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论文范文

论岌岌可危的美国义务教育制度

【摘要】:美国是世界教育强国,其教育的发展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美国的义务教育年限已达十五年左右,是当今世界上普及义务教育年限最长的国家之一。然而,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也遭遇到种种质疑,本文从"人权"的角度透视美国义务教育制度,阐述美国义务教育制度已进入危机阶段,也给我国普及义务教育以借鉴。
  【关键词】:美国;义务教育;人权;
  中图分类号:G4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6908(2007)0610166-01
  
  一、"普及义务教育"的概念与内涵
  
   "普及义务教育"的概念最早是译介进来的,其名称林林总总,很不一致。有的称之为"强迫教育",有的谓之为"普及教育"、"义务教育",有的因其开始时实施的均属初等普通教育,所以又称之为"初等义务教育"。其称谓不一,均就英语Compulsory Education译出。Compulsory在英语中有"强迫"的意味,日本译作"义务",中国袭用日本译法,称之为"普及义务教育"。以上称谓虽然各不相同,但语出一源,其内涵大致包含:国家以法律政策的形式规定对一定年龄儿童免费实施一定程度的学校教育。
  世界第一个义务教育法是普鲁士魏玛公国颁布的。1619年普鲁士的魏玛公国率先尝试通过立法的手段,以国家权力强制全体适龄儿童接受初步的国民教育育由此而诞生。魏玛公国公布的教育法令明确规定:牧师和学校教师,应将6-12岁的男女儿童的名单造册报送学校;上述年龄的儿童必须到学校读书。还规定:不愿送儿童入学的父母,"应以俗界政权之手强迫其履行这一不能改变的义务",并给其父母以惩罚。国外学者一般认为:这是世界上正式实施义务教育制度的开端。同年的魏玛宪法进一步规定:对6-14岁的儿童实行强迫教育,并对14-18岁的青少年实行强迫的补习教育(又称职业义务教育)。可见义务教育是国家法律规定的、适龄儿童青少年都必须接受的、带有强制性的国民教育。
  
  二、美国义务教育制度
  
  美利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发展有其特殊性,它不同于许多有悠久历史的古老民族,她是在许多国家移民的基础上逐步融合形成的新兴的资产阶级国家。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看,她又与许多国家一样,经历了从农业经济占主导地位向工业经济占主导的变化,这种发展趋势是具有普遍意义的。
  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政治、经济对教育有着不同的要求,产生了与之相适应的教育。以贺拉斯o曼为首的发动的公共教育运动,从根本上奠定了美国现代教育制度的重要基础,成为美国普及义务教育运动的先声。1852年,麻萨诸塞州通过了美国第一部强迫义务教育的法令--《义务教育法》,为美国各州普遍实施义务教育树立了楷模。1853年,纽约等州又相继通过了义务教育法令,到1919年,美国除阿拉斯加外,所有的州先后通过了义务教育法令。美国联邦教育法规定,国家对公民实行12年强迫义务教育,家长要尽教育子女的义务,各行各业不得雇用16岁以下儿童从事有报酬的全日制工作。在美国,义务教育是依法实行的强制教育,16岁以下的少年儿童不入学将受到法律制裁。首先拿家长问罪,轻者警告,重者罚款或坐牢;如果学生自己逃学家长管不了,在家长同意的情况下可由政府派人捉拿学生并送交教养院代管,完成义务教育的学业。
  
