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论文范文

电影《三个白痴》中的情绪基调种类

[摘要]印度电影《三个白痴》在鲜明的批判主题下,加注了爱情、友情、亲情三个人性普世价值,超越于民族国界,给迷茫的人以启发,给失败的人以激励,是一部足以定格于历史的不朽经典。影片情节跌宕起伏,在整体喜剧的氛围中充满了不同类型的情感情绪,而这些情感的渲染都是以不同基调的音乐转换作为基础的,观众在不同的音乐感染下,体味着不同的心理感受,随着剧情的变化发展与主人公一同喜怒哀乐。
  [关键词]《三个白痴》;情绪;基调;种类
  印度电影《三个白痴》描述了三个大学生(兰彻、法涵、莱俱)在大学时所经历的酸甜苦辣,既有所犯下的错误,也有所创造的辉煌;既有对教育的反省,也有对体制的反抗。在现世与理想之间,在犹疑与反抗的路上,真挚的友谊,浪漫的爱情,创造出自己的奇迹。而在如此复杂的情节设置中,音乐起了绝对重要的作用,适时的音乐渲染塑造出不同的情绪基调,让观众如临其境,与主人公一起感受悲欢喜乐。
  一、喜剧基调
  影片开头,主人公之一法涵的搞笑行为,配之喜剧音乐特效,注定了整部电影的喜剧主线。在飞机上,法涵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需要马上下飞机,返回地面。但此时飞机已经起飞,生性老实的法涵居然急中生智,想出一个装病的馊主意,摔倒在地上。空姐看到有人晕倒,马上联系机长,结果飞机返航了。法涵被医生推着急匆匆出现在飞机场的大厅里,在医生们推着轮椅奔跑之时,音乐是急促的,充分地渲染着时问的宝贵,耽误一秒钟都可能会造成对病人的生命威胁。但当坐在轮椅上的法涵紧闭的双眼悄悄睁开窥视外面情景的一刹那,音乐急变,滑稽的喜剧上演。法涵从轮椅上跳下来,做了几个证明自己身体健康的示范动作后,突然转身狂奔。此时大厅里法涵的逃跑背景音乐虽然仍旧急促,但基调已变成一种喜剧效果。直到法涵逃出大厅,音乐才变得舒缓,法涵的心也放松了下来。而喜剧并未结束,从法涵在机场骗乘来接客人的司机,到法涵与莱俱坐着这辆车共同赶往帝国工程大学的路上,带有喜剧音效的音乐重复响起。
  《三个白痴》影片长达三个小时,却看得轻松惬意,观众在情绪起伏中,仍不免发出会心微笑。即便是在主人公莱俱自杀而失去意识的那段悲痛中,仍有不断的喜剧情节插入。如同植物人的莱俱对同学的所有行为都没有反应,只对用飞镖插那个把自己害成残废的院长头像有反应。于是同学们一起用飞镖猛插院长的头像,而一直照顾莱俱的女医生,也是院长的女儿突然到来,吓得同学们四散逃跑。兰彻为了刺激安慰没有反应的莱俱,给莱俱讲他家的各种情形,以便活跃莱俱的头脑,让他产生想象。兰彻知道莱俱十分挂念家中永远也难以嫁出去的忧伤的姐姐,所以对莱俱说:你姐姐快结婚了,知道她和谁结婚吗?这时莱俱和兰彻的好朋友法涵走过来,也帮着兰彻打圆场,说莱俱的姐姐马上就结婚了。而接着兰彻说出的话,几乎击倒了法涵。兰彻说,莱俱姐姐的未婚夫,非常喜欢摄影。法涵还在帮腔,但马上就反应过来,第一声说的是“啊”,意思是“对,完全正确”,但接着“啊”的声调就变成了二声,表示怀疑。因为喜欢摄影的人应该是法涵自己,自己什么时候说要娶莱俱那愁眉苦脸的姐姐了。但兰彻还是一个劲地向莱俱鼓吹着,弄得旁边的法涵阻止也不是,赞同也不是,尴尬万分。而就是这副尴尬的形象,真真切切地刺激了莱俱,莱俱硬是被法涵的狼狈相逗醒了。看到莱俱脑电波一次剧烈的波动,高兴的兰彻索性接着说:就这么定了,法涵娶你姐姐。再看法涵苦着脸咧着嘴又无法回绝地对着兰彻的形象,莱俱终于能动了,说出第一句话:淘气的兰彻,你就别逗法涵了,整个氛围充满了喜剧性。
