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论文范文

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会计发展趋势

【摘 要】回顾农村会计制度的变迁历程,调研农村会计工作现状,研判助力精准扶贫农村会计发展趋势,对高效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尽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会计应与精准扶贫工作相结合,朝着经济职能突出化,实行两条线管理,管理会计化,互联网 农村会计电算化,农村会计人员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的方向发展。
  【Abstract】Reviewing the evolution course of rural accounting system, investigating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rural accounting work and judging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rural accounting to help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are of grea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carrying out the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work efficiently and building a well-off society in an all-round way as soon as possible.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rural accounting should be combined with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develop towards the direction of prominent economic functions, two-line management, management accounting, internet rural accounting computerization, and specialization, knowledge and youth of rural accounting personnel.
  【关键词】精准扶贫;农村会计;变迁历程;现状;发展趋势
  【Keywords】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rural accounting; transformation process; status; development trend
  【中图分类号】F235.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1069(2019)03-0049-04
  1 引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农村改革的步伐从未停止。从人民公社制度,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确立,再到新时代背景下土地制度的深化改革。伴随着土地制度的变迁,农村会计制度及工作方式也在经历着一系列的变化。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全国各地正在进行精准扶贫工作,然而,農村会计工作与脱贫工作的不适应性暴露了农村会计发展的缺陷。所以,在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会计期许新的发展以助力精准扶贫,并适应时代发展。
  2 农村会计制度变迁历程
  从建国初期到后农税时代,农村会计大体上经历了4个阶段的制度变迁。首先是建国至改革开放前高度统一的计划治理。基层经济组织的财产物资归集体所有,生产队的大部分耕地统一耕作,不采取按劳分配的方式,不进行成本效益分析。其次是改革开放至20世纪90年代初期“村账村管”。农村会计由乡镇政府委派该村村民长时间担任,负责土地划分、收缴粮税、农村集体财产、事业经费的管理等事项。然后是20世纪90年代以加强会计核算为基础的会计核算治理机制。随着土地承包制度的长久不变,土地流转倍受认可,乡村城市化的政策不断推进,农村会计核算工作日趋复杂,政府对农村财务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高,出现了村账乡(镇、管理处)审、村会计乡(镇、管理处)委派代理、联村会计集中办公等制度。最后是20世纪90年代末至后农税时代[1]。农村会计人员开始由村民进行选举,选举时间为3年1次。
  经过多年制度变迁,农村逐渐形成了一套比较全面的治理机制。进入21世纪,各项农业补贴政策的工作随之而来,日益烦琐的会计工作呼唤更加健全的农村会计制度。
  3 农村会计工作现状
  近几年,中央继续坚持把支持“三农”作为预算安排和财政工作的重点,巩固、完善和强化各项强农惠农财税政策,促进农业发展农民增收,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与此同时,农村会计也进行了适当的变革。但是,农村会计工作存在着一系列的缺陷,制约着农村现代化建设。
  3.1 会计人员配备不合理
  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会计人员数量少,会计出纳一人担任,不符合会计工作规范;
  二是老龄化严重,50岁以上已成常态,难以适应农村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三是学历偏低,初中水平算是高学历,学习能力参差不齐;
  四是专业技能不高,自学会计、无格证书,村内账务混乱不堪;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article/124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