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名言名句

关于卡特的名言

  ●我可以说我们的阿拉伯人当年曾是伟大的冒险家和作家,我们的水手在地中海张起三角帆,为后来发现美洲大陆做了铺垫;我可以说印度导航员带着达伽马从东非航行到卡利卡特;我也可是说“支票”一词最早的使用这就是我们的波斯商人。之所以能说出这些,是因为我看过欧洲人写的书。但这一切都不在我们自己的知识范围内,也不能引发我们的自豪感。我觉得,如果没有欧洲人,我们的过去会被冲刷掉,就好像镇外沙滩上渔民的足迹。 ----V·S·奈保尔《大河湾》

  ●1922年在密西西比州的图尼卡,卡特利奇和人们和睦相处,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喜欢碰到的和所写的人物。在《图尼卡时报》上,他做了一年前在《奈索巴民主》上已经做的而且一年后在《图佩洛杂志》上还会做的事情——做各种事情,包括写消息,办差使,招揽广告,排字,犯错误,长学问,结交朋友。对该城的乡民来说,卡特利奇是一个专注的年轻人,真诚而且谦虚。他给人非常能干的印象,却没有表现出多么大的野心。——他母亲培养起来的而他父亲缺少的野心,对卡特利奇来说更多的是一种障碍,而不是一种优点,特别是在南方农村。这里是遵守秩序的;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位置,敬重长者,维护过去。一个像卡特利奇这样向上爬的人,要想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希望在南方迅速取得成功,却表现出 ----盖伊·特立斯《王国与权力》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一个机组人员突然不省人事了!有、有没有人有过服务业的经验?
我在一个奶茶店...干过两星期”
好的,跟我来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她摔了个吃屎,她是机上唯一一个空姐,你有把握胜任吗?
“呃…”
打起精神来!到底能不能替她上!
“我一个人做不到!”
给,卡特琳娜会远程协助你,她是全法国最好的空姐,看你的了小兄弟,开工 ----《啥?让我穿裙子!》

  ●我没有伊泽瑞尔的帅气外表,也没有宝石骑士的腰缠万贯.我没有皇子那样的身世,也没有金属大师的威武雄壮.我不懂杰斯的浪漫,也不会跳卡牌大师的灵魂探戈.而你就像“伊芙琳”一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无法像劫那样与你如影随形,但是我能像慎那样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无论我在世界的哪个地方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你面前,像赵信一样为你扫平面前所有阻碍.我不会对你像狼人一样的嘶吼,更不会对你像乌迪尔一样的野蛮.如果梦魇给了你黑暗,我必会让光辉复还你光明.我愿像盖伦对卡特那样的爱你,像蛮王对寒冰一样收起自己所有的霸气与傲慢,只为做你世界中的唯一子臣.我会像提莫与麦林炮手一样带给你

  ●卡特:也许你是从诺克萨斯来的,但你不是诺克萨斯人

兄弟,不要乱用诺克萨斯的名号 ----《克烈》

  ●凯恩伸着脑袋,眯着眼睛,透过吉普车被雨水吞没的挡风玻璃向外看。他在布莱镇找了个遍。见到公共场所门口有停着的摩托车就停下,进去看卡特肖在不在。有一次他觉得他和另一辆吉普车擦肩而过,但他不敢确定。现在他沿着从小镇向北的公路行驶。他这么做不是出于有意识的决定,这是种自发的本能行为。前方有霓虹灯在闪烁。他开下路面,摇下车窗:一个酒馆。他看见许多摩托车停在酒馆外。全都是高把手的改装型,只有一辆除外。凯恩下车走进酒馆。 ----威廉·皮特·布拉蒂《精神病患》

  ●他并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即使在晚年也是如此。对有些员工来说,为这样的老板打工简直如同炼狱般可怕。他的有些行为在我们普通人看来可能不可理喻,但是按照他的价值标准来衡量,也算合情合理。史蒂夫是一位忠诚的朋友,一位循循善诱的导师,一位温柔慈爱的父亲。他深信自己的工作所创造的价值,也希望身边的好友能够和他一样,深信他们的工作所创造的价值。埃德·卡特穆尔(Ed Catmull)是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总裁,也是史蒂夫的朋友和同事,他曾经说过,虽然史蒂夫如此“离经叛道”,却有着和普通人一样的感情、优点和弱点。 ----《成为乔布斯》

