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论文范文

苹果梨还是梨苹果

嫁接指的是把一株植物的枝条或嫩芽接在另一株植物上,底下提供根的植物称作“砧木”,上面接的枝条称作“接穗”,进行嫁接的植物亲缘越近,越容易成功。
  一般来说,同科嫁接已经是极限了。苹果和梨都是蔷薇科苹果亚科,但梨是梨属(Pyrus),苹果是苹果属(MaIus),这个亲缘关系不是很近。在苹果上接梨,在梨上接苹果,都可以活,但一般活不到几年。
  苹果梨是怎么一回事
  你可能会认为“苹果一样的梨”是存在的——“苹果梨”是梨的一个品种原产于朝鲜,于1921年引入中国延边。这种梨颜色青红,口感细腻,确实无论看起来还是吃起来都像苹果,它是苹果和梨嫁接起来的吗?其实这个品种是实实在在的梨,只不过长相和口感像苹果。
  苹果梨的分类在学术界存在争议,有人认为它是驯化的白梨(Pyrus bretschnelderi),有人认为它是砂梨(Pvrus serotlna),有人认为它应该另归一类,但都一致把它归为梨属另外,有一个英文词组pear apple,是指产于亚洲的梨,区别于产于欧洲的西洋梨(Pvrus communis)。
  总之,不管中文的苹果梨,还是英文的梨苹果,都是不折不扣的梨,跟苹果无关。
  嫁接能嫁出梨一样的苹果,或苹果一样的梨吗
  苹果树为何结苹果,梨树为何结梨,这涉及遗传学的知识。现代遗传学的创始人,是奥地利神父孟德尔,在中学生物课本上,我们已经认识了他。
  孟德尔通过杂交豌豆,发现生物的遗传因子,是由父母那里继承来的,父方一半,母方一半,通过有性繁殖配到一起。后人把孟德尔所谓的“遗传因子”命名为“基因”。想要获得兼具高个和矮个基因的豌豆后代,就应该让高个豌豆和矮个豌豆结成夫妻。
  嫁接只是把枝条接在一起,嫁接后的“苹果梨”或“梨苹果”树,仍然各自为政,苹果枝条结苹果,梨枝条结梨。
  米丘林又作何表示
  米丘林,是苏联了不起的农学家,一生培育了几百个水果品种,1894年,他曾经把苹果枝条嫁接到野梨砧木上,1898年获得了苹果的新品种,这可能就是苹果梨(或梨苹果)故事的原型。
  米丘林支持“获得性遗传”,这个学说在今天已经被抛弃了。它的基本原则是,生物肉体发生的改变会遗传给下一代。现代遗传学已经证明,基因不会因为肉体改变而发生相应的改变。“相应的”这三个字很重要,它表示,肉体也许会发生改变,但并不能给基因怎样改变提供“指导意见”。被大象坐瘪,不会使人出现“相片型”的基因。同理,苹果枝条被嫁接到梨树上,改变了苹果树的身体,但苹果树不会因此出现“梨”的基因。
  到了故事最悲惨的地方
  20世纪30年代的苏联,斯大林开始关注一个研究农作物的年轻人——李森科。此人对现代遗传学一无所知,学术上也没有什么成就,更糟糕的是,他既凶残又卑鄙。
  李森科得到斯大林的宠爱后,就开始打着“米丘林学说”的旗号,反对现代遗传学。他称:基因是一个谬论,孟德尔遗传学是邪恶的学说,小麦种子可以长出黑麦,松树能变成云杉,春小麦变成冬小麦只需两年时间……
  苹果和梨合体的故事虽然天真无邪,背后的历史却是浸透血泪的,远远没有苹果梨那么甜。按照今天的观点,李森科在遗传学蒸蒸日上的时代,坚持米丘林学说,从科学史上看,属于倒行逆施,从纯粹的科学角度看,则是不折不扣的伪科学。但米丘林学说符合当时苏联特别是斯大林的意识形态。之所以导致李森科在生物学界青云直上、一手遮天,一来是因为国家当时的气氛,二来是因为李森科的学术毫无逻辑和知识支撑。
  苏联学术界遭受到巨大的打击,孟德尔的遗传学成了禁语,苏联首屈一指的遗传学家瓦维洛夫,竟被投入西伯利亚监狱,活活饿死。苹果和梨合体的故事虽然可爱,背后的历史却暗藏血泪。
  米丘林的嫁接是否成功
  我们已经知道嫁接是怎么回事,苹果梨是不折不扣的梨,也知道获得性遗传是错误的,但最重要的问题还没有解决:米丘林到底有没有尝试过用苹果和梨嫁接?
  出人意料的是,答案是肯定的。米丘林确实用嫁接的方法,让苹果和梨合体过,而且培育出了新品种的苹果。
  1894年,米丘林用苹果幼苗嫁接在野梨树上,第二年梨树生病了,米丘林把苹果枝条弯到地上,让它在地里生根,长成新的苹果树(在农学上称为压条)。1898年,“梨苹果”第一次结果,米丘林把这个品种命名为别尔加摩特·莱茵特(reinettebergamotte)。第一年结出的“梨苹果”,有明显的梨特征,比如苹果上面的“把儿”,长得像梨而不像苹果,但随着时间推移,“梨苹果”变得越来越像苹果。
  “梨苹果”确实存在,而且跟苹果梨不一样,它确实是米丘林通过梨和苹果嫁接得来的,而且确实是又像梨又像苹果。
  生物学家把植物归为“真核生物”,意思是它们的基因包裹在细胞核里,不爱与“外人”交流。但植物基因也不是无可救药的死宅,偶尔也会从别的细胞那里“取经”。日本Tsukuba大学的Yasuo Ohta用辣椒做了多年实验,他把两株辣椒嫁接在一起,发现基因可以在接穗和砧木之间流动,这叫做“嫁接杂交”(grafthybridization)。
  河南技术学院的刘用生教授,曾在《遗传学进展》(Advances inGenetics)杂志上发表过一篇关于嫁接杂交的论文,他认为,米丘林的“梨苹果”,可能是嫁接杂交的成果——梨的基因从砧木流进了苹果树枝,苹果因而长得像梨。
  孟德尔让我们知道,获得性遗传不能解释一切,而嫁接杂交让我们知道,孟德尔的定律也并非万能一一混合基因并不是唯一的途径,制造“梨苹果”,并不一定非得让苹果和梨的基因发生碰撞。科学是个不断接近真理的“过程”,而不是一举领悟真理的“结果”,科学之树也许不结果,但它永远长青,永远在前进,发育,成长。
  结论
  流言破解。米丘林遗传学是当时苏联流行的伪科学,把孟德尔遗传学彻底推倒,实际上用嫁接法根本不能改变植物的基因,梨苹果根本不可能培育出来。苹果就是苹果,梨就是梨。苹果梨是一种梨,而梨苹果是米丘林用苹果和梨嫁接培育出的苹果新品种,梨苹果有部分梨的特征,可能是因为砧木基因的影响。(来源:科学松鼠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article/112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