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论文范文

公民教育与国家认同

摘要:国家认同是现代国家的合法性基础,是维系国家团结统一的重要纽带。公民教育是建构和-提升国家认同的重要方式。公民教育强化公民的身份认同及国家归属感,这是建构和提升公民国家认同的前提和基础;公民教育促进公民对国家制度的认同,这是建构和提升公民国家认同的关键;公民教育促进公民对国家核心价值的认同,这是建构和提升公民国家认同的核心;公民教育培养公民的国家责任感,这是建构和提升公民国家认同的根本。
  关键词:公民教育;国家认同
  中图分类号:D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204(2011)04-0034-04
  
  1.公民教育是建立在公民身份基础上的概念,而关于公民身份,美国学者托马斯・雅诺斯基认为:“公民身份是个人在一民族国家中,在特定平等水平上,具有一定普遍性权利与义务的被动及主动的成员身份。”《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的解释是:“公民身份指个人同国家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是,个人应对国家保持忠诚,并因而享有受国家保护的权利。”从根本的意义上说“公民身份”指称一个人在国家公共生活中的角色归属,它是对这样一个问题的回答,即在公共领域中涉及的“我是谁”、“我应该做什么”。就现代公民身份而言,其至少有三个相互关联但界限相对清晰的涵义:一是公民身份直接表征了公民的角色归属,公民是国家的正式成员。二是公民身份表达了公民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国家赋予和保障公民权利,公民具有忠诚和服务国家的义务。三是公民身份不仅负载着权利和义务,而且蕴含着认同、情感等精神方面的因素。“真正的”或“正确的”公民身份要求对国家的认同与忠诚、对公共利益的责任承诺与参与等,也就是说它要求公民认同和公民美德。
  关于公民教育,迄今并没有一个公认的规范性表述,但无论如何界定,公民教育始终都是关涉公民身份的教育。美国学者谷德认为公民教育是一种要求青少年接受公民责任和公民身份的教育。我国学者李萍认为:“公民教育应当是以公民身份的本质特征为基础和核心而建立起来的教育目标体系。”美国心理学者托尼-蒲达则指出:公民教育目标“通常包括国家的效忠、有关政体的历史和知识、对于政治当局的积极态度、法律和社会规范的服从、社会基本价值的信仰、政治参与的兴趣、政治功效的意识以及政治沟通的技能。”
  综上所述,公民教育是有关公民身份的教育,是旨在培养公民忠于国家、自觉践行公民权利与义务的品格与能力的教育。其主要目标是培养公民意识,包括:国家认同意识、权利与义务意识及公共责任感等。其中,国家认同意识是国家对其所属成员最基本的要求,因而也构成公民教育首要的或最基本的教育目标。正如德国著名教育家凯兴斯泰纳所指出的:“国民教育的最后目标,就是教育人们获得某种国家意识。”
  
  2.国家是人类根本性的政治归属,也是公民最重要的政治效忠对象。但国家的存在是建立在一定道义基础上的,其最稳固的支撑就是国民的国家认同感。国家认同的概念最早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的政治学领域。一般而言,国家认同是一种主观意识和态度,是国家历史发展和个体社会化过程的结果,主要指公民在心理上认为自己归属于国家这一政治共同体,心理上承认自己具有该国成员的身份资格,由此产生的凝聚情感使公民愿意积极为共同生活效力,而且在共同体有危难时愿意牺牲自我。从这个意义上讲,公民的国家认同,首先是对国家具有归属感,把自己看做这个国家共同体的一员;其次是具有国家意识,能够从国家的角度来考虑自己与国家的关系及其他相关的问题;再次是尊重国家的主流文化(核心价值观),生发出爱国主义情怀,对国家的成就和荣誉引以为自豪;最后,也是最根本的,是效忠于国家,愿意为维护国家的利益而努力。
  国家认同作为一种重要的公民意识,是现代国家的合法性基础,是维系国家团结和统一的重要纽带。英国学者沃克指出,所有社会都需要某种集体认同感和共识,缺少这种共识,就会很快分崩离析。国家认同也是公民“爱国主义”的基础和力量之源。人们只有确认了自己的国民身份,了解了自己与国家存在的密切联系,将自我归属于国家,才会关心国家利益,在国家利益受到侵害时愿意挺身而出,在国家文化受到歧视时个人的感情会受到伤害,才会对国家的发展自愿负起责任。相反,一个人如果失去或改变了自己的国家认同,那么,这个国家的兴衰与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在当今全球化时代,民族国家内部的统一与多元之间的紧张关系已成为世界的热点与难点,民族国家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提高公民的国家认同。几乎所有的民族国家都在探寻适合本国特点的政治整合方式,以提高公民的国家认同。
  
  3.“政治系统统治的合法性,涉及系统成员的认知与信仰。”公民对国家的认同是基于对国家与公民之间关系的深刻认识,基于对社会政治共同体功能的理性以及经验认识,而“教育是达到分享社会意识的过程的一种调节作用,而以这种社会意识为基础的个人活动的适应是社会改造的唯一可靠的方法”。公民教育不仅提供与公民身份相关的政治、法律方面的知识,更重要的是提供公民对国家制度存在合理性、合法性的观念和价值,而这些观念更容易促使公民的共同行动,关心国家并积极改善国家现状。这决定了公民教育在建构和提升公民国家认同方面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
  
  第一,公民教育促进公民的身份认同及国家归属感,这是建构和提升公民国家认同的前提和基础。公民身份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国家正式成员身份,基于这种身份或资格,公民享有相应的权利及其带来的各种资源。公民在辨识与确立公民身份或公民权利的时候,必然通过对国家共同体的认可和接受表现出来。因此,公民的身份认同及由此获得的国家归属感构成了公民国家认同的前提和基础。正如亨廷顿所言,“只有当人们认为自己同属一国时,国家才会存在”。国家对公民身份的法律确认,可以一出生就获得,但公民的身份意识和对国家的归属感,却不是与生俱来的,国民身份意识,是可建可拆、可升可降的。即便在同一个人心目中,国民身份占多大分量,也会随时间有所改变。基于此,培养公民身份认同和国家归属感成为各国公民教育的重要目标。在英国,国家教育研究基金会研究人员大卫・科尔等在长达九年的研究报告中提出:公民教育的注意力应该更多放在公民的身份、归属的概念以及强大的全球力量对这些概念在地方、国家和全球环境下产生的影响。当前的英国公民教育在扩大和发展学生对“公民身份”的理解和对公民差异性尊重的同时,帮助培养学生国家认同意识,使学生理解、愿意和能够承担起国家公民身份的角色。在美国,一般认为合格公民最基本的素质是具备公民身份意识,即“我是美国公民,我热爱这个国家”。针对移民国家的特点,美国始终坚持“美国化同化”原则,通过各种途径强化移民的美国公民身份意识,要求移民承认英语为统一的国家语言加以接受,具备美国精神,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article/124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