  二、伤感基调
  在喜剧性的音乐主题之外,忧伤、无奈、伤感的情感渲染也打动着观众的心。作为对僵化教育的反思,一个与主人公兰彻同样对工程学执著而优秀的学生乔伊,因为父亲得重病,耽误了毕业设计上交的时间。结果院长认为他的设计异想天开、不切实际,且没有按时上交,故而取消了他的毕业资格。本来满心希望的乔伊拿着自己最得意的毕业设计去问院长毕业典礼时问,以便父亲订火车票。但一向珍惜时间、要求严苛的院长却做出一个举动,他让乔伊直接拨通父亲的电话,然后从乔伊手中接过电话,对乔伊的父亲说乔伊毕不了业了,所以建议他不要订车票。这对乔伊的打击极大,院长以无可辩证的理由取消了乔伊的毕业资格。乔伊的一切理由在严苛的院长这里都不能作为乔伊迟交作业的借口,甚至院长连看一眼乔伊作品的机会都没给他。乔伊绝望了,自己的诉求和努力得不到认可,自己对工程学的狂热和痴迷无法为自己争取一个正常人的资格。带着家人和村人的殷切厚望,带着自己的不甘和绝望,带着自己的苦苦挣扎和拼搏,乔伊弹起自己的吉他,唱出自己最后的心声,其实也是很多同龄人共同的心声,然后绝望地自杀了。
  悲痛无奈的沙哑的歌声和着忧伤绝望的吉他伴奏,配以让人心酸的歌词:“我这辈子,一直过着别人的生活,就这么一次,让我做我自己。给我一些阳光,给我一些雨露,再给我一次成长的机会。”反反复复的几句歌词,是乔伊发自内心的呐喊,一种接近祈求的呼唤,震撼着所有人的心灵。但是在严苛紧张的现实面前,他没有兰彻那句“一切皆好”来安慰自己心灵的药剂,乔伊崩溃了。在兰彻偷偷捡回乔伊的毕业设计,并完成了乔伊最后所差的几个环节,成功地把乔伊的设计展现给大家,要给乔伊惊喜时,乔伊已经自杀了。兰彻从乔伊设计的航拍显示器中看到乔伊上吊了,那一刻,仅仅一句反复震荡耳膜的“乔伊”的回声,之后一片寂静,看着慢镜头,兰彻、法涵、莱俱跑过楼层,撞开乔伊房门那一段,没有任何音乐,此时无声是最好的效果。一切凝固在这个瞬间,震撼着心灵,乔伊自杀的墙上写着“IQUIT”(我放弃)。这是乔伊最后的遗言,也是对这种教育方式的最无情鞭挞。
  另一段忧伤的基调是莱俱自杀抢救的过程,无怪乎兰彻说印度自杀率全球第一,一部影片中就出现两次自杀。兰彻、法涵、莱俱在被院长当众羞辱后喝得酩酊大醉,闯入院长家门口撒尿,结果莱俱被院长发现了。第二天院长把莱俱叫到办公室来替自己打一封信,当听明白院长要开除自己时,莱俱哭了,请求院长别那样,否则父亲会死掉。在莱俱的苦苦哀求下,院长同意不开除他,但要莱俱做目击证人来指证兰彻,开除兰彻。面对亲情和友情的艰难选择,莱俱有七分半钟的考虑时问。音乐骤然响起,天昏地暗,撕心裂肺,莱俱的头脑中,一方面闪烁着病床上绝望的父亲、抽泣的母亲和失望的姐姐,另一方面又闪烁着救过自己父亲的真挚的朋友兰彻。不能辜负亲情,也绝不能背叛友情。高压之下,痛苦的莱俱唯有结束自己的生命。随着一声莱俱身体坠落而扯断电线和电灯的破碎声,时间戛然而止,又是一片寂静,梦魇结束。接着,由小变大的低沉的歌声响起,画面上由惊讶到急迫,带着哭腔的歌声夹杂于忙乱的人们中,兰彻等人拼命抢救莱俱,低沉幽怨的歌声相伴:“我不会对你放手,我们还没完,这不可能。天堂也许在向你招手,但我们将用双臂将神阻挡。这不是一场注定会输的斗争,你要尽力逃离,尝试你所有能力,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放开你,我们不会放开你,我们还没完,没有。”歌声越来越低,如泣如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nsbz.com/article/112348.html