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口语短句

沈从文经典句子

  1、天下原有许多稀奇的事情,缺少能力解释到它,也不能用任何方法说明,譬如想到所爱的一个人的时候,血就流走得快了许多,全身就发热作寒,听到旁人提到这人的名字,就似乎又十分害怕,又十分快乐。 ----《小情书》

  2、我看过多地方云走过多地方桥喝过多地方酒只爱过正当好年华女子 ----《由达园给张兆和》

  3、风很猛,船中也冰冷的。但倘若心中有个爱人,心中暖得很,全身就冻得结冰也不碍事的! ----《湘行散记》

  4、车是车路,马是马路,各有走法,大老走的是车路,应当由大老爹爹作主,请了媒人来正正经经同我说。走的是马路,应当自己作主,站在渡口对溪高崖上,为翠翠唱三年六个月的歌。 ----《边城

  5、生着气样匆匆的走了,
这是我的过错罢。
旗杆上的旗帜,为风激动,
飏于天空,那是风的过错。
只请你原谅这风并不是有意! ----《悔》

  6、翠翠吓慌得不知所措,只锐声叫她的祖父。祖父不起身,也不答应,就赶回家里去,到得祖父床边摇了祖父许久,祖父还不作声。原来这个老年人在雷雨将息时已死去了。 ----《边城》

  7、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8、摔倒了赶快爬起来,不要欣赏你砸的那个坑。

  9、“各种生活营养到我这个魂灵,使它触着任何一方面时皆有一闪光焰。 ----《从文自传》

  10、她其实仍然是一个多情善怀的女子,而且也不把这样一个女子在这份不幸生活中应有的哀恸抹去。但她却要强,且能自持,把自己改造一个结实硬朗的女子。 ----《记丁玲

  11、日子平平的过了一个月,一切人心上的病痛,似乎皆在那份长长的白日下医治好了。 ----《边城》

  12、中国历来各朝代常将前一朝代最高贵品级的服饰,规定为本朝最低贱人的服饰,表示对于前一朝代的凌辱。 ----《朵朵坛坛罐罐》

  13、他们生活虽那么同一般社会疏远,但是眼泪与欢乐,在一种爱憎得失间,揉进了这些人生活里时,也便同另外一片土地另外一些人相似,全个身心为那点爱憎所浸透,见寒作热,忘了一切 ----《边城》

  14、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15、我认识他们的哀乐,这一切我也有份。看他们在那里把每个日子打发下去,也是眼泪也是笑,离我虽那么远,同时又与我那么相近。 ----《湘行散记》

  16、生命在发展中,变化是常态,矛盾是常态,毁灭是常态。生命本身不能凝固,凝固即近于死亡或真正死亡。

  17、女孩子说:

“这世界只许结婚不许恋爱。”

“应当还有一个世界让我们去生存,我们远远的走,向日头出处远远的走。”

“你不要牛,不要马,不要果园,不要田土,不要狐皮褂子同虎皮坐褥吗?”

“有了你我什么也不要了。你是一切:是光,是热,是泉水,是果子,是宇宙的万有。为了同你接近,我应当同这个世界离开。” ----《月下小景》

  18、我行过很多地方的桥 看过很多地方的云 喝过很多地方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19、一分安静增加了人对于“人事”的思索力,增加了梦,在这小城中生存的,各人也一定皆各在分定一份日子里,怀了对于人事爱憎必然的期待。 ----《边城》

  20、一定是个最快乐的人作的,因为他分给人的也是许多快乐;可又像是个最不快乐的人作的,因为他同时也可以引起人不快乐!” ----《边城》

  21、苏黄米蔡 作例,若律以晋唐法度规模,便见得结体用笔无不带点权谲霸气,少端丽庄雅,能奔放而不能蕴藉。....至若一本正经的碑志文学,四家实少佳作。苏书《罗池庙碑》,蔡书《荔枝谱》、《万安桥记》,都笔不称名。黄书做作,力求奔放潇洒,不脱新安茶客情调。恰如副官与人对杯,终不能令人想象曲水流觞情景也。米书可大可小,最不宜中。一到正正经经来点什么时,即大有不知如何做手脚的急窘。 ----《花花朵朵坛坛罐罐》

  22、我可以写出精美的文字,但伟大的文字我也许永远也写不出了。

  23、活得比人长久一点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一切死去了的,都有机会排日重新来活在自己记忆里,这实在是一种沉重的担负。 ----《若墨医生》

  24、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25、这医生青春的的风仪,因为他嘴边的烟斗而失去,烟斗离开后,神气即刻就风趣而年青。 ----《若墨医生》

  26、时间使一些英雄美人成尘成土,把一些傻瓜坏蛋变得又富又阔 ----《沈从文精选集》

  27、生命是太薄脆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起年月风雨。人与人之间,有一种凑巧的藤葛。

  28、毫无可疑,我对于这条河中的一切,经过这次旅行可以多认识了一些,此后写到它时也必更动人一些,在别人看来,我必可得到"更成功"的谀语,但在我自己,却成为一个永远不能用骄傲心情来作自己工作的补剂那么一个人了。我明白我们的能力,比自然如何渺小,我低首了。 ----《湘行散记》

  29、从一粒稻米身上,我听到一条江的流声,听到雪山在冬眠,又听到阳光在催他上路,听到云在飘风在吹,雨水和泥土在窃窃私语。

  30、这个人也许永远不会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边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duanju/112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