  ●总之,时尚精品的商业模式绝对把夸饰两字用得淋漓尽致,套用张爱玲的牛肉庄的句式,也就是,这里的纸袋特别大,这里的价格特别高,在这里,你的卡特别的该刷。 ----陈祺勋《个人意见》

  ●琴声悠扬,低沉……最后逐渐归于沉寂……

“这简直……”一曲终了,康斯坦丁微笑着放直乐器……收到的效果似乎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除了一脸呆滞的卡特琳娜,夜莺小姐那一双绯红的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灵动感觉……少年甚至在那里看到了一些闪亮的东西,虽然只是一瞬间。

相对于小小姐惊讶于这首短歌的悦耳,夜莺小姐感到震惊的部分大概更深些……诗词歌谣与音乐所拥有的魔力是如此之大,很多时候甚至要超越魔法,超越种族与语言,超越世界与位面。而精灵们对于美丽事物的追求近乎疯狂,比较极端的例子,便是他们甚至不惜降低防御力,也要在铠甲上制作镂空的装饰…… ----《术士的星空》

  ●《英雄》

人生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一起奋斗一起超越
一起杀吧sup兄弟
好战好胜战胜逆命
管他天赋够不够
我们都还需要再努力
你的剑就是我的剑
艾希的箭可不可以准一点嘿
你打野我来控兵线
不要随便慌张就交闪现

旋转跳跃你闭着眼
卡特转完会让你闭上眼
悟空盖伦也转圈圈
盲僧李先生一脚把你踢回老家

击杀 双杀 三杀
Penta kill
扛塔 偷拆 插眼让我传送
击杀 双杀 三杀
Penta kill
迎接 胜利 最后让我收头 ----周杰伦《周杰伦的床边故事-英雄》

  ●【卡特琳娜】
就算流泪我也不会擦
任它去冲刷
我脸颊上的伤疤 你心疼吗
暴风之剑会不会落下
我也不害怕
宿命相爱又相杀 你也无奈吧
总是忍不住 想你这傻瓜
幻想一瞬间 赶上你步伐
不去海角和天涯
诺克和德玛
纷扰不管它
就算流血我也不去擦
微笑面对他
手中的匕首放下 带我走吧
化身旋转的死亡莲华
我也不想杀
只是贪心的夏娃 不要离开他
我是贪心的夏娃 绝不离开他

  ●卡特琳是一只猫,是阿米娜的镜子。后者,一个哥特女孩儿。她们互为映照。她的黑色,它的黑色。她的寂静,它的寂静。
在“乱”,女孩儿总是在窗边织一团旧毛线,针脚也像她,落落,寡欢。一片、另一片,犹如布匹。
面前,咖啡总是凉的。
当天气和咖啡一样凉了。在街角有一棵树,就围着她织的衣裳。接着,在某些令人气馁的街头、荒场、与绝望缔结的地带,都可能有,被疼爱的树。
也可能看见她,像看见一枝裹紧的玫瑰。 ----昂放《小街遗忘》

  ●黑袍大司祭摇了摇头,道:“卡特琳娜修女失血过多,仅凭我的治疗术,还不足以挽救她,如果明天晚上能将她送到?布拉克神庙,让伊思垃坎大主教进行祝福和治疗的话,那她就还有生存的希望。”

奈德托士有点悲伤,眼神有些浮动,目前他唯一能做地也就只有尽快地将卡特琳娜送往?布拉克神庙。

他恨,为什么当初都主教要把他调遣来沃灵顿教堂,这可是神职人员最不愿意接近的死亡之地,为什么明明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还要将自己的私生女带到这边来。

“难道这就是神所言的「厄命羁绊」?” ----《大贵族》

  ●有4个黑人找到了上帝,上帝说,我满足你们每人一个愿望。第一个黑人说,我要比乔丹更好的扣篮,这个人叫卡特!第二个黑人说,我要比乔丹更快的速度,这个人叫吖伦。艾弗森,第三个黑人说,我要比乔丹更好的天赋,这个人叫特雷西。麦格雷迪,这时,第四个黑人说,你就是上帝吗?我要挑战你!这个人,他叫科比。布莱恩特!

