邪。于是,劉瑜就拿了一根柳條和一面鏡子。他來到隔壁的門前,按了一陣門鈴,裏面沒有任何動靜。他又拍了拍門,大聲問道:“裏面有人嗎?裏面有人嗎……”

  劉瑜想破門而入,可又想,要是那對小情侶沒出事,又恰巧被碰上,自己且不成了佟8悴缓茫?要進派出所,拘留一段時間呢。想到這些厲害關系,劉瑜也隻好回去,打算等第二天,上班之前,再來敲敲門看看。要是依舊沒有什麽響動,就報警。

  第二天,天剛亮,劉瑜就跑過去,敲了一陣,還是沒有響動,他這才撥打了110。過了一段時間,警察來了。劉瑜把情況向警察講了一遍。警察隻好破門而入。

  門打開了,客廳裏出奇的平靜。一個老警察對一個小警察說道:“你去卧室看看。”

  小警察打開卧室的門,窗子關得緊緊的,牆角裏放着一個火爐,裏面還有未完全然饒的蜂窩煤。床上躺着一男一女,他們安詳的躺着,一動也不動。

  小警察大聲的說道:“他們在卧室裏,趕快叫救護車。”

  老警察跑進去,摸了摸他們的額頭,說道:“身體都僵硬了,已經死了很長時間了!不用再叫救護車了。”

  這對情侶死了,煤炭中毒而死的。

  老警察說:“一對年輕的生命,就因爲一個小小的火爐,就因爲三個蜂窩煤,死了!實在太可惜!”

  劉瑜站在卧室門口,看着床上死去的情侶。忽然,那個女孩轉動了一下眼珠子,竟然看着他,詭異的笑了笑。他害怕極了,趕緊跑回家,把門關上,不敢再多看一眼死亡現場。

  我朋友的姐夫叫“刘瑜”,虽是男儿之身,却长得十分清秀,有一种小家碧玉的味道。他年轻的时候,有一个同性恋,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后来,他娶了我朋友的姐姐,两口子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结婚快十年了,几乎没有吵过架。

  有一天,丈母娘生病住院了,他的妻子就带着三岁儿子,去医院照顾母亲,要过两三天才回来。结婚后的男人都很懒惰,刘瑜也不例外。那天晚上,刘瑜下班回来,不想去做饭,就泡了一包方便面,当作晚饭吃了。他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着瓜子。

  当时,正在直播《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刘瑜非常喜欢这个节目,每一期都不会错过。正当他看得入迷的时候,只见一个女子忽然从面前闪过,跑进卧室不见了。刘瑜一惊,从沙发上跳起来,惊愕的说道:“我的妈呀,真是活见鬼了!朗朗乾坤,也会有这种怪事发生!”说着,走到门前,拉了拉门,门关得严丝合缝,“这门也是关上的呀,怎么会有人跑进来呢?”

  刘瑜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停顿了一会儿,问道:“谁在里面?姑娘,你走错了房间?”

  卧室里没有声音。刘瑜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阵,什么动静也没有。他又敲了敲门,说道:“姑娘,你走错房间了!”

  卧室里,依旧什么反应也没有。刘瑜扭动着门把手,卧室的门开了,他扫视了一遍,除了衣柜和大床外,连个鬼影也没有。刘瑜还是不放心,又把衣柜打开,找了个遍,同样什么也没有。

  刘瑜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说道:“难道是我看《中国好声音》太投入了,产生了幻觉……也只有这种解释了……可是,那种幻觉也未免太真实了……”

  刘瑜自己跟自己说着话,又回到沙发上,继续看《中国好声音》。广告来了,刘瑜骂了一声:“当今社会,除了广告,能不能整点不骗人的!污染眼球……”话还没有说完,又见一个女子,面色苍白,正站在电视前,看着他诡异的笑。

  这一次,刘瑜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揉了揉,电视前的女子依旧站立在那儿,看着自己,诡异的笑。我的个天呀,真是活见鬼!刘瑜跳下沙发,朝女子走了过去。

  女子慢慢抬起脚步,扭身朝卧室走去。那女子的脚步非常的慢,可是就是追不到。女子走到卧室门口,门没有开,而是穿门飘了进去。刘瑜虽然害怕,但他还是强打精神,跟了上去。他打开卧室的门,只见那个女子正背靠着墙,面色苍白,看着她诡异的笑,还不停的向他招手。

  刘瑜站早卧室门口,问道:“姑娘,你走错房间了吧?这是我的家,我的卧室!你要是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女子依旧诡异的看着他笑,一句话也不说。刘瑜发了怒,说道:“姑娘,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请——不要激怒我!”

  女子收起了诡异的笑容,抬起一双苍白的手,向刘瑜摇了摇,之后,扭身穿墙不见了。刘瑜彻底吓坏了,全身就像一根橡皮筋,瘫软在地上,自个儿说道:“我的妈呀,活见鬼了!”

  过了许久,刘瑜慢慢从地板上爬起来,重新回到沙发上,躺了下去。虽然电视依旧打开着,但是他哪里还有心思看电视。他总是想着刚才那个穿墙的女子的面容。他觉得,那个女子很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想了许久,他惊讶的冒出一句:“原来是她!”

  刚才,那个穿墙的女子就是隔壁的女子。刘瑜的邻居另买了新房,就把原先的老房子(刘瑜家隔壁的房子)租了出去。后来,被一对情侣租了下来。有几次,在楼下遇到过那个女孩。由于互相都不认识,也就没有注意。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没有见到那对小情侣。

  想到这些,加上刚才见到的诡异场景,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刘瑜的脑海里:难道,隔壁的情侣出了问题,都死了?!

  刘瑜宁愿相信这个想法是错误的,要是隔壁真死了一对小情侣,自己倒无所谓,妻子可就不好说了!

  不管自己的推论怎么样,作为邻居,总应该过去看个究竟。据说,镜子和柳条可以辟邪。于是,刘瑜就拿了一根柳条和一面镜子。他来到隔壁的门前,按了一阵门铃,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他又拍了拍门,大声问道:“里面有人吗?里面有人吗……”

  刘瑜想破门而入,可又想,要是那对小情侣没出事,又恰巧被碰上,自己且不成了贼。搞不好,还要进派出所,拘留一段时间呢。想到这些厉害关系,刘瑜也只好回去,打算等第二天,上班之前,再来敲敲门看看。要是依旧没有什么响动,就报警。

  第二天,天刚亮,刘瑜就跑过去,敲了一阵,还是没有响动,他这才拨打了110。过了一段时间,警察来了。刘瑜把情况向警察讲了一遍。警察只好破门而入。

  门打开了,客厅里出奇的平静。一个老警察对一个小警察说道:“你去卧室看看。”

  小警察打开卧室的门,窗子关得紧紧的,墙角里放着一个火炉,里面还有未完全然饶的蜂窝煤。床上躺着一男一女,他们安详的躺着,一动也不动。

  小警察大声的说道:“他们在卧室里,赶快叫救护车。”

  老警察跑进去,摸了摸他们的额头,说道:“身体都僵硬了,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不用再叫救护车了。”

  这对情侣死了,煤炭中毒而死的。

  老警察说:“一对年轻的生命,就因为一个小小的火炉,就因为三个蜂窝煤,死了!实在太可惜!”

  刘瑜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床上死去的情侣。忽然,那个女孩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竟然看着他,诡异的笑了笑。他害怕极了,赶紧跑回家,把门关上,不敢再多看一眼死亡现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meiwen/gushi/110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