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论文范文

对家庭农场发展的外部条件进行分析

  农业经营模式的选择,最终是要以推动农业生产发展为目标,虽然现代化规模农业是我国农业的最终发展方向,但现代化农业不是一蹴而就的。家庭农场作为一种新型农业经营模式,2012年前后在国内广泛兴起。

  2013年,家庭农场这一概念首次在中央一号文件中出现。一般认为,家庭农场是以家庭为单位,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具备一定的科技意识、创新意识和品牌意识,从事农业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生产经营,并以农业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的新型农业经营模式。家庭农场虽然建构在小农经济根基上,保持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条件下自主经营权等基本特征,但它毕竟代表着农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更高要求,是农业生产商品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而且容纳了现代农业的发展空间,其在克服了小生产与大市场矛盾后,生产经营活动必须与市场供求完整对接。当前,要使家庭农场在新形势下得到快速健康发展,需要在创新土地流转制度、完善政府服务方式、强化专业合作组织、健全中介服务、建立制度性金融体系等方面,进一步创新体制机制,改善家庭农场发展的外部环境,提高社会化服务能力和水平。

  第一,发展家庭农场,亟待创新土地流转制度。农业生产本身需要长期性投入,且回报缓慢。调查显示,目前农村土地流转期限总体偏短,加之二轮承包期限只剩下11年,这些都极不利于家庭农场的快速、稳定发展。从国家层面来看,2028年后土地承包经营制度延续的可能性比较大。鉴于此,当前,一方面要加强沟通、宣传,消除家庭农场经营者疑虑;另一方面,需要加快土地经营权向家庭农场流转。可在国家现有政策框架内,从地方立法层面确立承包地转让路径,促进兼业农户愿意长期流出土地,即便土地承包年限到期后也不至于收回流转土地,从而构建起土地流出方安心、流入方定心的土地流转制度,既保障承包权益,又保持家庭农场土地使用权的长期性和稳定性。唯如此,才能使家庭农场经营者愿意增加对农业基础设施、大型农机具购置等长期性投入,也调动他们实施绿肥养地、轮作休耕、运用农业先进科技等积极性,提高土地产出率和农业劳动生产率。

  第二,发展家庭农场,亟须改进政府服务方式。目前,各地对家庭农场的支持政策主要是突破注册登记制度的障碍,即明确其市场主体地位,使其能够获得字号、注册商标、开展多种产业经营、开具发票、开设账户等更多的权益;再者就是财政奖励补助。总体上,政府服务内容还比较简单,没有考虑到家庭农场多方面的服务需求,如税收、承包期限、土地整理规划、农业社会服务组织的权能、基层公益性农技推广等问题。从已出台政策实施的效果看,没有进行有效的评估,缺乏系统的后续跟踪服务,缺乏对于农地流转主体个性化经营的指导。从政府管理上看,还没有从政策层面转向注重制度建设,使科学合理的政策转化为法规,减少人为干扰,克服因人而异,让对家庭农场的支持更加公平、透明、合理。

  第三,发展家庭农场,中介服务体系建设不可或缺。当前,在家庭承包经营制度基础上推动农业规模经营,土地流转是前提。围绕土地流转应发展的中介服务组织,包括咨询评估机构、流转交易机构、相关仲裁机构、土地整理机构等。这些服务组织有的可以建成独立法人资格的主体,逐步完善其服务功能,包括土地整理、信贷等功能;有的可以先行建成事业型服务组织,发挥咨询评估或仲裁等作用。在推进土地整理促进家庭农场发展方面,政府应研究制定长期性的耕地整理规划,按计划分步实施,用长效工作机制稳步推进,且要保障政策的连续性。同时,鼓励组建家庭农场服务协会,赋予其相应的咨询、指导、资格认定等方面功能,并在维护家庭农场权益、对外宣传、市场营销等方面发挥其积极作用。

  第四,发展家庭农场,金融服务政策应有新突破。资料显示,发达国家在对家庭农场的支持上,都建有属于农民自己的融资体系。如美国的社区银行经营灵活,主要为小型家庭农场提供小额贷款服务。从国内情况看,金融支持不足一直是农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障碍之一,农村信用社服务长期受阻于担保机制。近年来,全国各地虽然建立了一些小额信贷担保机构,但农户贷款难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促进家庭农场发展,金融服务必须有新思路。一方面可设立家庭农场发展资金,为具备条件的家庭农场提供商业信贷担保;另一方面,可协调农村金融机构支持家庭农场以应收账款、土地经营权预期收益、仓单、可转让股权、专利权、注册商标权等办理权利质押贷款。再者,可充分利用国家出台的政策,大胆改革,探索农民住房、宅基地、承包地资本化措施,有条件放开受让身份限制。

  第五,发展家庭农场,农业经营性服务业要跟上。农业经营性服务业实质上应是第三产业的范畴,传统小农经营的致命缺点是市场化程度低,发展家庭农场必须以市场为导向组织农业产前、产中、产后经营活动,每一个环节无不与市场紧密连接,没有农业领域经营性服务业的发展,就没有农业的商品化、机械化、信息化,更无从谈起农业的现代化。因此,要研究出台财政奖励措施,大力扶持发展种子种苗供应、农资供应、农机作业、统防统治、粮食烘干、农产品物流配送、农产品检测认证、沼液配送等社会化服务业,推进订单式、保姆式、全程式服务,促进农业分工分业。同时,重奖、重补通过股份制、合伙等科学的利益联结机制组建起来的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提升他们为家庭农场服务的能力,共同解决农产品订单、加工包装、运输销售、品牌服务等问题,促进各类农业实体的共赢。最后,可立即着手实施的几项配套措施

  。家庭农场的孕育和发展,需要做实、做细每一项工作,营造适宜的外部环境。当前,有几项具体工作可以立即着手开展。

  一是落实《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真正保障家庭农场经营者生产设施用地和附属设施用地指标等权益。

  二是尽快完善覆盖全体农民的社保体系,逐步使土地的生产功能与保障功能脱离。立足提高标准,可进一步扩大农民土地换保障和宅基地换住房措施的实施范围。

  三是需加大招商引资力度,重奖引进、兴办劳动密集型企业,使农民不需远离家门就能实现就业, 消除后顾之忧,促进兼业、弃耕农户自愿放弃土地, 转出经营权,加快劳动力转移。四是可推出农业保险新措施,鼓励在国家、省规定的保额标准基础上,对家庭农场实行单独投保和理赔,改善家庭农场农业保险服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article/124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