  ●“我们都是。”斯卡特吻了吻他的唇,微笑道:“也许我有一天也不得不牺牲,但你会活下来。”
活下来,然后忘了我。 ----静水边《钟情》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加里瑟斯元帅,”赫卡特在这个时候忽然抬头道,“这样的战术对于郡兵所造成的伤亡,会不会太过巨大了?”

“哈?”加里瑟斯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姑娘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赫卡特从骑士,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让重甲骑士走在前面,而放弃让那些适合在复杂地形中作战的轻步兵施展拳脚吗?”

帐篷当中陷入了奇异的静默。赛斯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赫卡特,又看了看明显不知所谓的加里瑟斯,不由得心中一动,继而却只剩下了一声叹息。 ----《阿尔比昂年代记》

  ●我曾是家族的骄傲,放弃享受权贵的生活。
我曾自由奔放,激情不灭。
美丽,致命是我的代名词。
我如同一颗耀眼的星,倍受关注。
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就在喜悦后带来无限遗憾。 我没有完成我的使命,也给家族造成了名誉损失。
没有人能体会到,那种自以为成功之后却遭受打击的痛。
我不会再受情绪所控,我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刺客。
你问我:为什么不再火爆?
因为我可以,我可以让整个国家为我自豪。
只有蠢货才会犹豫不决,才会继续做失败的自己。
我早已明白这个道理,并不断付出努力。
我发誓:以敌人之血,祭我诺克萨斯之威! ——不祥之刃 卡特琳娜

  ●在严重的危机面前,社会契约可能会中断,继而造成法律和秩序的整体崩溃。要想看到社会契约的局部断裂造成的后果,我们无需把目光投向他处,这颗星球上技术最先进的国家就曾有过实例。新奥尔良市被狂暴的卡特里娜飓风彻底损毁,但是正常社会秩序的迅速恶化和混乱的爆发,是在城市居民绝望地意识到本地当局已经消失,而且救援并不会很快到来之后。 ----路易斯·达特内尔《世界重启》

  ●“屎兵才对,狗屎巡逻队,哥们儿。他是他们的头儿!”凯恩扭头看着卡特肖。宇航员盯着他,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这就是你说的人心里的善美。”他挖苦道,但声音里带着哭腔。他扭过头去。
摩托车手的首领看着卡特肖,假装惊讶道:“你说了什么吗?啊?你说话了?”他望向杰瑞。“天哪,杰仔,我怎么觉得这个皮球刚才说话了!我敢对天发誓!”他拍拍卡特肖的脸。“你会说话?”
“这个人有病,”凯恩说,“请让我们走。”罗伯看见他眼睛里的恳求,听见声音里的温顺和颤抖。一个姑娘说:“算了,让他们走吧。”罗伯瞥了她一眼,那是个扎马尾辫的金发女郎,他得意洋洋地笑着,凑近凯恩说,“别说‘请’,说‘求求爷’。我要知道你是真心的。来,说给我听听。” ----威廉·皮特·布拉蒂《精神病患》

  ●永远不要质疑我的忠诚,你不会了解我为之忍受的一切 卡特琳娜 ----《英雄联盟》

  ●整洁,干净,温暖,奢华。
铺垫窝巢的柔软毛皮来自于云雾山区的云雾狐狸,这种狐狸以洁白松软如云雾般的毛皮得名,极为轻柔保暖,只有最老练的猎人才能够偶尔捕捉到一只。
窝巢前方的石板上放着的香软面包来自于【烘培艺术】蛋糕店,这间位于市场区的蛋糕店在整个阿斯卡特拉都相当出名,时常有居住在行政区的富商派遣仆从前往市场区,在【烘培艺术】门口等上几个小时,只为买到刚刚火热出炉的新鲜面包和甜点。
在香软面包旁边的是一个略微缺口的陶制小碗,盛放着干净的清水,虽然不起眼,但是月光鼠种群的聚居地位于阿斯卡特拉地下纠结盘旋的下水道深处,这里虽然不缺少水流,不过想要找到一份干净的清水,却依然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烂尾鼠》

  ●杀卡特:邪恶的刀片?见鬼!skaarls,这女孩居然比你更阴险!

我喜欢有勇气的女孩(坐骑叫),没有!显然她没有,该死的一点都没有!