  三、透过"人权"看美国义务教育制度
  
   在美国,有两种类型的法规制约着学校:教育法律及学校规章制度。就教育法律而言,是社会通过其控制学校并使之更好地发展;就学校规章而言,学校通过其管理内部事务。在某种意义上而言,当学校的触角伸至社会,它就需要教育法律的庇护了。
  事实上,学校规章制度旨在学校内部人员,即学生、教师和行政人员之间实施,当外部事务介入时,矛盾便油然而生。众所周知,如果一个教育机构制定的规章制度与教育法律相冲突,矛盾就会产生。近些年来,法院审理的教育案件日益增多,很多与学校的规章制度有关。一些法规被告之无效,一些则抵挡住了挑战。但是法院宣判某一学校的规章制度可行与否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学校的规章制度构建必须遵从两点:1、所有学校的规章制度应该遵从社会的基本哲学目标。2、学校所遵从并执行的规章制度应该努力达到这些目标。
  首先,我们必须界定美国人基本的哲学目标是什么?许多学者都尝试着诠释这些目标。一些人从愤世嫉俗的角度认为美国人没有固定的目标,但是现在基本上这些目标是比较注重实效的,并带有机会主义的色彩。另一些人则十分虔诚地认为美国人的目标是良好的并被上帝保佑着。这些争论在界定"美国"一词的内涵时达成共识,他们认为"美国"意味着个人权利,即至高无上的"人权"。
  美国人坚定不移地遵从这项原则,而且表面上看起来力求将它付诸实践。但是从实践中就可看出,他们离真正的理想状态相差甚远。事实上,依据这一原则,美国的义务入学制度就面临着被废除的危险。这项被人们普遍公认的法规或多或少地违背了"人权"。
   现在美国45%的州实行义务入学制度。尽管在某些时候法院会判决没有让其孩子入学的父母无罪,可这些法律还是试图促使年轻人入学。这一行动要想得到法律的证实,我们通常会指向杰弗逊所说,"只有当所有的公民都得以明智的时候,我们的民主才会发挥作用"。因此,为了社会的利益,个人需要接受启迪(尽管人们还没有证明入学与启迪之间的必然相关性)。
  事实上,强迫在各个年龄段的孩子入学有可能违背其个人意愿,侵犯个人权利。因此,就入学年龄问题的争议使人们对如何协调个人权利与社会需要问题产生了分歧:1、一些理论者认为人自身没有继承的权利(生存权除外),社会赋予其基本权利,所以其权利是"公民的"而不是"继承的"。2、一些则认为个人确实拥有某些权利,但社会的需求高于个人权利。当个人的权利与社会的安宁产生矛盾时,个人的权利将会无效或者暂时延缓使用。3、还有一些人阐述个人权利与社会优先权问题类似黑格尔派的辩证法。尽管两者之间的矛盾有时纠缠不清,有时可以解决,但两者的本质不变。4、许多理论者坚持"天赋人权",认为个人的权利是上帝赋予的,任何个人或团体都不可以限制或改变。
  第一种观点被证实不被美国人所接受。它完全让个人屈从于社会权利;它允许使用"公民"权利去实施个人活动。在这种观点下,义务入学制度毋庸置疑,但"自由"的美国人却不甘愿受这样的束缚。
   第二、三两种观点很有可能被美国人所认可。他们能够接受只有当个人权利危及社会安宁的时候,个人才做出妥协;他们更乐于个人权利与社会优先权不矛盾的观点。很显然,这两种观点都适用于反驳义务入学制度。
  在第二种观点下,我们可以判定强迫个人入学是因为他不入学很有可能妨碍社会的重要功能:提高公民的整体文化素质。这种结论恐怕是过于武断。第三种观点则认为履行义务入学制度并不是削减个人权利,也许这项制度与个人权利之间复杂的相互关系只会被哲学家们从逻辑上置疑,而不会被其他人所责难。
   第四种观点认为"天赋人权",个人权利至上。很显然实行强制入学违背了某些人的意愿。也许是因为公众担心不入学的孩子很有可能将来没有作为或者成为社会的负担,导致社会混乱甚至无政府状态。我们可以辩证地分析这些观点:现代工业社会,一些大有作为的人不一定就接受过学术培训,事实上很多人都是自学成材;而且一个人的成败也不应该仅仅从他的成就上来判断。我们应该看到他是否逐步完善自我,是否获得知识和技能达到自己的目标等等。所以,成为社会负担等言论更是无稽之谈。
   由此可见,美国义务教育制度的确已进入了一个危机阶段。如近年来"家庭教育"的兴起又给义务教育带来新的挑战,同时如何改善义务教育制度也值得我们深深地思考。
  
  参考文献:
  [1] 水永强.美国普及义务教育历史研究[D].甘肃: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史专业,2003:3-4.
  [2] 沫薇.美国义务教育走笔 [J].小学校长,2004,(1):42-43.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article/134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