人类是如此容易被捕食 ----《克烈》

  ●我望着黑暗里,我们的群像。

真好啊,我们曾经体味过那么多的爱情……

我一步一步往前走。

穿着凉拖鞋的奥西里斯和伊西斯。

痛苦的奥丁和弗利嘉。

头发带卷的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

交尾的伏羲女娲。

拿着天穹矛的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

面对面抱着膝盖做着,看那一朵花的托纳卡特库特利与托纳卡西瓦特利。

头戴皇冠的宙斯与赫拉…… ----亡沙漏《我的室友非人类》

  ●这一段儿时间每天花去五六小时,翻阅三本书,南希·卡特赖特《物理定律是如何撒谎的》,此人思路有点像维特根思坦,从最基本的概念上思考问题,约翰·巴罗的《不论》,此人感兴趣的问题都是我感兴趣的。让·迪厄多内的《当代数学》,此人对数字的妙处很敏感。三本书都是脑力瑜伽,看罢人令人心智畅快。 ----石康

  ●赢得那枚金牌后,我成了本地的英雄。库斯喜欢我得到的那些关注,他喜欢聚光灯。可我一直想的是这事到底有多疯狂。我还不到十五岁,我在布朗斯维尔差不多有一半的朋友要么死了,要么走了,要么不见了。我在卡特斯基尔没什么朋友,我对上学也没有兴趣。库斯和我已经设定好了未来要实现的目标,相比那个目标,上学算得上是会让我分心的事了。我不在乎他们教我什么,但我确实有一种学习的渴望。所以库斯会鼓励我,我会去读他书架上的一些书。我读了奥斯卡·王尔德、达尔文、马基雅弗利、托尔斯泰、大小仲马和亚当·斯密的书。我喜欢历史,读过一本有关亚历山大大帝的书。通过读史书,我学到了人性,读懂了人心。 ----迈克·泰森《永不后退》

  ●消磨是迷人的。
整个下午。
买了一本西蒙娜.薇依的《超然的知性》。伽利玛出版社,1953年版。
像带走一块砖石,一叠霉菌。
荒原书店,就此有了瓜葛。
它的缓慢。
它的疆界。

出门。
不可能再远了。这个城市。
我决定以对待回忆的方式对待荒原书店。

就在卡特勒梅卡街。
荒原书店,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
什么也不曾发生。
总是,劳特累克煮着咖啡,煮着一种黑白味道。一边,修补书中坏了的纸。
偶尔,苍蝇与猫都睡着。
或者,有人拎来一捆面目不清的书。交易,短促寂静,之后,一拍两散,双方都怅然若失。 ----昂放《小街遗忘》

  ●“你这是问我会不会把一个个单词摆在一张纸上?”卡洛塔卡特莱特说,“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把脑袋里想到的单词一个接一个写下来。又不是学习弹钢琴,需要学习音符知识。你早就在学校里学过了如何写作,对吧?你想到什么点子就写下来。要是不相信自己,还可以找个人在必要的地方添加标点符号。要是用了什么复杂的词语,还可以请他校对拼写。有人专门吃这碗饭。我甚至看过有些剧本里的单词拼得一塌糊涂,连句号都找不到一两个。所以我不觉得那有多重要。到最后一页,你写上‘淡出’,那就是结局,大功告成。”
奇力说:“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奇力说:“那我为什么还需要你?” ----埃尔莫·伦纳德《矮子当道》

  ●个性要有限度,而保持个性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的一位女性朋友总结我的个性时说:“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一个像你一样,从来不想用个性的衣着突出自己。”
我把她的评价权且当作赞美。当然,我并不是故意要给别人留下无趣的印象。我只是觉得,总有这么一类人,他们不情愿说一些哗众取宠的话来吸引眼球,只想安静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幸运,我就是这类人中的一员。现如今,人们追求与众不同的方法简直层出不穷,这着实令我大开眼界。明星们在红毯上穿的衣服越来越出格,为什么?为了借助礼服一鸣惊人吗?在某场活动中,比约克扛着死天鹅出境,嘎嘎小姐身着鲜肉礼服,这两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个性明星。好在,同样出席的娜迪拉、麦克和卡特琳娜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风格。 ----卡特琳·鲍尔范德《我的星期天和星期一之间少了一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duanju/mingyan/112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